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如果孩子不用費神應付考試

2016/2/19 — 17:42

『別讓孩子繼續錯過生命這堂課』書出版之後,我去上了廣播節目「文茜的異想世界」,不過遇到的不是陳文茜,而是替文茜代班主持的另一位老友盛治仁。治仁很用心地讀完了我的書(因為他也是個有孩子在念中小學的家長,具備動機關心台灣的教育),寫了好幾頁的筆記。因為用心讀過,所以他提的是很明確的意見──他基本上都同意我在書中對台灣教育「缺與盲」的批判,但他不同意我提出來的解決方案。

其實我書裡並沒有真正明確地談解決方案,但盛治仁他認為我主張的是讓孩子越過教育體制去追尋自我、發展自我,他對這樣的方式有疑慮。他以自己作為一個家長的身分,提了他的辦法。他讓孩子知道台灣這樣的教育是有問題的,但同時要求他們還是應該要具備應付考試的能力,孩子不需要認同考試,但可以將考試視為試煉,學習如何通過試煉,得到人格與能力上的成長。

短暫的節目錄音過程中,無法好好討論這樣一個話題。我承認老友的立場有其道理,我也知道這樣的立場在台灣有相當的代表性,甚至我自己也曾經採取過這樣的立場來和女兒溝通──人生不可能盡如人意,活在你不喜歡、不認同的環境裡,毋寧是人生的常態,那麼就從小開始,培養與這種不如意環境相處的能力,就算不認同考試,也要學會如何克服考試;甚至是正因為不認同考試,更要克服考試,別讓考試打敗你、壓垮你。

廣告

然而,我的書關心的,真的不是這個層次的問題。而是從社會制度的角度,對這種立場產生的兩個疑問:第一,我們為什麼要設計出一種教育制度,不是從正面讓孩子學習、成長,而是從負面讓他忍耐,像打仗一樣,才獲得人格與能力的成長?這樣的教育制度對嗎?我們又怎麼會弄出這樣的教育制度來的呢?

還有第二個更關鍵的問題:讓孩子在教育過程中,長期壓抑忍耐應付考試,就算因為這樣得到了人格與能力的成長,他們究竟付出了什麼樣的代價換來這樣的成長?划得來嗎?

廣告

這問題牽涉到一個複雜的觀念,那就是「機會成本」。在管理學中,「機會成本」極度重要,也極度困難,是高階管理者的必要修煉。我們很容易看到眼前現實,所得所失,卻沒那麼容易想像,如果不是這樣的現實,會有怎樣的所得所失。一個出版社的總經理,看到一個編輯花了兩天時間校對完一本書,他很容易算得出來這中間的人力成本,也就很容易接受這個現實。但如果有「機會成本」的概念,他應該要多想多估量的是,如果將這樣的校對工作外包,讓編輯空出本來花在校對上的兩天,這個編輯可以拿這兩天時間去做什麼別的事,可能因此創造出更高的產值來嗎?換句話說,他要思考、要衡量:一個編輯花兩天時間校書稿,因此而喪失了什麼樣其他的「機會」,喪失了的「機會產值」與現實校對的產值相比,就是「機會成本」。

有著「機會成本」觀念在心中,我忍不住想問,想請大家一起來問問:如果我們的孩子,不用將精神、時間耗費在應付這些考試的話,他們的精神、時間可以換來做什麼、學什麼,他們喪失了怎樣的機會能夠學得更多、成長得更豐富嗎?

 

別讓孩子繼續錯過生命這堂課

原刊於作者 facebook page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