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委身垂教 涓滴成流 ─ 訪小麗民主教室教工

2016/7/3 — 19:02

 

(文:朝雲)

待在七一遊行隊尾,看到各團體合照,驚艷小麗民主教室之人強馬壯,可謂傘後組織中數一數二。

廣告

筆者訪問了兩位特別的義工。其中一位義工,出身自國際學校,懷抱國際的她,暑假原擬出國,最終回眸顧盼,是自己的故鄉。

另一位義工,正是早前撰文介紹她的 Jenna

廣告

***

 

問:為什麼會入讀國際學校?

Theresa

Theresa

Theresa:其實係自己揀,叫聯合世界書院。學校嘅理念係將世界不同國家背景,不周經濟背景嘅青年,都能夠濟濟一堂。

無論係世界不同議題,我地都會一齊傾。我好受依種理念吸引,係全球的環境下,認識不同的人與文化,體驗世界和成長。

***

問:您原意想趁暑假出國,為何會出現轉折?

Theresa:入讀國際學校時,的確諗住去國際發展。轉折點係好嘅老師,言傳身教,叫我地為社會出分力。唔駛講到好大件事,可以係身邊從小做起。

有時候睇新聞,同學問我,自己唔知講咩,卻正正係香港發生嘅事,好多細微嘅體會,令我明白首先要紮根係地方,為自己地方做番啲嘢。

***

參與了小麗民主教室,你有什麼感受,志向有什麼改變?

Theresa:民主教室入面唔同嘅人,都有不同嘅願景,係思想上挑戰到我。我會挑戰佢地所講,亦會挑戰自己過去的思想。

擺街站嘅時候,同街坊接觸,令我覺得大家需要公開對話,避免兩極化。

今年我18歲,IB 嘅成績將係下星期公布。我更加體會到教育的意義。將來會更關注教育的議題,讓我們成為更全面、有批判思想的公民。毋須一定贊成,但能夠藉著對話,接納他人意見,避免兩極。香港人係能夠企埋一齊。

***

Jenna

Jenna

問:為何參與小麗民主教室?覺不覺得小麗民主教室是班底是左膠?

Jenna:我係由環保做起,相信價值係普遍嘅。

我在中大讀日本研究系,小麗老師亦係中大校友,一班舊生互相認識,問我暑假可唔可以幫手。

可能我根本就係一個左膠(笑~)。雨傘革命之後,好多身邊人都鐘意本土派。但我唔會因為對方係左翼就鄙視,純粹覺得小麗民主教室的論述,關心人本同環保。

個人比較鍾意睇書,見到佢地嘅文章有更有理論資源,更加 reasonable。理解一件事的時候,應該有更多探索,唔想一跳就有結論。

Theresa:係我的朋友圈子,佢地會以國際框架理解美國的 Bernie Sanders 和 Donald Trump,有愈來愈多的年輕人選擇他們。將佢地嘅現象放到香港,我唔會抗拒或標籤,邊個係左膠,邊個係本土,邊個係建制。我希望能夠攞開標籤,睇佢地所為。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