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妖民、繞民、擾民

2016/5/20 — 9:34

有個被一群奴才做到好像很大(但又未至於是「大大」)的大粒佬,近日來香港視察這「一帶」是否有「一路」好走。

各方奴才都覺得,大粒佬想來視察的,並不是多元化的香港,而是經過蒸餾、全面和諧的「Xianggang」。他們有這種想法是意料中事,多年來,奴才向大粒佬彙報的香港,其實根本就與香港的實際情況不符。

譬如說,奴才彙報的Xianggang基本上一致支持人大常委會就行政長官產生辦法訂下的8.31決定的假普選框架。有港區人大在大粒佬面前發表支持框架的言論,當「意見」被接納時更感到「興奮」(這位港區人大在2003年亦曾經說過,既然只有50萬人上街反《基本法》23條立法,這表示有650萬香港人支持立法)。這些奴才亦把社會上的非當權者聲音邊緣化為既少數亦極度危險的妖民。

廣告

不過,我們都知(甚至大粒佬都知),香港並不是Xianggang。但無論是奴才或是大粒佬都有誘因去避開任何被他們視為妖民的市民,因為如果大粒佬要面對這些人就會令自己與奴才都同樣地難為情。但一個來香港的大粒佬怎樣能避開妖民?

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所有大粒佬,無論是在國內視察或是出國外訪,他們所到之處都一定有諸多規格,連大國皇室或元首都要就範。根據以往及近日國際傳媒報道,除了大粒佬規定怎樣被款待、住甚麼地方、需要甚麼風水格局外,還會有諸多保安要求。需要確保大粒佬不會遇到任何與他們唱反調的妖民,結果他們根本不會遇到任何普通人,因為在實際上是沒有可能做得到把妖民及非妖民分類。

廣告

所以,要把香港變成為沒有妖民的Xianggang,唯一的方法就是全面「繞民」,因為如果大粒佬不完全繞過所有市民,根本就不能排除會遇到妖民的風險。為大粒佬而設的保安範圍要大到、廣到他完全看不到、聽不到任何普羅市民的聲音。安檢要做到有過之而無不及,連一些本來完全沒有政治原意的雨傘或黃色日用品都不准帶入採訪區內。大粒佬要去視察的房屋都是沒有人住的。保安行動甚至闊到連大粒佬不會去的荒山野嶺都要防止有人嘗試表達意見。

所以,要把香港變成為沒有妖民的Xianggang,唯一的方法就是全面「繞民」,因為如果大粒佬不完全繞過所有市民,根本就不能排除會遇到妖民的風險。為大粒佬而設的保安範圍要大到、廣到他完全看不到、聽不到任何普羅市民的聲音。安檢要做到有過之而無不及,連一些本來完全沒有政治原意的雨傘或黃色日用品都不准帶入採訪區內。大粒佬要去視察的房屋都是沒有人住的。保安行動甚至闊到連大粒佬不會去的荒山野嶺都要防止有人嘗試表達意見。

另外,這種繞民的態度亦反映在大粒佬的演說上。在他抵達時,他說自己怎樣曾在廣東與港人對抗沙士(但其實他隱瞞疫情是沙士散播到香港的原因之一)。這是一句完全繞過香港市民的話,甚至是在其歷史傷口灑鹽。這句話明顯是純粹為內地「姓黨」的官媒而說的。

最終,這一切的繞民措施就只有一個後果,就是擾民。無論是交通、上班、日常生活,這一切為了一個人而設的全面繞民行動就只有為普羅大眾帶來不便。這場大龍鳳所耗資的錢與資源亦是香港納稅人的。但這一切的擾民根本沒有為香港人帶來任何益處,因為大粒佬根本沒有做到他說要在香港做的「看、聽、講」,留下來的就只是市民的反感。

簡單來說,奴才害怕大粒佬會遇到在他們眼中的妖民,所以就要不惜一切為他繞民。但各式各樣的繞民措施,又只有帶來沒有任何好處的擾民。這擾民所衍生的,又只是越來越多市民因不滿而決定成為奴才眼中的妖民。有妖民、繞民、擾民,然後又多些妖民,這不是奴才與大粒佬「捉蟲」還是甚麼?哎呀,我好亂呀!

註:以上只代表筆者意見,並不代表所屬律師行。

作者 Facebook 專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