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妄顧事實謬誤連篇的文章要騙誰?

2016/3/19 — 16:13

明報facebook截圖

明報facebook截圖

香港社會面對的其中一個最大威脅,是社會上有越來越多一些披著「學術權威、政府顧問、專業精英、知識分子、新聞工作者、評論員」外衣的人,天天在扭橫折曲,歪曲事實,為他們的主子服務。對此我們必須加倍警惕。明報今天刊出的這一份評論文章,不但有不少地方與事實不符,也充斥著各種謬誤與歪理。

文中提到:「在香港前途的問題上,英國人最初不願跟北京談判」。事實上是到了70年代後期,當時的港督麥理浩爵士,發現批出新界土地開始有問題,這涉及新界拓展條約新界租借予英國至1997年的條文。麥理浩於是主動提出要往北京見鄧小平。當時,改革開放才才剛剛開始了一年,香港在引入資金上面扮演十分重要的角色。中共根本沒未想過要在1997年收回香港,更談不上已經清楚如何處理香港前途問題,只是想一方面堅持「不平等條約無效論」,另一方面又讓香港繼續維持現狀,好讓中共可以貫徹周恩來定下的「充分利用」原則。鄧小平根本沒有意願跟麥理浩談,也根本沒有所謂「一國兩制、港人治港」這些藍圖。後來,在英國聯邦及外交事務部一再催逼,才勉強坐下來見見麥理浩。至於「港人治港、一國兩制」這些說法,都是後來才慢慢發展開來的策略。這些及後來的一連串事件,在信報多年前一本小書「榮耀全歸鄧小平的香港前途談判」中都有生動的描述。

文中又提到:「中國人在過去100多年來不斷探究民主之道」,這種說法更加是經不起事實的驗證了。百多年來中國固然有不少菁英一再探究民主之道,但由清末的維新運動、憲政改革倡議、到民國成立、到五四運動、再到社會主義革命,所有倡議民主的聲音及力量,最終都會逃不出這樣的命運:「初則被利用,繼而被收編,再而被壓制,最後被取締,終而回歸獨裁」。這一個惡性的歷史發展循環,百多年來從來沒有停止過。中共建政初期,曾經表示願意與各個民主黨派分享權力,這些民主派人士,最後全部都命運坎坷。近年章軩和寫的大量記述,讀來可說是令人一字一淚。在香港前途問題上,中共曾經承諾港人治港,基本法對第三屆特首的選舉根本未有具體規定。但最後仍然是粗暴干預,甚至在基本法沒有提及的基礎上不斷僊建。所以阮文章「中國人在過去100多年來不斷探究民主之道」之說,只說其一,不說其二,而意圖選擇性地表述事實中的一小段,來掩飾事實的全像。正確的說法應該是這樣:「中國的當權者在利用民主訴求舖就當家之路後,在過去100多年來都不斷探究壓抑民主,打撃民主,以達致回歸獨裁之路」。中國共產黨正是這種「逆向歷史發展的策略」的表表者。

廣告

至於說:「難道我們不希望中共改革嗎?難道中共改革後會不給香港民主嗎?」這個問題就更加不值得回應。任何政府、任何社會都要不斷改革,改革不會有終點。如果要去到改革的終點,才可以談民主,其實就是說不可能會有民主。改革就會成為否定民主的託詞。這一點中共也可以說是表表者。早年提出的「社會主義初級階段理論」,就是要為「裙帶資本主義」找個說法,也為拒絕民主找個理由。這樣的說法提出了30年,所見的是國家資源被逐漸淘空;貪腐嚴重至官員的現金財富數以噸計;共產黨高層及其家屬把國庫變成私人夾萬予取予㩦;高幹子弟盤據主要產業,刮盡民脂民膏,點化成為私人資產;然後紛紛移民海外,享盡榮華富貴。這一種「裙帶資本主義」的惡質性及體制循環,在沒有民主體制的制約下,只會無休止地惡化下去。「希望中共改革後便會給人民民主」這一種說法,其實是充滿欺騙性的。

最後,文章也説:「既然是尊重法治,就請你們認真看看中英聯合聲明、基本法和聯合國憲章。......中英聯合聲明、基本法和聯合國憲章現在誰也改不了」,對於這一點,香港人感受更是深矣。在「改不了」的聲明及法律條文上,加入種種毫無根據,橫蠻無理的詮釋,或在實實在在、清清楚楚的條文上加入大量子虛烏有的所謂立法原意,然後又恬不知恥地高喊自己一向正確、認識全面、領會深刻,只有共產黨員說的才是灌徹法律,這不正是中共慣用的技倆嗎?

廣告

各位朋友,就算我們對「港獨」這一說法有保留,也不要再被這些驟看似是溫和的文章欺騙。

妄顧事實謬誤連篇的文章,就是想欺騙取態溫和的大多數香港人,大家不要再中計。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