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姚松炎敗因 民協何啟明和泛民選舉老手的分析

2018/3/12 — 23:30

姚松炎

姚松炎

立法會補選曲終人散,九龍西地方選區泛民候選人姚松炎以2419票落敗,雖然姚松炎落敗後多次指對敗選負全責,並向泛民支持者致歉,但不論社交媒體還是網絡世界,各方互相攻擊、追究責任之聲不絕。

《立場新聞》在九龍西結果公佈後已報導指九西的非建制派票倉的表現,遠遜2016年換屆選舉,其中10個得票率跌幅最大的選區有六個在深水埗區,四個屬泛民擁有當區區議員,當中三個屬民協。究竟泛民選票流失原因是什麼?

大部份傳媒都廣泛報導,在「南山、大坑東及大坑西」選區,2016年非建制得票率達67.0%,但姚松炎在這個選區只得47.6%,跌幅達19.4%,流失1585票;即使不計本土派(即黃毓民及游蕙禎選票),依然損失1018票。

廣告

補選和換屆大選是兩種選舉

另一個「放血票倉」是九龍城區常樂,2016年非建制得票率達63.9%,但姚松炎在這個選區只得45.2%,跌幅達18.7%,流失2483票;即使不計本土派(即黃毓民及游蕙禎選票),仍損失1714票。單計以上這兩個選區,損失票數已超越姚松炎失票差距,亦看到傳統泛民票數銳減的影響比本土派選票是否流失更大。

廣告

坊間有意見認為,民協多個票倉失守,是由於民協選舉工程未有盡力。民協副主席、深水埗區議員何啟明接受《立場新聞》訪問時表示並不同意,他指民協一直遵守民主派協調機制支持姚松炎,其次亦希望藉今次選舉為2019年區議會選舉作為參考,「放軟手腳之說沒有理由,我們亦晨操晚練般洗樓、打電話。」他認為歸根結底,是換屆選舉和補選的本質有不同。

何啟明:民協支持者「並不完全穏固」

何啟明指換屆選舉是比例代表制,政黨只須鞏固本身票源已有勝算可能,但是補選是變相的單議席單票制,對候選人的要求相當高:「要長者認識、基層接受、中產支持、前進派認同」,其實難度相當高。他亦承認民協支持者「並不完全穏固」,尤其是基層長者,並不是一定會投票給民協推薦的候選人。

(姚松炎 Facebook 圖片)

(姚松炎 Facebook 圖片)

泛民中人:姚松炎未能跨泛民光譜

一名有超過20年地區選舉經驗的泛民中人分析,姚松炎的背景難以涉獵泛民所有光譜,是致命原因之一:「區諾軒是民主黨出身,但又有左翼背景,還做過民陣發言人,民陣是泛民中光譜最濶的;范國威和毛孟靜提出『務實本土』,怎樣也吸到一些本土票,而他和新民主同盟又有地區工作,其實又和民主黨、民協的地區工作相近。」至於姚松炎,應算作「自決」派,但他又沒有地區樁腳,溫和派亦未必完全支持,「好似民主黨咁,換屆選舉其實是穏住基本盤,再向左(較左傾選民)攞一些(票),向右(較右傾選民)攞一些(票)便已足夠,但現時姚卻不能。」

姚松炎選舉郵件及宣傳單張

姚松炎選舉郵件及宣傳單張

另一個致命原因,是姚松炎只有單一議題的宣傳單張,就是表達對DQ不滿,「你人已不在,我幫你派單張,但單張完全無地區議題,只是講DQ。」這位資深選舉搞手分析,以往十票有六票投泛民,「其實三票是對政治議題好緊張,其餘有一票其實係因為認得你,有一票係選民認識你的人支持你,有一票是可能受過你的幫助或恩惠,但現時姚松炎尾三票係無哂。」

(姚松炎 Facebook 圖片)

(姚松炎 Facebook 圖片)

(姚松炎 Facebook 圖片)

(姚松炎 Facebook 圖片)

這位不願具名的泛民中人認為,如果姚松炎在深水埗的單張,「有馮檢基和譚國僑攬住佢,效果很不同。」他分析始終姚松炎只做過半屆功能組別議員,一般市民對他認識有限,很需要地區被街坊認識的人士「加持」,但姚松炎對邀請泛民其他政黨中人的協助,「相當自由」,他讓泛民中人自由選擇協助時間,相反區諾軒團隊意見較強烈,自行安排好不同人物,到團隊認為適合的時段和地區擺街站。

民協的何啟明亦有類似說法,「譚國僑(「放血票倉」當區區議員)都講得啱,只有我們自己去洗樓,你無個真人係度,真係唔一定把譚的支持票過給姚松炎。」他體諒姚松炎有自己的選舉策略,「當他時間有限時,當然傳統的宣傳策略就會用少一點。」但由於對手民建聯鄭泳舜在深水埗有多年地區工作,長者街坊一定對鄭更有認識,甚至可能被對手的地區工作、社區活動吸引過去,「始終街坊對立法會認識未必太深,電視又只係睇無綫,真係唔識姚松炎。」

何啟明:勿高估馮檢基影響力

事實上,單計姚松炎3月8日及9日兩天街站時間共46個地點,針對公共屋邨的街站數目只有13個,只佔大約1/4。

不過,何啟明不認同馮檢基的影響如此巨大,「基哥自己選區議會麗閣都輸99票,但今次姚松炎只是輸84票;何況馮檢基區選都輸,但我們有其他區議員都贏,所以不應高估馮檢基的影響力。」他又澄清,未有在姚松炎選舉工程中看見太多馮檢基身影,是因為馮有家事,3月7日才回港。

兩人又不約而同指出,姚松炎的選舉工程只有大約三個星期,根本和鄭泳舜無得比。何啟明:「鄭泳舜去年中秋後即約11月已確認黨內參選身份,開始選舉工程,但姚松炎因為初選和報名問題,其實只有三個星期時間。」不願透露姓名的資深選舉搞手指,選民應體諒姚松炎遭當局留難,最終到上月才能確認參選資格。值得一提,二人都沒有提及姚馮初選之爭對選情的影響。

姚松炎、馮檢基

姚松炎、馮檢基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