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如移交後中央無實現承諾,咁咪無下次囉」

2019/5/31 — 12:04

湯家驊(圖片來源:民主思路 Facebook)

湯家驊(圖片來源:民主思路 Facebook)

就逃犯條例修訂,中央既然對反對派定調為敵我矛盾,在西廠、講O辦、建制派盲撐到底,全面「揼Seven」反對派的情況下;在6月在立法會二讀通過的機會接近是毫無懸念。不過,如此大石壓死蟹的戲碼日日上映,恐怕會成為民陣於6月9日「反送中」大遊行的強力催化劑。因此,天生一副公公樣的比卡超局長,與一眾自以為「最接近中央之男」不停解話,企圖為是次鬥爭降溫。

有趣的事,在阿涂所主持的法案委員會,遴選主席難產之前,同一班人,同一群咀臉,不加思索,齊聲表示逃犯條例修訂法案,難有任何修改空間。現在,「臨記」依舊,卻又大大聲聲地表示可以有「3方面、6措施」調整,以安市民,特別「新政治經濟特權階級」之心。同一時間,朝廷又派出有「香港第一渣」之稱 – 湯渣,不停向傳媒解讀朝庭的「善意」。從所謂的法律觀點,駁斥三位「驚到帶口罩」接受路透社訪問的資深大法官,認為他們表示:「若阻止備受注視的疑犯移交,可能會受到北京壓力。」是顛倒了修例的重點。

今早,湯渣又在一個電台節目,鏗鏘有聲地表示:「如中央在移交後無實現承諾:『好簡單,咁下次咪無交易囉。』若中央不能兌現對港修例後的承諾,將會是笑話,認為『幾不智都唔會咁做。』」

廣告

美德聽罷之後,認為湯渣不愧是「男中之渣」,請問若移交後,疑犯在國內被處決,那我們用一條人命去換「下次咪無交易」嗎?其次他竟然公開涉露國家機密,表示㐂婆政府的微調是得到中央政府的認可。那豈不是說明中環、西環實實在在地「行埋一齊」,還提早結束了一國兩制,共治香港乎?

為免憤怒沖昏頭腦,美德還是打個電話給游老師請益一下,冷靜一下好了!游老師聽我「噴完一輪」 。循循善誘地對我說:「美德呀!你覺得湯渣真的是『最接近中央之男』?我們從前有句話,說『不到深圳,不知自己錢少,不到北京,不知道自己官小』。現在呢?我們也有句話,說『不到西廠,不知道自己閹得太小』!意思是誤傳聖意的太監太多了。」噢,游老師的意思是湯渣只是用完即棄的M巾,而非「最接近中央之男」,並不掌握中央的初心嗎?這個落差實在太大了!我請游老師繼續為我解釋。

廣告

游老師說,湯渣的解讀不但並非法律觀點,而且是尤勝當年孽瘤的:「你信我啦」式道德解讀。道德這種東西,在國內無神論的情況下,本身就已經不知從何說起。否則中美貿易戰也不會越演越烈。加上,就算湯渣所指的「朝庭兌現對港承諾」,我們萬不要忘記,國內除了法律之外,還有所謂凌駕性原則,又或者所謂:指導思想。即使疑犯並無違反逃犯條例修訂中任何罪行,但在大大皇帝的「底線思維」下,被指危害國家安全,這位香港同胞亦難逃「君要臣死,臣不能不死」的命運。即修例不但沒有堵塞漏洞,反而是開了政治審查的大門,造成更大,更恐怖的漏洞。

美德突然茅塞頓開,游老師竟然三言兩語已經點出了問題關鍵,更驚覺難道游老師就是傳說「中最接近中央之男」?游老師看著我懷疑的眼神說:「你別瞎猜了,我並非那些『上過兩次北京、入過三次西廠』就自以為是的閹人。我只不過是看了『跟習近平等七常委學習底線思維』,『習近平談底綫思维』等『你今天學『習』夠未』的文章!便知道朝庭的聖意了!」

噢!原來要接近朝庭,不用到西廠,也不用到北京,只要上「學習時代」就可以了!最少一定比湯渣了解得更多,掌握得更多。掛線之前,我再請教游老師一個問題,中美貿易戰的最新進展,是中方有可能啟動稀土戰,並表示是:勿謂言之不預。坊間的解讀是外交部最嚴厲的警告。若緊跟學習時代,應該還有深層意思吧?游老師說:這不簡單嗎?百度一下已經知道了!用香港同胞的說法是「唔好話我無警告過你」,以國情作判斷,這句話只在中印衝突與越戰之前,出現過兩次,今次是第三次;即準備開戰,老美你準備棺材吧!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