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如果社會服務是為政權失誤補鑊維穩,壽終正寢的將是社工

2019/7/9 — 19:50

林鄭月娥

林鄭月娥

社工復興運動 + 邵家臻立法會議員辦事處 + 張超雄立法會議員辦事處 
就林鄭月娥於 7 月 9 日回應反送中運動 之 聲明

特首林鄭月娥今早會見傳媒,回應「反送中」運動的訴求。其中被問到多宗反送中自殺個案以死明志時,林鄭表示:「已動員多個非政府機構提供輔導支援服務,希望減低現時社會彌漫的負面情緒」,「政府會盡所能,包括多元教育或情緒輔導上,投入更多資源,為青年解決焦慮。」對於政府推缷責任,轉移視線拒絕回應民間五大訴求,並視社福界作為政權失誤的「補鑊」工具,我們感到憤怒及遺憾。

政府是負面情緒罪魁禍首

廣告

林鄭拒絕下台,重申「對未能評估政治敏感度,表示真誠歉意。」看來,林鄭不只政治敏感度不足,連評估問題的敏感度都力有不逮。林鄭希望借助社福界的輔導支援服務減低社會彌漫的負面情緒及為青年解決焦慮,她似乎不明白輔導工作並不足以減低負面情緒,年青人的抑鬱根源是政府拒絕聆聽民意,顛倒是非之餘,更以語言偽術塗脂抹粉。

林鄭政權過去幾年將年輕人推向對立面,刻意製造深層次矛盾,以取消資格、監禁等手段打壓年輕人的基本人權及政治自由,政府一定是令社會瀰漫負面情緒的罪魁禍首。面對社會不公的無力感,輔導工作即使能抒緩個人一時的情緒,但肯定無助解決整個社會的集體無助和挫敗;真正阻止到年輕人絕望,讓香港人得到應有的民主權利,才是治本唯一出路。

廣告

一邊道歉,一邊二度、三度、四度傷害

今天年青人的抑鬱,當中包括由雨傘運動累積下來的絕望,同時包含對政府近年施政霸道的無力感,「反送中」運動只是爆發的臨界點而已。

政府最可恥的地方是,一方面表示「歉意」,但另一方面拒絕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繼續縱容警察暴力及濫權,以致無數和平示威者、記者和途人無理承受警察暴力對待。林鄭說希望解決社會紛爭,與學生代表對話,但卻連日拘捕示威者;警方死不認錯之餘,再動用保皇黨、過氣政要護航,如此「對暴警寬容,對示威者苛刻」的處事手法,對年青人來說其實是二度、三度、四度傷害。與其叫同工做好輔導,倒不如先杜絕暴力根源。

與其賜下死亡之吻,林鄭不如立即下台

自從 6.12 之後,不少香港人經歷集體創傷,部份如中信大廈外被催淚彈攻擊卻逃生無門的無辜巿民甚至患上「創傷後壓力症」。有關涉及生死及創傷的工作,許多社福機構及同工已自動自覺在服務上補位,回應社會需要;但必須強調,社工所做是為了回應巿民的情緒需要,而不是為政府施政失誤而補鑊維穩。

事實上,社工在提供支援的過程困難重重,因為不少巿民對政府及警方的不信任,延伸到憂慮與社工的對話會成為誣告的罪證,機構和同工這一陣子需耗極大心力才能建立與求助者的互信。可是,林鄭今天一說儼如死亡之吻,霎時又將社工推向不被信任的處境,實在情何以堪?社會工作除了關懷個人情緒外,社工更有建立民主政體,倡議人權公義的社會責任;我們此刻不需要林鄭的假仁假意,更不需要猶如維穩費的資源增撥,社福界只願與所有抗爭者同在。

林鄭月娥,妳已失去民心,每一句說話只會激起民憤,少說無用的說話就是對我們社福界的支持。既然妳自詡是一個感性的人,我們也不妨有話直說:妳和整個管治班子已施政失效,懇請為香港人的福祉儘快下台,社工做多少輔導工作也不能「漂白」妳姑息警暴的「黑」及手上所染抗爭者的「血」。

社福界不只做情緒支援的輔導工作,我們堅決與爭取民主的香港人同在,特區政府必須立即回應香港人五大訴求:

  • 撤回逃犯條例
  • 撤回暴動定義
  • 撤回所有抗爭者控罪
  • 追究警隊濫權
  • 立即實行雙普選

社工復興運動製圖

社工復興運動製圖

 

社工復興運動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