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如果有補選】九西需要麥明詩

2016/11/12 — 7:08

2015年港姐麥明詩(圖片來源:麥明詩facebook)

2015年港姐麥明詩(圖片來源:麥明詩facebook)

英國脫歐,美國選了特朗普,菲律賓狂人杜特爾特上場,似乎民粹主義席捲全球,民眾渴望求變,完全不相信精英和舊體制。但是當政治落入非專業人士,只是透過口號,仇恨和鎖國措施是否就是解決辦法和出路,答案必然是否定的。

人大釋法後,香港人失望痛心,擔心摧毀法治或司法獨立,除了是政府沒有如實反映現況,建制政黨借刀殺人,更重要的是國家和本地根本沒有足夠具備法律和政治知識的人才去處理港獨問題。

青年新政兩人面對取消被取消議席,更有機會令自決派等人失去議席,補選勢將一觸即發。中央政府今次不惜撕破畫皮,將港獨自決派擠出議會,顯然地是要他們不能再次參選。釋法成為既定事實,未來也會常態化,務實的香港人更需要向前看。

廣告

經歷今次事件後,假設明年港人有一次重新選擇的議員的機會。大家應該認真思考,究竟議會需要一位具有足夠政治智慧的議員,還是一個只有美貌的政治花瓶?

政治花瓶難擔重任

廣告

青年新政成立之初,參選區議會確實給人人一種耳目一新和朝氣勃勃的感覺。對比建制派的人選,兩名黃埔女將成功吸引大眾眼球。

區議會選舉中雖然只有鄺葆賢勝出,但游蕙禎也藉此吸納了一定數目的支持者。其後半年作為鄺的議助,也見她在地區工作的付出。

可惜,身邊缺乏有能力的團隊,也沒有加強與個人在政策和政治籌疇的知識,她在立法會選舉論壇的表現實在是慘不忍睹,也被網友冠上「政活花瓶」的稱號。

世事難料,像新澳門學社蘇嘉豪所言,這個女生竟然把可能理論上「瞓喺度都贏」的黃毓民擊敗,不單議會少了一把重炮,還引發了一場政治風暴。

從遊行中的穿著,議會中開會像模特兒般換服,卻實帶來一種視覺上的美感;念幾句香港民族的台詞,Facebook發一些無底線言論,網友點讚,卻讓建制中人乘虛而入。她在政治及政策的無知,不但讓本土派付出代價,更成為別人的踏腳石。多少看不清全局的年輕人,在沒有具體政治籃圖和衡量風險下,跟隨她衝上街頭,朝著一個不知名的目標進發,這令人反思,我們究竟是要繼續一次又一次給予機會有熱誠但沒有足夠能力的年輕人,進入議會?還是應該選一位才智與美貌兼備,學識與智慧並重的代表?

雖說立法會本身權力有限,立法權受到行政機關制肘,局部民主制度令獲大多受民意授權的議員成為議會少數,但這不代表我們不需要專業的議員。先不要說連準時開會也有困難的建制派,專業的反對派要監察政府施政也要有足夠能力理解政府政策,分析利弊,找出適當的切出點為民發聲。在對抗不公義時,更要適時使用非常但非暴力的抗爭手法,突顯政策不公,引起社會關注。但是, 游梁二人在宣誓事件盡顯其拙劣的政治智慧。他們的非常手法雖宣泄了不滿,引起社會關注,卻適得其反,引發嚴重後果,最後誰也沒有得益。

政治智慧及政治判斷是每一位從政者的關鍵能力,尤其是沒有共主指揮的非建制派。也不難怪友人跟我說:「我寧願游惠禎奪得港姐冠軍,麥明詩當選立法會議員。」的確,麥明詩也絕對會比游更有能力。即使如大律師林作也經常以作為麥明詩男友為驕傲,她當初也許應該參加泛民的初選而不是香港小姐的初選。她在社交媒體上除了日常生活和工作以外,不時發表獨到,理性和讓人反思的看法,簡單的三言兩語,網民都非常受落和認同。外國娛樂界明星積極參與政治的人不少,香港除了杜文澤,黃秋生,何韻詩,以及一眾愛國的演員外,麥明詩具備了當立法會議員的資格。

近年, 很多具經驗既前輩淡出議會後,各政黨均青黃不接,社會上批評越來越多人批評香港太多政客,甚至是「政棍」,而沒有政治家。美國作家克拉克(James Freeman Clarke)曾說:「政客是為了下一次的選舉,政治家卻是為了下一代。」選民也應該反思,到底大家投票時,單純為了把一個人送進議會抗爭,喊口號;凡是政府的議案必定贊成或反對,還是選擇一位懂得獨立思考,專業和能夠以香港市民利益為先的代表。

補選勢在必行,泛民政黨這次真要與本土好好協調,揀選最好的人選讓選民投票。選得好,也許建制也懂知難而退。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