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妳仍想如何輸掉這代人? — 恫嚇式開學論述

2019/9/3 — 0:42

9 月 2 日早上 7 時許,特首林鄭月娥的母校嘉諾撒聖方濟各書院,有多名學生冒雨在校門外下跪近半小時,呼籲同學參與罷課。

9 月 2 日早上 7 時許,特首林鄭月娥的母校嘉諾撒聖方濟各書院,有多名學生冒雨在校門外下跪近半小時,呼籲同學參與罷課。

有一年小學開課,在中文科讀到一篇文章,已忘作者是誰,但內容深刻,是說有小孩看到住宅大廈的不少陽台,本來開揚的位置都安裝了一枝枝圍欄,問大人原因,大人解釋,是因為大家都怕有賊入屋,裝來防盜;小孩再追問為何要怕,大人就說因官方勸籲防賊,那就人心惶惶,為求平安,就寧願犧牲本來無遮無擋的開揚景觀,而加固鐵枝。

莘莘學子開課,教我想起這篇文章,是因為我看到開課當下,正是被恫嚇式論述所主導。不錯,現在香港因為「反送中」運動而亂象橫生,但根從何來早已清清楚楚,無用再說;而早有說當權者輸掉一代人,雖說距離事實不遠,卻難免仍教人對恫嚇式開學的說法,不憤不安,而想追問官方話語為何:

一・「有人鼓吹罷課是極不負責任的行為,有違教育基本原則。」是政務司張建宗在網誌說的話,以至早前有說教協是罷課始作俑者,明顯是說教師更像罪魁禍首。當然教師為罷課表態不足為奇,但把學生的心思與勇氣轉移視線,說成是學生受擺佈或被主使般的「受害者」,撇除是否定年青人獨立思考之外,更嚴重的是把教育工作者與學生置於對立面,彷彿就因罷課與否,以及主客二分角色,逼迫老師與學生敵我分化。

廣告

政府口掛相信年青人而要搭建平台,而另一方面不相信年青人,是司空見慣;至於官方只以「不上課」的低質忖度,去計算年青人的罷課心智,也漠視了他們「罷課不罷學」的初心。所以最後得出的評價,就是「不負責任」和「有違教育」!這對於反送中連串事件,毫無幫助之餘,更是火上加油,因為年青學子就聽出背後之言,是不信任學生的能動性,而連老師也成了磨心。

然而另一邊廂的實情是,罷課存在,但更多的大學新生,以至中小學生,還是會說「先上堂了解課程」等等。校方要為罷課準備,當然是為照顧所有學生;但像官方說法,要上綱上線譴責責任誰屬,未免欲蓋彌彰。

廣告

二・「促請教師緊守崗位,讓學校能如常運作。」同樣來自張建宗網誌,這一句就更直接說到老師;而我作為老師,也必然緊守崗位,把每一課準備好——但這是我慣常做法,原因是我對所教學科的熱愛,更明白學生即使真的罷課,也必然會再來細問內容;而另一邊廂,我的課堂仍然運作,講授本來課程。

未知全港大中小學老師心態如何,但相信與我想法接近的同業,大有人在。張建宗的提點「緊守崗位」,是上文所言不相信青年學子之外,連帶更像不相信負責任的老師——我們從來就緊守崗位,豈要忽然提點?而更要強調的是,此刻我們同樣緊守崗位,卻不為官方說法;我們盡責,只是因為我們相信教育,更熱愛教育!

不過,我明白為何官方會有此說法,因為早於反送中事件之初,六月已有教育局長楊潤雄去信學校,要校長「按章」處理參與六月罷課的老師;而及至最近更要老師面對學生對事件提問時,以難解答為由,對學生說「不知道」或「不理解」草草了事。這種掩耳盜鈴式的面對學生手法,無疑真想置老師狀如弱智的窘勢。當然我們作為老師,要承認自己學究上的界限與局限,但卻不至於要依附一種政權的論述,去表達無知;而就著反送中事件,我的確也承認所知不多,但我更會向學生言明,為甚麼自己不知道,而非純粹一句「不知道」就不要追問和停止思考的愚昧作結。

三・「針對警務人員子女的校園欺凌行為,令人憤慨。」這是財政司陳茂波的說法,也相信是不少官員口徑一致,而無限放大的恐懼。當然我明白,網上起底猖獗,以至不負責任的口角欺凌,會影響學生心情。然而當下在仍未有嚴重學童欺凌事故發生,官方就差不多在此前一週每次公告,都不停把欺凌掛在口邊,更煞有介事說到一般學生,面對與家人為警察的同學,都「有潛在衝突」云云……難免可見,官方根本不像關注欺凌,而是製造欺凌!

畢竟這又是昭然若揭的對立關係,以分化的聯想甚至恐懼,製造根本可以正向思考的共融價值。比如,家人為警務人員,作為子女,以至子女的同學朋友,是否只有一種衝突關係?而如果在衝突以外有共通的想法,又可以如何扣連而互相感同身受?這些提問不是憑空虛構,而是切切實實曾經發生的事──比如警察家屬都有發起支持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的遊行集會,與市民訴求如出一轍。一切只在乎良心演繹,而不是立心不良的矯枉過正。

不過我要為以上三點恫嚇說法詰問,始終感到乏力和憂心,因為面對當下極盡扭曲的官方話語,已見警察要為當權者個人榮辱而充當磨心;教育界有老師與年青學子,勢成另一磨心重鎮。早已有評論起題說「妳已輸掉一代人」(主角誰屬不用多言),但原來未有停下來的語不驚人,是指向學生與老師,甚至是學生與學生之間,都在官方開學話語裡,總是被置於敵對邊緣。

話已至此,如果校園真要守護,也真有必要強調老師「緊守崗位」,那背後原因,不純為罷課,亦不為高估欺凌,更不會為個人榮辱服務!而是,老師正在緊緊守護讓校園免於恫嚇的論述,更需護著免於恐懼的自由。這是香港當刻也需要的心神,而校園更甚,因為這裡是年青學子敢於建立良心的重鎮,而非只是另一磨心困獸鬥,僅會變成當年我中文課本內,一個個加上鐵枝圍欄如籠牢的陽台。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