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如果石禮謙說的是真心話……

2019/11/2 — 10:42

石禮謙

石禮謙

昨天文章貼出後,內心隱約有點不安。文章用冷嘲熱諷的口吻,假定石禮謙的反水,是大地產商上達天聽,利用接觸到的內部消息,先作政治上的投機。

我承認這只是一種誅心之論,本來是不太厚道的。只因長期以來對建制派的成見,對他們上下鑽營﹑首鼠兩端的行為太看不起,所以行文難免有點偏頗。

再仔細看一遍石的表態,有點擔心錯怪了他。也有網友提醒我,石禮謙以往也曾有過不那麼聽話的表現。為免誤導,現把問題提出來交大家討論。

廣告

石禮謙是地產建設界的功能組織代表,他講的話相當大程度上是代表業界的聲音,他的話不能隨便說,說了都有後果,所謂「發開口夢」當然只是一種遁詞。相反的,這一番講話看來經過精心計算,預咗有後果。

表面上看,他主要針對林鄭,但稍有政治經驗的人都明白,這種要害關頭的表態,最講究的是分寸,多一分則長,少一分則短,事涉政治原則,一定要小心衡量,不能過界。站在地產大佬們的傳統立場,他如要表態,只要集中目標打林鄭就夠了,反正林鄭已是落水狗,怎麼打都不過份。比如針對林鄭處理送中法案的多番失機失策,造成社會動盪,影響中央形象,破壞建制派的社會基礎等等,這些都是現成的罪名。有這些人人得見的罪責,已足夠送林鄭上路。

廣告

只要不涉反送中運動的性質,他與中共對這場運動的定性便沒有衝突。但石禮謙意外地把問題直接提升到對年輕人抗爭的評價,他分析多年來「一國兩制」實施上的缺失,力指年輕人的抗爭與買樓無關,甚至將運動的起因直接與「公義」掛鈎。一言以蔽之,石禮謙對反送中運動給予完全正面的肯定。

這不但與特區政府對著幹,也直接與中共中央分庭抗禮了。石禮謙真是神志不清了嗎?

事實上,除了李嘉誠很早就覺醒之外(就憑這一點,證明李先生不單商業智慧過人,政治智慧也非同凡響),大部份地產商都因生意的關係,一向對中共欲拒還迎,不敢抗命,更不敢對中共的香港政策說三道四。

但是,香港正一步步在淪陷中,中共對基本法上下其手,達到空前的廣度和深度;在大陸,中共的專制本色近年變本加厲,個體經濟面臨強力掠奪,種種跡象表明,若香港「兩制」瓦解,走向「一國」,這些地產大亨們在商場上奮鬥一生的成果,可能逐步化為烏有,而自己的子孫都將與七百萬香港人同命運,失去自由人權與法治的保障。這些危險的苗頭,地產商們不可能沒有知覺,他們也不可能看不到共產獨裁的幽靈,正在香港人頭上徘徊。

擺在他們面前的只有兩種選擇:一是乖乖聽話,讓一國統禦香港,二是趁數百萬香港市民起事之機,與香港人站在一起,希望藉時勢突圍,保住兩制活命的一線生機。

乖乖聽話,他們暫時會安全,但長遠便不可避免落入「一國」的專制酷政之下,那對他們做生意,對他們生活中的安全感,都是潛在的永久的威脅。與香港人同行,他們暫時會受壓迫排擠,但若因應國際國內形勢,或許有暫時保住香港的機會,藉此爭取一點時間和空間,讓他們部署大撤退。

中共在內外交困之中,國際壓力山大,有一些致命的弱點掌控在對手手上,地產大亨們對局勢發展應該比一般市民有更深遠的見識。如此,他們一不作二不休,採取鮮明的立場,希望促使局面向更有利於香港的方向發展,這不失為一種明智的選擇。

小市民和地產商當然有利益衝突,在香港內部,彼此處於對立的兩極,因此,地產商向來站在政府那邊,不會站在小市民這邊。但今日香港人面臨的是中共的專制魔爪,不論地產商或小市民,都在這個魔爪之下。最近林鄭政府要向地產商開刀,逼他們捐地,開始「鬥地主」,也就是說,地產商與小市民,都將無差別地從舊香港的社會土壤中被連根拔起,我們共同面對了一個專政巨靈,地產商擔憂的,和小市民擔憂的,是同一件事。

捫心自問,我們是希望生活在從前地產商賣貴樓﹑小市民做樓奴的老香港,雖然貧富差距大,但凡事有法可依的自由家園,還是希望地產商和小市民都無差別地生活在中共鐵血統治之下?

兩害相權取其輕,比起失去自由﹑人權和法治,做樓奴的痛苦相對容易忍受。再說,經此一役,地產大亨們也要深刻反思他們的生意經了。

只要地產大亨們選擇與香港人站在一起,只要愛惜香港,不忍香港落入專政虎口,就都是自己人,我們和他們就是命運共同體。我們應該接納他們,分化建制陣營,讓這場抗爭更有力量。

當然,這可能又是筆者太天真了。筆者時常太天真,時常犯錯誤,所以習慣把一些人往壞處想,這也是不夠明智的。不管如何,對石禮謙的表態,還是不要那麼快下結論,不妨看多一點,他可能真心,也可能假意,此後就讓事實來說話。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