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如果香港警察要請 Facebook 寫手⋯

2019/6/24 — 16:08

6 月 21 日示威者包圍警察總部期間,警察總部外牆被投擲大量雞蛋。

6 月 21 日示威者包圍警察總部期間,警察總部外牆被投擲大量雞蛋。

「3 萬 7 請人去玩 Facebook,你快啲去啦!」

星期五晚上,有人傳來《明報》的報導,指「少年警訊」以月薪 3 萬 7 的高價來聘請社交媒體寫手,着我趕快把握時機,免落後人前云云。對此,我當然馬上婉拒,事關我知道,這職位的真正入職要求與招聘廣告上所寫的,大有出入。同時,我估計,雖然今次只是「少年警訊」經中介公司請人,相關職位亦不是新設,但香港警察在經歷這個 6 月之後,必定會大灑金錢,希望能從社交平台出發,與市民重新 connect,挽回聲望,所以,當 2016 年時,警方已用 4 萬月薪這數字來招攬高手,今日的出手應該會更高,故類似的「筍工」只會增,不會減。

也許你會覺得,經歷這次抗爭,不滿警方的人必定上升,就算有「筍工」都不會有人做,但請大家不要高估香港人的記性和骨氣,只要過了風頭火勢、只要出手夠高,我相信不少人還是會願意帶上全家一同上班去。這一點,且看佔領過後,每年投考警察的人數依然高企,就可知一二。

廣告

既然如此,那我們不妨大膽推測,究竟要具備何種能力的人才能勝任香港警察的社交媒體寫手一職。

中英雙語之外,還有數學能力:

廣告

為了讓世界各國都知道香港警察的盡忠職守,不可能只攻華語讀者的市場,所以良好的英文水平,「勾結外國勢力」是必需的,但由近年警方公佈的遊行人數已可得知,警方內部有一套特別的數學標準,但你必須緊記,你用的是 Facaebook,寫的要是人話,所以要將警方的數字轉換成常人理解到的數字,當中所需要的換算能力,絕對高深。

特別的色彩辨別能力:

要成為一個出色的社媒寫手,絕不可能「句句惹火、post post 挑機」,相反,平日要盡可能貼近民情,抽水要快、題材要多,務求在無風無浪的情況下吸到最多的 like 數,有需要時才可發揮社交媒體的最大力量。

但一旦有事發生時,就要九秒九歸隊,回復真面目,所以,極速「變色」能力好重要,假如擁有特別的色彩辨別能力,或本身對色彩極不敏感的話,相信會有幫助。

超超超強的應變能力:

試想像,當你這秒鐘按下發佈,在貼文內叫人「要愛,不要粗口」時,轉頭就會有同事被影到大舉中指;當你這邊廂在專頁公佈,警總內有病人因為示威者的阻撓而延誤就醫時,不消一日,你安排的病人就會被揭穿「無登記求診後便自行離開」;當你打算以輕鬆手法來宣傳一些基本訊息,就如分辨警務人員的身份和警察委任證的真偽時,你前線的同事一定不會令你失望,不但不會出示委任證,而且會被拍片後瘋傳。最後,別忘了那些因為警察的傑出表現而催生出的潮語,同樣會教你頭痛不已。

執生能力要超乎常人的強,因為當你在前門救火,後門卻有人在大力放火 — 而這些抽你後腿的不是其他人,而是你親愛的同事。

單打獨鬥的能力:

正如一般大企業、大公司,能夠坐上高位、指點江山的,相信已經離地千萬丈,所以,一旦有時發生,你應該不會有太多支援,一句「我唔知,總之你同我搞掂佢」,就要你連字帶圖嘔出,但假如貼文刊出後被圍插,上司又會第一時間衝出來,向更上層的上司說「單嘢唔關我事,唔係我跟開」,可以想像,你到時就會和「前線指揮官」一樣。

另外,也別想像其他政府部門會和你齊上齊落,經此一役,起碼醫管局、消防處會割席,至於其他政府部門嘛,也不是應分和你一起攬炒的。

最後,你或會好奇,何以「公關能力」不在上述的條件?我不正面回答,我用例子答你。

話說醫管局召開第一次記者會時,第一位向在場記者發言的人不是醫管局質素及安全總監鍾健禮 ,也不是醫管局急科統籌委員會主席李啟明,而是醫管局總行政經理(機構傳訊)葉根銓,也就是在羅永聰前,擔任曾俊華政治助理的人,更重要的,是葉具有多年傳媒工作經驗,更寫下了號稱「本地第一本研究 spin 文化」的作品《特區政治化妝術》,對公關、引導傳媒方面有一定心得。但一個具有多年傳媒、公關經驗的人,也尚且不能為醫管局撲火,大家也許就要明白 — 不是所有問題都可以由公關去解決,在這樣一個腐爛的體制當前,再厲害的公關技巧,也許都是徒然。

以上的入職要求雖然反映真實情況,但大概只會是我的幻想,也永遠不會出現在真實的招聘廣告(如有),但還是想藉此機會,向香港警察 page 所代表的人說一句:

不是所有問題都是公關問題,而是你們的良知和良心出了問題;不是民眾有心與你們為敵,而是你們沒有妥善運用「執法者」這身份所帶來的權力;不是連登仔全知全能,而是在這個「人人皆媒體」年代,虛偽的人特別容易受懲罰。

一念天堂,一念地獄;要做受人尊敬的公僕,抑或被唾罵的極權機器,其實你們是有選擇的!

 

作者 Medium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