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學民新黨四大綱領與獨立方略

2016/2/22 — 21:58

學民思潮召集人黃之鋒(左)與成員黎汶洛(右)。圖片來源:學民思潮 facebook

學民思潮召集人黃之鋒(左)與成員黎汶洛(右)。圖片來源:學民思潮 facebook

2月18日,學民思潮召集人黃之鋒、成員周庭、黎汶洛等人,表示正與其他學生組織、文化界、學者等人,籌組新政黨,預料將會在4月中旬宣佈成立,並考慮出戰9月立法會選舉,暫定在兩個選區推出名單參選,務求將雨傘運動示威者的堅毅抗爭精神帶入議會。至於學民思潮組織本身何去何從,究竟繼續以中學生組織推動相關議題,抑或解散,尚待內部商討。

新政黨擬用約10年時間,推動自決公投,由選民決定香港是否脫離中國。新政黨將會推動「公投、修憲、自決、普選」四大綱領,儘管政綱仍會要求普選及廢除功能組別,但會主力推動「自決公投」,直指「自決前途」是現今青年世代的一場仗,為30多年後2047年「50年不變」大限終結做好準備。如果香港未能實現民主自治,只會逼更多香港人選擇獨立。

廣告

黃之鋒表示「中共當然會打壓我們,但那並不是我的憂慮」,而且不應因為政治倡議目前無吸引力、太複雜、太遙遠,就不提倡。對於實現公投的可能性,黃之鋒坦承在目前政制下,香港不太可能就公投立法,如何逼使政權承認公投結果,的確是很大的障礙,但他期望民間公投可以先由單一議題入手,在未來大型社會運動中,同時以公投作出政治表態。黎汶洛進一步認為:目前立法會欠缺青年新世代的力量,因此希望建立類似台灣「時代力量」的新勢力進入立法會。

與此同時,香港大學新任學生會會長孫曉嵐表示本土意識無可厚非,個人支持港獨,認為是可行出路,「關於港獨的討論應該是開放的,大家可繼續思考、討論,不應該自我設限」。《學苑》新任總編輯顧博謙也表示個人支持港獨,編輯委員會雖然意見不一,但認同香港人應有選擇自己前途的權利,包括選擇港獨的自由,必須把港獨「去污名化」。

廣告

由於學民思潮發起組黨一事,目前尚在醞釀階段,我僅就以下四點談談我的初步看法。

一、除禁忌化

談論香港獨立,本應百無禁忌,但是當今主流社會不感興趣,覺得這是不切實際或離經叛道,可是這不應成為禁止或拒絕討論香港獨立的理由。這是言論自由與思想自由的根本意義。在2014年雨傘運動及今年丙申旺角事變之後,以及在城邦論、民族論、歸英論、獨立論的思潮激盪之下,香港人對於未來的政治想像已經琳瑯滿目。「民主回歸論」已經徹底破產,2047年「50年不變」大限已經擺在眼前,香港人如何處理與中共政權的關係,選擇過有尊嚴的自由、民主、法治生活,已經不可迴避。

此際,由學民思潮發起成立的新政黨,擬用大約10年時間推動自決公投,由香港人共同決定香港是否脫離中國,邁向政治獨立,絕對迎合當前時勢,發揚直接民主精神,至少視獨立為未來選項,解除談論與構思港獨的禁忌。此一訴求雖然跟本土民主前線、熱血公民等團體部分成員,以及上述港大學生代表等人,表明支持港獨的立場不盡相同,但卻至少打破了許多人「迴避談論港獨」及「不承認港獨選項」的禁忌。這是新政黨跟目前所有主流民主派政黨的最大區別,正好展現獨特過人之處,肯定會為今後香港政局綻放異彩。

二、修憲妄語

學民思潮表示新政黨將會推動「公投、修憲、自決、普選」四大綱領。我認為「修憲」這個綱領(亦即修改香港《基本法》)是虛妄的,儘管其他三者值得支持。
修改香港《基本法》,權力不在香港人手上,而在由共產黨絕對控制的中國全國人大。香港人要求中國共產黨同意,修改香港《基本法》以廢除或改變「提名委員會」來落實「真普選」,根本就是與虎謀皮,癡人說夢。這是2014年雨傘運動當中若干政治不成熟意見的頑固延伸,根本是不諳中共本質的連篇浮想。如果真要在政治上謀求突破,應該以「公投制憲」的方式自決前途,而非以按照《基本法》明文規定的修改《基本法》程序來懇望聖裁,表現出一種幼稚滑稽的「第二種忠誠」態度。

有人說:縱使困難也值得試試要求修憲。此言差矣!民主自治是靠自己努力爭取的,不是靠面向獨裁者合十,然後盼望恩賜的。與其作此無用功夫,不如構思公投獨立制憲的整體方略,然後付諸實行。

此外,公投結果從來不需要中共集團與港共政權「承認」,只需要香港人共同擁護就夠了。至於屆時大家如何擁有政治謀略,跟拒絕承認具有多數民意支持的公投結果之政權打交道或發動奪權,是另一個層次的問題。另外,所謂「如果香港未能實現民主自治,只會逼更多香港人選擇獨立」這種說法,還是有一種「含淚獨立」的自憐影子。反之,「如果香港未能實現民主自治,香港人將會滿懷快樂和希望昂步邁向獨立」,才是比較妥當的說法。這些思維盲點尚待突破。

三、政局趨勢

新政黨成立之後,雖然短期之內無法動搖民主派老牌政黨的基本盤,但我預料在5至10年之間,將會形成一股新興而穩健的民主派政治勢力。

我預期屆時香港民主派政治板塊將會「三分天下」。一是奉行「基本法及一國兩制原教旨主義」的「老泛民主派」,包括民主黨、公民黨、工黨、民協、街工、公共專業聯盟等。二是主張「公投自決、獨立選項」的「公投自決派」,包括學民思潮成員即將籌組的新政黨。三是堅持「本土建國、勇武抗爭」的「勇武本土派」,包括本土民主前線、熱血公民等,當中或有文化保守主義的陳雲套路,或有建設獨立國家的港獨思潮。至於社民連、人民力量、新民主同盟,預料將會在第一派及第二派之間作出抉擇。三派之間,既有合作空間,也有實質差異。第一派以左翼為主流,第三派以右翼為主流,第二派希望左右共存而得享最大公約數。時至今日,我看不到三派能夠完全融合的可能性,而實際上,三派也不必為團結而求相同。至於目前各民主派政黨個別人士,將要自決前途,擇善而從。

在短期內,我預期「老泛民主派」極有可能勉強守住基本盤而略有萎縮,但不會全面崩盤,但是在中長期來說,「公投自決派」如果能夠充分展現自己與「老泛民主派」的區隔,就極有可能在立法會內囊括民主派的半璧江山,甚至更多。至於「勇武本土派」所得席位可能一直相當有限,這是因為其主戰場在街頭而不在議會,目前未必符合民意主流。變數在於中共與港共暴政的熾烈程度,如果持續增強,「勇武本土派」才會突圍而出,民望節節上升。

未來香港民主派如要取得突破,在短期內,將會取決於上述三派各自努力:「老泛民主派」固舊盤,「公投自決派」及「勇武本土派」開新盤,各自努力,打好9月立法會選戰,務求達成戴耀廷副教授「雷動計畫」的非建制派佔立法會過半數目標。在中長期,鑒於習近平獨裁統治及其港共治港橫蠻政策極可能持續超過15年,「老泛民主派」將會由於過度溫和平庸、論述陳舊無力、無法抗拒赤化而逐漸失去支持,反而「公投自決派」及「勇武本土派」將會逐漸備受青睞。這兩派之間究竟能否衷誠合作抑或趨向分裂,取決於「公投自決派」能否在「非暴力原則」之外,接受「防禦性合理武力例外」,能夠寬容甚至有限度認同「勇武本土派」的某些激烈行動,而不像「老泛民主派」一樣始終堅決反對。此外,「防禦性合理武力例外」絕非右翼的專利,左翼論述也需要自省而推陳出新,不宜落入犬儒的窠臼。

如果我上述預期沒錯的話,學民思潮成員籌組的新政黨,正好可以破天荒地高舉「公投自決派」這面旗幟,躋身日後香港民主派「三分天下」的大局,填補了這個空缺,而且將會發揮越來越重要的影響力。他們將會吸引許多不喜歡「老泛民主派」及「勇武本土派」的香港市民。至於其成敗關鍵在於能否面對內部「如何處理左右兩翼的價值矛盾」、「要不要決志實現港獨」、「會不會寬容防禦性合理武力」等問題。我相信這些內部矛盾將會在短期及中期內持續存在。

綜觀歷史大局,打個粗略比喻,「公投自決派」猶如清末立憲派,「勇武本土派」猶如清末革命派。兩者優劣成敗,需視天時地利人和,目前尚在未定之天。但是可以肯定,「民主回歸派」的「基本法及一國兩制原教旨主義」論述及支持這套論述的「老泛民主派」將會被逐步邊緣化,但這需要大約10年時間。換言之,未來10年時間,正是「公投自決派」逐漸取代「老泛民主派」進而蛻變香港民主派的關鍵時刻。至於「勇武本土派」將會維持一定支持度,屢敗屢戰,奮鬥不息。及至「制憲時刻」來臨之際,亦即中共獨裁到了盡頭、最終導致分崩離析之際,「公投自決派」與「勇武本土派」能否衷誠合作,共襄盛舉,將會成為香港政治前途的重點。

基於上述粗略的未來政治趨勢預期,我對於「公投自決派」的興起,相當樂觀其成。

學民思潮成員黎汶洛表示:目前組黨核心人物已有20餘人,目前仍在馬不停蹄拜會不同社運、傘後、青年組織及政團,包括青年新政、土地正義聯盟、學聯等,組成選舉連線,盡量兼容左翼與右翼人士。對於「勇武本土派」的本土民主前線、熱血公民等右翼團體,組黨團隊也會嘗試約見。黎汶洛估計:立法會分區直選平均3.8萬至4萬選票即可穩取一席,希望新政黨能夠取得至少一席,但前提是在目前比例代表制選舉制度下,老泛民政黨不會一張名單推兩人參選以致徒然浪費選票。無論如何,如果大家能夠見到學民思潮黎汶洛(至於黃之鋒及周庭因為年僅19歲而今年未能參選)、青年新政游蕙禎、土地正義聯盟朱凱迪、學聯秘書長羅冠聰等人參選,我將會樂見其成。

不過,我認為新政黨不宜僅以一席為下限目標,也不宜安排只在兩個選區參選,應以爭取各區一席,亦即總共五席,作為今年9月競選目標,以利「公投自決派」一登龍門,一砲而紅,清晰彰顯堅持「基本法及一國兩制原教旨主義」的「老泛民主派」已經風燭殘年,漸被選民離棄,進而改投「公投自決派」甚或「勇武本土派」,開啟香港未來民主派政治藍圖的典範轉移。及至2020年選舉,我預料將會形成「老泛民主派」、「公投自決派」、「勇武本土派」三足鼎立的民意支持格局。

如果「老泛民主派」當中有人響應「公投自決派」的「公投自決、獨立選項」綱領,亦即從本質上脫胎換骨,變成「公投自決派」的一員,從而加速「老泛民主派」的蛻變,豈不快哉!

四、港獨方略

學民思潮成員籌組的新政黨開示了港獨這個「選項」,但還不及於「方略」。這是「公投自決派」和「勇武本土派」都無法迴避和不應迴避的嚴正問題。時至今日,論述闕如,仍然流於文化保守主義及民族定義設想的層面,尚未出現實際可行(不論是否難行)的實踐港獨方法與策略。

學民思潮召集人黃之鋒提供了一條粗略線索:「民間公投」。這是在堅守「非暴力原則」下的重量級「政治武器」,既有清晰議題,又有量化指標,如能妥善結合「商議民主」及「直接民主」優點,應可突破目前欠缺有效「代議民主」的悶局和困境,開拓出一條主動、明確、鋒利的政治運動活路,再結合整個民主派的「街頭抗爭」行動,以「非暴力」為原則,以「防禦性合理武力」為例外,應可有助達成「自決獨立、公投制憲」的長遠目標。箇中許多運作細節尚待研擬,尤其需要重視與中共集團與港共政權的博弈關係,但是「公投自決」至少開示出一條必要而非充分的路徑,值得進一步研究其細節,以至宏觀探索全局安排。換言之,「港獨方略」必須提上香港今後政治發展的議程,目前當然未竟全功。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