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孤證謬誤】XX黨都有好人

2017/1/10 — 12:36

光輝歲月製圖

光輝歲月製圖

「都係XX黨搞到香港雞毛鴨血。」
「唔係呀?我識幾個朋友係XX黨員,佢地都幾好人丫。」
「我夠知唔係所有黨員係壞人咯!我係講緊成個黨衰格呀!」
「咁我識果幾個黨員明明係好人丫嘛,乜你咁武斷架!」

孤證謬誤(Anecdotal Fallacy) 講的就是拿一些個人見過的少數例子,去作為支持或反對一件事的論據。比方說,你說強姦犯是壞人,他就會舉倚天屠龍記的光明左使楊逍出來說強姦犯都有好人;你說日本人都很有禮貌,他就會舉幾個沒有禮貌的日本人出來反駁你;在你評論一個群體時,他們就會拿當中其中少數例子,當成反例,說出來並認為自己已成功反駁你。

就當光明左使是好人,也只能證明不是所有強姦犯都是壞人,卻不能證明強姦犯不是壞人。拿幾個沒禮貌的日本人出來,也只能證明不是所有日本人都有禮貌,卻不能證明日本人有禮貌這陳述是錯的。因為這些陳述,都是指一個群體裡普遍的現象,普遍一開始就不是「全部」,所以即使有部份個別例子不合乎這普遍現象,都只是孤證,故不能否定。

廣告

他們舉出的例子,通常「我認識幾個人」,「我自己試過」,「我身邊的人」或者「我聽過」之類,雖然你的論述並非「全部日本人都有禮貌」或「全部強姦犯都是壞人」,但他們卻會自動把你的論述,在他們心裡升級為「全部」,所以他們才會覺得拿出一兩個反例就可以反駁。

孤證就只是「例子」,他不能用作證據或論據,你只有在有統計數據證明這個情況有多常見時,才能夠視之為證據。但很多人搞不清楚例子和證據的分別,證據可以當例子,但例子不見得可以當證據。

廣告

之所以有孤證謬誤,是因為這些人不打算或者沒想過,這些案例在統計上根本沒有意義,因為你接觸的可能全都只是個別例子。你遇過六七個賓妹都是美少女,不能夠論證地球上幾千萬個賓妹都是美少女。這些孤證最多只能視之為例子,卻不能視之為「證據」,你可以說你認識的賓妹中有美少女,但不能說賓妹都是美少女;你可以說因為你見過幾個沒禮貌的日本人,所以日本人中有沒禮貌的人,卻不能說你見過幾個沒禮貌的日本人,就否定日本人是個有禮貌的民族這點。

你現在知道為何有些人就說香港甚麼問題都沒有,不明白為何有人這樣不滿了吧?

[文:鄭立]

 

原刊於光輝歲月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