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孤獨思考之必要

2015/1/6 — 13:12

原籍奧地利的英國猶太思想家維根思坦(Wittgenstein,1889-1951)生性孤僻,喜歡孤獨生活。他曾說,「我的著作幾乎都是我私下跟自己的談話」,「常常我的寫作只是結結巴巴的絮語。」

身為同樣愛私下跟自己談話的寫作者,感觸甚深。我一直在想,如果維根思坦生活在有臉書、微博、噗浪、PTT的年代,他是否還能如此安靜、孤獨,但卻純粹深刻地與自己說話?

我喜歡寫,幾十年不變的習慣,總是隨身帶著一個小本子,即時即情即物,胡亂塗鴉。有時因為在移動的旅途中,身體紙筆與太魯閣號一起搖晃,所寫字語,日後往往連自己都無法辨識。但書寫,記錄,攝取當下的情感與思想,已經成為我生命節奏的一部份。這些書寫,連同我大量已發表的文稿,近30年來都被我四處置放。如同「結結巴巴的絮語」。

廣告

因著這樣的習慣,使用臉書3年多以來,經常感到奇異的違和感。首先,說話時的心靈語境改變了,從私語,到想像讀者,到明確的想像讀者(臉書上有名有姓的友人),你無法再維持純粹的私語。

不過,318以前,我優雅有禮地維持一種若即若離的姿態,倒也還能私語。然而,318以後,此生從未有過的激勵、讚賞、辱罵、挑釁,潮水般湧來,即使我通常選擇不去回應(有時也會腦門充血克制不了),但我體認到,在臉書上,有些議題你確實無法私語。

廣告

臉書有如一面詭異的映鏡。當肉身成為臉書的一個帳號時,有些人仍然是他自身,然而,肉身與虛擬帳號人格分裂者,確實也大有人在,有人會變得刻薄,有人會變得溫柔,少話的人可能變得多話,靦腆的人可能變得咄咄逼人。最有意思的是那些侵門踏戶,到別人客廳叫罵,叫别人閉嘴,一旦被封鎖,就說別人沒有討論精神的人們。我相信他們平日不會如此,不會強入別人家中,對別人的發言叫囂,罵別人笨蛋腦殘去死。但當他以臉書的一個虛擬帳號的身分發言時,那就不同了。

這可能牽涉到每個人內在另一個自我的面貌,也與我們對「臉書私己性/公共性」的看法有關。人們把臉書視為什麼?臉書的私己性與公共性,邊界在哪裡?每個人的拿捏與識別不同。

如果維根思坦、馬克思、韋伯、尼采……生活在一個「公共意見交流」大量流動亂竄的時代,他們會如何?可能我們會少掉好多經典的思想論述資產吧。

我仍然深信,所有好的書寫,都必須能付諸公共閱讀與討論;然而,在付諸公共閱讀與討論之前,都應該先是書寫者的孤獨純粹的私語,如此才可能深入「自我」與「公共」的內在肌理。

(原刊於作者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