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姚松炎團隊,請你們懸崖勒馬

2018/1/22 — 11:42

姚松炎

姚松炎

今天(1月20日)在民主派衆星拱照之下,姚松炎報名參選九龍西補選。作爲民主的支持者,我們當然希望他能順利過關入閘。

可是,隨後就看到姚松炎教授有關Plan B的表態。根據《明報》報道,他認爲:“初選的諒解備忘錄並沒有直接寫明若勝出者被DQ,會由第二位替上,又指備忘錄有預留彈性,簽署的各方可以再討論提出最好方案。”[1]

如果姚教授的表態沒有被誤報,那麽這令人非常失望。

廣告

如本人在《為了誠信,姚松炎應盡快澄清Plan B》一文中指出,“Plan B本應不成為一個問題,因為參選初選各方早已簽訂備忘錄,一旦排頭位的被DQ,就由排第二的頂上。因此,姚松炎的Plan B就是排第二的馮檢基。”

在包括姚松炎陣營等各方簽名坐實的《備忘錄》裏,對Plan B有明確的規定(見附圖,來自民主黨羅健熙貼出的圖片):

廣告

8.2,就上述情況(指勝出者被DQ),可根據初選結果首兩名至三名參選人的支持度百份比排名的優先次序作爲報名的Plan B/Plan C。如排名最高的首名參選人被取消資格,排名第二高的參選人將作爲Plan B補上,如此類推。

我希望姚教授能正面回答,如果這樣寫出來的條文還算是“並沒有直接寫明“,那如何寫才算“直接寫明”呢?

從善意角度理解,這可能不是姚教授本人的原意,而是受身邊人游説的結果。但我希望姚教授與這些身邊人(以下稱姚松炎團隊)能理解此擧的嚴重後果。

首先,我們追求的民主並不是狹義的“民主”,而是要建立一個根據民主、法治、公義等這一整套原則運行的社會,誠信就是其中至關重要的原則。沒有誠信,就違反公義,也不可能有法治。違反承諾的行爲絕對不是我們的追求。

其次,不能讓民主淪爲民粹。我當然明白,根據黨團組織與初選的投票結果,支持姚松炎的分別有接近七成與八成。這些投票者中很多人不滿馮檢基,支持“廢除原先的Plan B”。但“民主”如果脫離了法治,脫離了程序,脫離了誠信,脫離了公義,就只能淪爲“民粹”。我們支持的是“民主”而不是“民粹”,不能只因“人多說了算”就罔顧程序正義。無論是特朗普那種右翼民粹還是ANTIFA那種左翼民粹,都背離了香港的基於法治與正義之上的民主價值觀念。

第三,背棄誠信,讓我們喪失了道德的感召力。我們沒法做到“一言九鼎”,但我們要堅持“一諾千金”。“我們偉大因爲我們好”(We are great because we are good),在威權政權的統治下,爭取民主的人“沒槍沒炮,沒錢無資源”,依靠的只有道德力量,只有“我們是對的”才能凝結人心,才有與威權政府抗衡的籌碼。試問,喪失了道德感召力,我們還剩下什麽?

第四,摧毀初選制度。民主派的初選制度來之不易,對民主來説,整個制度建設的重要性遠在一時、一地、一次、一人的選舉結果之上。初選制度是經過各派長期磋商與民主妥協才凝聚成的共識,成爲協調各民主組織、整合民主力量的歷史性創舉。

在一些人眼中,它存在一些不足,但既然是“民主妥協”的結果,當然不可能百分百地滿足任何一個人或團隊的要求。關鍵是,當時每個團隊都同意了這個制度。如果制度真的需要修改,那也應該是在下一次初選制度商議之時再修改。

如果因爲事後感到有不足,就把整個制度抛在一方,那麽建立這個制度又有何意義呢?以後又誰會把初選制度當真呢?姚松炎團隊這次背棄誠信,會徹底摧毀初選制度,給民主派的統合帶來毀滅性的打擊。

第五,“搬龍門”把自己變爲威權政府一類的人。條文已經明確了Plan B的產生方法,但姚松炎團隊還宣佈“沒有直接寫明”,“有預留彈性”。這種“龍門任你搬”的做法,與人大釋法,一地兩檢等問題上的“搬龍門”又有什麽不同?很多人都認爲,這樣與“保皇黨“無異。姚松炎團隊指責威權政府,但爲何自己的行事又與如出一轍?

更重要的是,如果說“搬龍門”針對的是建制派,在“你做初一,我做十五”的邏輯下,那麽可能還勉強可以理解。但這次“搬龍門”針對的是“同路人”,用威權政府的手段對付自己的盟友,情何以堪?

第六,分裂民主派,影響初選。民主派對Plan B早有協議,現在姚松炎團隊無中生有地抛出Plan B問題,意圖推翻各黨共識,引起民主黨、民協等友黨的強烈不滿。民主派本來就不是鐵板一塊,衆星拱照姚松炎完全是因為對初選機制的尊重。姚松炎團隊爲了“未發生的可能”,就破壞了這種互信,不單給選舉工程帶來損失,還破壞了以後民主派別間的互信,長遠而言損失更大。

第七,分散了反DQ的視線。姚松炎面臨的最大問題是DQ,根據各方信息,政府DQ姚松炎並非他自己所言“可能性很低”。本來,民主派應該同心一致地反DQ,但由於姚松炎團隊在Plan B問題上的無中生有,輿論的視線已經被DQ問題轉移到Plan B之上。以後若真的可能被DQ,輿論也不可避免地會至少部分聚焦在Plan B問題上,姚松炎團隊“違背承諾”一事也必然擾亂對DQ的討論。這對民主派輿論合力反擊政府可能的DQ,造成不可挽回的損失。

第八,小圈子政治與欺淩小黨。在初選中,姚松炎團隊以及其支持者對民協馮檢基的攻擊已經令人觸目驚心。如我在《「民主派」應還馮檢基一個公道》一文中指出,姚松炎團隊以及其支持者高舉年齡歧視,指責公民行使被選舉權,在旅遊車問題上抹黑馮檢基,企圖妨礙公民行使公平的選舉權。這些都與所謂“進步價值觀”背道而馳。

在Plan B問題上,姚松炎團隊糾集其黨派支持者,抛開當事人民協,小圈子閉門造車,企圖用所謂的“重量級前議員”取代馮檢基,向馮檢基施加壓力,迫使其退出。現在盛傳馮檢基不得不退出,但這顯然不是自願的。這種小圈子政治與對小黨的欺淩,如同“慕尼黑陰謀”,令人憤怒。

第九,給建制派砲火,隨時輸掉選舉。本來,姚松炎在公衆中的形象尚可。但經過這次Plan B事件,即便他沒有被DQ,也必然在選舉工程中被建制派窮追猛打,對選舉帶來惡劣影響。本來西九龍就不是一個穩操勝券的地區,在建制派攻擊之下,加上民主派已經被分化,都很可能導致姚松炎的失利。

第十,即便姚松炎勝選,此擧也必然被建制派長期利用,短期内對一地兩檢國歌法等立法鬥爭帶來嚴重負面影響。長期而言,還會長期玷污民主派的聲譽,影響其他抗爭。

順便說一句,本人此文正好給建制派提供彈藥。但對此,我沒有絲毫猶豫。不平則鳴,是每一個有正義感的人義不容辭的事。本人不是馮檢基的粉絲,否則早在初選投票之前就發文支持了。

筆者痛心的是,在諾大一個香港民主派輿論場,雖然有很多人在臉書上對姚松炎團隊所作所爲非常不滿,但“竟無一人是男兒”,無一在媒体上公開直斥其非,為民主與正義發聲。或許,他們還是把區區一屆選舉的區區一個議席看得太重,又或者害怕背負“分裂民主陣營”的駡名。但如果“民主”走向了“民主的反面”,成爲“正義的敵人”,這樣的“民主”又有什麽意義呢?我們又爲什麽要捍衛呢?這正是筆者這一系列文章的初心。

我希望,姚松炎團隊能夠懸崖勒馬。

我建議,如果馮檢基因壓力自動退出Plan B,民主黨的袁海文應該根據協議以Plan C的身份頂上。

我呼籲,各民主黨派與親民主的輿論應該不忘初心,不要為一時的情面與黨派利益,就放棄對民主與正義的追求。以“終極”大局爲重,為捍衛承諾書與初選制度發聲。

 

 

 

 

 

 

[1] https://news.mingpao.com/ins/instantnews/web_tc/article/20180120/s00001/1516426078316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