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孫楊和黨媒的精神勝利法

2016/8/17 — 12:37

孫楊(資料圖片)

孫楊(資料圖片)

8月7日,澳洲泳手賀頓(Mack Horton)在巴西里約熱內盧奧運男子400米自由式游泳賽事,壓倒中國選手孫楊奪冠後,表示「不想去尊重一個吃禁藥的騙子」,影射孫楊服禁藥舊事,後更嚴正指出「孫楊藥檢曾被驗出使用禁藥是事實」,「運動界對禁藥應該採取零容忍政策」,完全是擺事實,講道理,強調作弊失信是運動員的徹底恥辱,故意迴避恥辱是運動員的永恆瘡疤。我甚至認為服用禁藥的運動員應該永遠滾出體育界。

然而,如此直言不諱,卻觸動了孫楊本人以至中國官方及憤青的幼稚敏感神經,連日來不斷反擊賀頓,以至嘲弄澳洲整個國家及文化,洗版謾罵詛咒,至今尚未平息。說時遲,那時快,中國女泳手陳欣怡藥檢不及格,成為本屆里約奧運首位已參賽而藥檢呈陽性的運動員。孫楊奪不了「首金」,而且在1500米自由式預賽又技不如人而提前出局,但陳欣怡卻率先奪走了「首藥」頭銜,絕對應該自己站在頒獎台上,高舉興奮劑藥瓶,高唱獨裁國歌。

一、孫楊

廣告

孫楊的反應其實很幼稚。現年24歲的孫楊在2014年仁川亞運奪得金牌後接受採訪,表示「是給中國人出了口氣」,批評「日本國歌很難聽」。2015年,孫楊更在喀山世界游泳錦標賽操練期間,傳聞與一名巴西女泳手發生肢體衝突,被懷疑與該女選手共用同一條泳道受阻,出手拉扯她的腳,繼而用腳踢她的頭,更作勢要向她「批踭」。簡單來說,他只不過是一個游得比一般人快的弱智作弊流氓敗類。

首先,我始終認為運動競賽從來都是個人與個人、團隊與團隊之間的體能實力競爭,絕對不是國家與國家之間、族群與族群之間的精神聖戰。很多人看不透這一點,於是看著奬牌榜、頒獎台、國旗、國歌,立即亢奮,想入非非,滿以為孫楊的勝利,就是中國人的勝利,然後無端端成為了自己的勝利。這是毫無邏輯的跳躍思考,充滿精神勝利的自大妄想。孫楊聲稱拿到金牌等於「給中國人出了口氣」,根本全屬虛妄,他只不過是「給自己放了個響屁」。把孫楊與賀頓二人之間的競賽,想像成中國人與澳洲人的民族大義之戰,簡直腦殘。

廣告

此外,口講「日本國歌很難聽」的中國人,往往都是「日本奶粉更健康」的忠實信徒。況且,如果拿中共國的國歌與美國國歌作出客觀的樂評分析,我肯定「中共國的國歌較難聽」應該是全球多數人的真實意見。況且,孫楊是否真誠地承認現在「中華民族到了最危險的時候」,他現在還想唱,不自覺諷刺嗎?這位無視澳洲藥控禁令、曾經違規潛入、接受過澳洲訓練的「愛國」泳手,2013年也因為無牌駕駛德國保時捷名車而被罰停賽3個月,豈非一個盡情勾結外國勢力而且前科纍纍的「愛國賊」?

面對賀頓的批評,孫楊的幼稚性格立即表露無遺。在1500米自由式預賽成績太差而提前出局前,孫楊曾經被問到賀頓的批評有無信心擊敗對方。他先違心地聲稱自己不認識賀頓,又指「1500米,我是泳池的王者,我就是新世界(I am the king, I am the new world)」。但結果是:孫楊以15分1秒07排小組尾二,總成績排第10提早出局;反之,同組的賀頓則以14分48秒47排該組第二,殺入決賽。這麼大的差距,事前還要稱王稱霸,孫某真是恬不知恥。他千萬不要推諉說自己有感冒。一個人有病就應該趕快看醫生和多休息,或者頂多學學劉翔當場罷賽。講到那麼大,輸得那麼慘,腦袋尚未發育完成,令人大開眼界。

二、黨媒

在輸清光之前,孫楊背後當然還有黨媒發功,不斷引導中國大陸的輿論走向。不過,中國共產黨這次做得太盡太絕,結果適得其反。

姓黨的《環球時報》首先刊出單仁平(總編輯胡錫進的筆名)文章,批評賀頓,指如果他是靠這樣「非道德的刺激手段」贏了孫楊「那0.13秒」,「那麼他的金牌就是不光彩的」,「缺些教養」,「沒有勝者通常應有的善意和自尊」。然而,賀頓的批評是在比賽結束之後,不是之前,因此胡錫進簡直不顧時序而胡編亂造。此外,賀頓在賽後所翻的孫楊舊賬都是事實,而且透露其真誠心聲:一個運動員可以敗陣,但絕對不可以丟棄拒絕禁藥的教養、悔過自新的善意、實力比拼的自尊。這不是通番賣國與否的問題,而是有無禮義廉恥的問題。

《環球時報》又批評澳洲傳媒幫助賀頓傳播這些「不該有的語言」,「是很不自尊的表現」,「那麼套用一句互聯網上的話,我們就只能對某些澳大利亞人的集體自尊感報以『呵呵』了」,「它們沒有在霍頓(賀頓)贏得比賽前後引導他對他國運動員表達善意,而是給他預備了適合他展示自己小心眼和粗俗一面的問題」。胡錫進、習近平、共產黨,我就送你們一聲「呵呵」吧。服用禁藥的人就是對體育精神最大的踐踏,本來就應該終身禁賽。奧運,應該是文明人與文明人之間的競賽,絕非文明人與野蠻人之間的競賽。更重要的是,獨立傳媒從來沒有「引導甲國運動員對乙國運動員表達善意」的義務,反而只有調查與報道事實真相的義務。

《環球時報》更加莫名其妙地指責澳洲「處在各種文明的邊緣地帶」,「曾是英國的越洋監獄」,「有些不文明的怪異舉動算不上意外」,「澳大利亞那樣的國家,有一些人無論搞出甚麼事,對中國來說頂破天能是多大的事?」這種潑婦罵街式瘋狂咒罵,已經挑戰人類智商的底線。習近平閱兵時處在午門之外,又是處於甚麼地帶?曾是甚麼場所?他的一切怪異舉動又算不算是意外?不知所謂!

《環球時報》還意猶未盡,繼續發文放炮,發表澳洲華文報章《聯合時報》總編單立文的《澳大利亞為何要與「上帝」為敵》文章,直指澳洲得罪了中國這個可帶來商貿巨利的「上帝」,「顯示出狹窄而又不堪的心胸」,「顧客就是上帝,很難想像在中國這個『上帝』面前,一些澳大利亞人怎麼會去做有悖於這種常識和公理的舉動呢?」「澳政府仍沒有把中國作為一個友好國家對待,說得不好聽一些,甚至把中國當成潛在的敵人。」試問:難道單立文準備好以「上帝」之名對澳洲發動「聖戰」?

中共的奇特邏輯大概是這樣的:「賀頓罵孫楊」等於「澳洲罵中國」;中國是沒有理由被包括澳洲在內的任何其他國家斥罵的;中國是顧客,那麼顧客就是上帝,因此澳洲不要再罵中國了,否則就是等於罵上帝;上帝一氣之下,澳洲就沒有上帝恩賜的生意了。這種說法顯然荒謬絕倫,人盡皆知,不用深論。習近平和共產黨的智商就只有這麼低,當然吸引得到不少智商只有這種程度的中國憤青響應,口沫多,拳頭粗,嗷嗷叫。

值得一提的是「顧客是上帝」和「中國是上帝」這類謊言。國際商學院的營銷學第一課,往往就是由老師告訴學生一句話:「顧客是上帝」。這是一種長期的洗腦技巧,搞到學生是非不分,只問利害。試想:顧客給錢,店家給貨,銀貨兩訖,各付代價,各取所需,究竟為何只有顧客是上帝?

我還聽聞曾經有位頑皮的學生立即舉手說:「我是學生,交了學費,就是顧客,正是上帝。老師,你快下跪幫我舔腳趾吧。」用單立文的屁話來演繹,也可以改寫成這樣:「學生為老師提供巨大市場,帶來豐厚利潤,大量學費轉折地匯入老師的銀行戶口,令老師財富的經濟成長率保持均速,學生就是顧客,顧客就是上帝,很難想像在學生這個『上帝』面前,一些老師怎麼會去做有悖於這種常識和公理的舉動!」單立文這種心態,正好恰如其分地「顯示出狹窄而又不堪的心胸」,還要妄想澳洲「把中國當成潛在的敵人」,根本應該接受精神治療。如果有人說:「我是讀者,給了些錢,就是顧客,正是上帝。環球時報單先生和習近平,你快下跪幫我舔腳趾吧」,真不知他們作何感想?更不知長期付錢購買東江水的「顧客」香港人,又作何感想?

話說回來,在目前的中共獨裁體制下,絕大部分中國運動員只不過是自小受盡殘暴身心摧殘和長期嚴酷訓練的小螺絲釘,人文教育凋零,服藥時有所聞(例如在1994年日本廣島亞運,中國服藥騙徒遭當局人贓並獲,一次性被褫奪12面金牌),甚至認為「體育精神」不如「奪金成名」重要。

如果僥倖獲得金牌,他們的反應大多是「多謝黨、多謝國家」,差點還要多說一句「多謝習大大、多謝彭嫲嫲」。畢竟,受盡奴役與洗腦的中國運動員往往身兼演員,孫楊正是其中之一。還記得孫楊在今年6月剛剛跟一家演藝公司簽約,因而成為中國首位身兼藝人的現役國家隊運動員。兩個角色正好可以同時派上用場,真是「安能辨我是雄雌」。這種國家,這種隊員,根本是人類文明的恥辱,吾人不屑與之為伍。我所奉行的理念從來都是公義,絕非某些人為了政治需要而杜撰出來的民族觀念。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