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家麟

區家麟

曾經夢想浪遊世界,竟然實現了一大半。行過萬里路,又發覺,不如讀萬卷書;很多話要說,請讓我慢慢說。

2019/6/23 - 22:11

威權臨門,如何面對這個時代?

作者網誌圖片

作者網誌圖片

威權臨門,人在關鍵時刻,如何面對這個時代?選擇良知、忠於自己,還是選擇奉迎權勢、出賣人格?

近日,我們觀賞到一眾香港奇葩的變臉神技,神車手頭搖又尾擺飄移境界,政壇健將轉體翻騰三周半直插糞坑然後站起來強裝鎮定。眼前有兩條隊,時代要你選擇,很多人徬徨不知所措,擔心站錯隊,開始精神錯亂。

想起電影《無主之作》,觀影後感,我記得兩個有關「歸邊」的人物故事。

廣告

人已到了抉擇現場,一念就是一生。而當時他們並不知道。

《無主之作》導演野心很大,以一個神級藝術家的真實故事作原型,訴說德國大歷史,從納粹到戰敗重建到東德共產主義世界,側寫德國於時代轉折的「精神傳記」。

主人翁的父親是一位老師,看似屬於政治冷感一類,不太理政治,以為政治也不會理他;家人叫他加入納粹黨,生活方便一點,他無可無不可就入黨,安居樂業蛇齋餅糉;這家人也夠儍的,主角的年輕阿姨獨立特行,家人不認識政治到一個地步,帶阿姨去診治,卻沒有意識到納粹德國奉行優生學,阿姨被診斷為精神病,最後被送去納粹的毒氣室。納粹戰敗後,換了新天,父親納粹黨員身分成為抹不掉的負累;他想當教師,但學校因為他加入過納粹黨,不予聘用。父親在面試時問:但那時大部分人都是納粹黨員啊!學校負責人反問:為什麼我們願意把孩子交給納粹黨員教育?父親鬱鬱不得志,結局淒涼。

電影的大反派是主角的岳父,婦產科醫生,也是納粹高官,負責執行優生計劃;他也許曾經掙扎,但最後數以十萬計的智障人士與精神病患者被強行絕育,後來更集體送到毒氣室屠殺。改朝換代後,他因為醫術高明,有恩於共黨高層,遂順利過渡,成功掩藏戰犯身分,變色龍遊走於兩個朝代,生活優悠;但當年參與殺人,陰影終身不滅……

世上很多人生抉擇,都是一念之間,世事不似預期,得失總是難算,在扭曲的世代,甚至表個態都是風險;眼前兩條隊,你站隊站到那一條,才對得住天地良心?

原則本來應該很清楚。醫生護士職責救人,不是協助強權拘捕眼中釘;老師教導真善美,不會告訴學生凡是有權勢者皆是對的;律師信奉法治,不會說司法機關為黨服務叫進步;記者追尋真相,不能為虎作悵亂作新聞;警察應明白,他們服務人民,不是服務權貴,有天向人群開槍時,槍口可抬高兩吋;耶穌悲憫弱勢,不會叫人站到高牆。是正是邪,做人或做狗,每個人都可以作出問心無愧的選擇,毋須終身自責。

《無主之作》中,有兩個忠於自己的人。主角阿姨有藝術天分愛自由,她成長於納粹時代的德國,大志未竟,在集中營化作煙塵;主角自己同樣有藝術天分,他成長於冷戰時代的東德,決意捨棄一切,追尋自由,最後綻放光芒,成為一代宗師。

《無主之作》劇照
 

《無主之作》劇照

 

《無主之作》之一:納粹最恨自由閪
之二:《無主之作》,念念不忘

其他相關文章:
《論暴政》:抗強權活學活用七心法
威權時代來臨,二十個歷史教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