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1/7

人大第五次釋法

2016/11/7

2016/6/16

林榮基勇敢說真相 爆中央拘押手段

2016/6/16

2016/12/2

政府入稟覆核四議員資格

2016/12/2

2016/12/6

申訴專員指政府阻網媒採訪投訴成立

2016/12/6

只需每月贊助$200

守護言論與新聞自由

立場新聞,寸步不退

守護言論與新聞自由。立場新聞,寸步不退

每月贊助$200,支持立場新聞

7
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如果我係候選人(教育改革篇)

2017/3/20 — 15:52

3月19日,三名特首候選人林鄭月娥、曾俊華及胡國興出席選舉論壇。

3月19日,三名特首候選人林鄭月娥、曾俊華及胡國興出席選舉論壇。

我們早前向四位特首參選人發出公開信,提出十個我們認為現時香港最迫切面對的問題(註一)。我們其後以【修補撕裂篇】(註二)及【金融經濟篇】(註三)為題發表我們對修補社會分裂及金融經濟方面的意見。除此之外,大部分香港人,尤其為人父母者,都很緊張自己孩子的教育,所以我們決定先提出教育改革的建議。

問:香港教育制度長期被詬病,填鴨式教育制度已不能為香港提供有競爭力的工作人口,學生亦失去學習興趣。由TSA演變出來的BCA是否真正有需要設立? 請問閣下對「普教中」、中史科改革及減輕填鴨式學習壓力有甚麼改革建議?

答:觀乎近期多場特首候選人辯論,當談到教育問題時,各候選人大都第一時間將問題歸咎於TSA上,大肆評擊然後建議取消。我們同意TSA為小朋友帶來不必要的壓力,但這只是香港今日教育問題的一小部分;我們不認同候選人將問題簡單化,而不認真為香港父母及孩子尋找出路。

廣告

一)以靈活教學取代填鴨式教育

上世紀六、七十年代經濟開始起飛,市場對勞動力有極大需求。殖民地政府成時推出九年免費教育(其後更擴展至十二年),一方面為全民提供普及教育,另一方面亦為工商業提供大量人才。當年由於大部分行業仍處於低技術階段,僱員普遍無需獨立思考,只需重複無誤完成工序。填鴨式教育正好滿足了這個需求:學生毋須明白前因後果,只需緊跟指引。時移世易,二十一世紀的就業市場出現了極大的變化,很多當年賺錢的工種慢慢在市場上消失。就以金融銀行業為例,當年可以養妻活兒的後勤部門(back office)工作,不少已在十多年前逐步移到內地甚或印度;就算當年肯毅然放棄一切北上,相信很大機會工作今天已被電腦自動化所取代。試問在這種大環境下,現有制度只叫大家死板背誦或重複操練,那是多麼與時代脫節。大家再看看現時市場上最渴求的人才?有創意、獨立思考、轉數快,這全都是靈活教學的特點。香港教育制度正處於十字路口上,社會必須制定一套能夠裝備我們下一代的教育政策。

廣告

二)提升學習趣味

承接上一點,無論香港採取何種教育政策,我們都必須增加學童上學的誘因。觀察歐美多國的經驗,他們不着眼於學童贏在起跑線上或學習難度,而專注於「愉快學習」。由早年多集中培訓學生的自理,與同學和老師的人際亙動等;然後隨着年歲增長,培養學童的求知慾,自我從資訊中找尋答案的能力,從而保持學童對上學的興趣。這與香港現行不停操練、不停考試、不停被評估,壓力無限大的制度成為強烈對比。

三)糾正家長合理期望

以上提到學生的困境,部分固然是由教育局和學校造成,但大部分實則是家長的責任。這是一個簡單的供求問題,要不是香港有那麼多望子成龍的家長,又何來那麼多願意配合的學校,校長和如雨後春筍的學店/補習社。可是,要糾正這個情況有相當困難;贏在起跑線上,寧可信其有,有多少個父母願以自己孩子的前途作賭注?縱使大家都明白問題的癥結,但在博弈論(game theory)的影響下,很少父母願意走出改變的第一步,特別是在「執輸行頭,慘過敗家」的香港,「....都係等其他人行先啦,睇定啲先好」。

四)檢討直資利弊

直接資助計劃在1991年成立之初的原旨是促進優質的私立學校發展,為學生提供官立中學及資助學校以外的另一個選擇。但廿多年下来,這變成很多傳統名校提高學校自主權、嚴控收生質素(亦即未來成績)和調高學費的機制。有教無類逐漸變成歷史口號,相對高昂的學費亦令低收入家庭/學生卻步,減少另一個向上流的機會。直資慢慢變成富人俱樂部,有違當初設立時的原意;我們建議全面檢討直資學校在香港教育制度內所扮演之角色,並重新定位。在檢討直資之餘,政府可更前行一步,全面衡量學券制的可行性,讓選擇權回歸家長,亦讓學校能在資源分配上平均受惠。

五)重新加強英語能力

近年社會普遍認為,要「揾食」必須學好普通話,我們不否認這個信念。可是作為一個國際大都會,我們必須保持我們的英語能力。相信大家久不久會在媒體上看到香港英語水平下滑的報導,被週邊國家,包括內地,迎頭趕上。其實這在中環已是公開的秘密,近年很多投資銀行都聘用在港畢業的內地生。他們不是每一個都有很強的人脈關係可以為銀行帶來巨額生意,或單是會說純正的普通話;很多時他們受聘只不過是因為在面試時表達的英語溝通能力比港生強。我們必須正視這個問題,全面檢討我們的英語教學。

六)全面取消「普教中」

近年多項調查均顯示「普教中」的成效不彰。其實由實施之初,有不少專家均質疑計劃的可行性,當時已預期要一個稚齡學童用非母語去學習自己母語所帶來的混淆丶困難和挑戰。其實就當年的經驗,只要學童在掌握一定的中文基礎後(如升中一時),才開始加入普通話會話一科,這已能為學生提供足夠的普通話聽說能力。我們亦可將保留繁體字教學加進這一點一併討論。

七)大學優先取錄本地生

近年各院校均積極收取內地生,特別是碩士及博士課程。在DSE畢業生畢業等如失業;或大量畢業生在不夠分情形下被迫選修副學士或毅進課程,我們不禁要問為何資源亂配。我們明白大學入學應以學術成績取捨,但當內地每年有新増人口一千六百萬,香港根本無法支援其需要。特區政府實應優先照顧本地居民/學生的需要,只留少量學額予非本地生,包括內地及海外生。另外,我們歡迎內地學者來港執教,不過除中文科外,務需能夠以英文授課。近年有導師以普通話教學,或學生要求普通話上課,屢見不鮮;我們認為這是本末倒置,情形極不理想。

八)將中史重新列為必修科

中國歷史教育在香港過去幾十年一直被列為由中一至中三的必修科,但打從2000年開始特區政府取消了中史科之必修科地位。中史科教育令學生認識中國古今,有助對國家建立認同感。這不正是特區政府的願望嗎? 但特區政府卻試圖以「國民教育」代之,結果飽受批評及抗拒,事與願違。如今重建中史科之範疇,必須令其生動有趣而不是沈悶古板。我們建議加入近代史特別是中共建國後以及香港自開埠以來之歷史,令學生更明白現今中國與香港的關係。而科目内容必須做到真實,不能有任何政治篩選及修改,這才能令學生對中國及香港有更全面真實的了解。

另外,我們要求下屆政府:

九)即時取消小三TSA;

十)為全港適齢學童提供免費幼稚園教育,並將幼稚園教師納入薪級表;

十一)增建國際學校以滿足需求。

坊間已有清晰訴求,不贅。

 

註一:【十問參選人

註二:【修補撕裂篇

註三:【金融經濟篇

發表意見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