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如此,為何還要北上?

2015/3/4 — 20:52

梁振英打算資助本地學生在中、小學階段各有一次機會北上交流,以期擴闊眼界,同時確保對國家理解出現「偏差」的學生能夠親身北上認識國情。筆者工作的學校,早前就曾安排師生往廣東某重鎮進行一次考察活動。校方一向小心,每次往外地交流,目的清晰定明只為學術,以免被人質疑洗腦。這種以學術之名進行的考察活動,是否具有學習效能?師生看到的、聽到的、學到的又是一種甚麼國情?

兩日一夜的考察,行程緊密。活動包括參觀一間國家級的環保生物科技企業,視察廠內具稱屬頂尖水平的檢測認證儀器;又同當地一間重點中學的師生交流,兩地學生均需就特定議題分組進行口頭報告;本校學生更需要在當地搜集資料作專題探討,題目包括探討如何修復被重金屬污染的土壤,或是研究化學肥料如何影響土壤孔隙。天啊!幾小時的參觀行程,如何應付這麼龐大的題目?事實是,面對這些題目,學生幾乎全部舉手投降,加上老師工作量繁重,沒法抽空指導,最後也只好讓學生改寫「感想」或「見聞」作罷。

廣告

學生學到甚麼?隨意詢問幾個參與交流的學生,請他們簡單描述這次行程。換來的卻是些模糊不清的描述,「唔知喎」是我聽得最多的答案。「到底看了些甚麼」,我追問,學生仍是一臉茫然,「有間好大既廠房,有D儀器……」;「與當地學生交流了甚麼?」我又追問,「吓,我都唔知佢地present乜」。學生對自己所見所聞,好像無從掌握,總之得不到任何與這次考察相關的重點。連先前打算完成的專題探究最終都只能放棄,學習效能之低,可想而知。

為免被質疑交流洗腦,吳克儉費盡唇舌強調學生絕對有自由選擇去或不去內地的時候,在校的經驗告訴我,學生一般都會選擇參加。尤其當這些考察交流食宿全包,或只是象徵性收費,對一般少有機會遠行、或是家庭難以負擔旅費的學生,能和一班同學出外遊玩,我想不到他們有拒絕的理由;若再加上這些交流活動在上課日舉行,很少人會放棄這難得機會暫避沉重課業(或沉悶課堂),誰還會理你洗不洗腦。就如今次筆者的學校所舉辦的,受邀參加考察的中三及中四同學,幾乎全無異議。

廣告

但師生到底看到了一種甚麼國情?過程有覺得被洗腦嗎?幾個學生這次回答反倒相當清晰,一致認為沒有。從他們先前的描述,相信學生直觀地認為自己只是在參觀與科技相關的産業,看些認證檢測的工序,目的再單純不過,何來談甚麼嘗試改變對國家的價值觀感?

但是,就在傾談過程中,我發現學生忽略了整個參觀,其實有些被有意無意間掩蓋了的國情現況。學生看的是頂尖儀器如何檢測蔬菜中的重金屬含量是否超標;或是企業研發的化學肥料如何分解泥土中的重金屬成份。這不諷刺嗎?正正因為內地污染嚴重,或是因為政府監管不力,或是因為商家只顧謀取暴利,忽略應付的企業社會責任,非法排污,才會出現不少內地大米鎘含量超標,大陸民間就有種說法,內地農民連自己種的菜也不願吃。這類毒米毒菜的出現,交流考察不去尋其原因,只看國家級的「火炬計劃重點企業」如何利用她的「高新科技」應對自己種下的禍根,這種交流不是令學生偏聽?他們認識的到底是一種甚麼國情?

其實,學生也不是一無所獲。其中一位學生就向我提及在那兩天的交流過程,他強烈感受到接待他們的「達官貴人」不斷在「曬」。他們的檢測認證水平如何高、企業如何受國家重視,廠房通道兩旁掛滿企業老闆與各道名人握手的相片,「雜交水稻之父」袁隆平親筆提的字當然成為企業的生招牌;對著訪客,他們少不了大量恭維的假大空說話,學生打趣說「再浸多幾日,連我都識講呢類說話」。這種說話修辭,是我們想下一代學習的嗎?

這些愛「曬命」的內地領導幹部,的確很自信。就在交流開初的一個歡迎場合,他們特意在致辭時提起香港的佔領行動,語氣明顯不滿。在他們口中,中國已非一般香港人想像中二十年前的落後與封閉,香港人在中國的庇蔭下「很幸福」,中國基本上是處處維護香港的利益,「自由行都已給你了」,於是反問「為甚麼還搞甚麼佔領」。我們的「恩主」的確無處不在,就算在一次學術考察的活動,我們仍繼續被教訓一次。

 

文:阿零,中學通識教師,因站在教育前線,意識到教育可能帶來改變的巨大力量,但卻又時刻經歷推動改變時的無助困乏。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