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學民退潮 1】前言:答案,是否只有一個?

2016/5/6 — 16:43

2016年3月20日,學民思潮未來動向記者會。攝:朝雲

2016年3月20日,學民思潮未來動向記者會。攝:朝雲

(【學民退潮】全部七篇文章請看:https://thestandnews.com/學民退潮/ )

2014年9月初,人大已經落下831三度大閘,宣告真普選無望,佔領中環如箭在弦。在622公投中與學聯聯手推出公民提名方案,並獲全港30萬票加持的學民思潮,正埋頭籌備中學生罷課,以及十一的佔領中環行動;同時因622一役中大量招收了數百新人,亦迫切需處理組織內部晉升的問題。

學民曾經有一段長時間,行「成員 ─ 義工 ─ 地區行動組(地行)」的三級制,人數維持在約三十的「成員」組,是組織內最高決策階層。要從派傳單的地行升組為統籌街站義工不難,但要由義工晉升至可決定組織路向的成員,需經筆試及面試兩關。

廣告

你沒看錯,是筆試。通常是三題必答題,用Google doc 作答,每題十分,字數不限,但太少字會扣分(有人三題合共答逾五千字)。答咩呢?歷屆題目包括「公民提名被大律師公會指為違法,我們可以如何處理?」、「比較學界方案與真普聯方案的內容與利弊,並提出電子公投的選舉策略」、「以泛民的形成解釋現時政改局面」等等,嘩,難過通識卷。

廣告

2014年9月初的「試卷」的三題是這樣的:一、試分析立法會若通過人大框架下的普選方案,香港未來政制發展及2020年立法會產生辦法的改進空間;二、試分析現時政改形勢,以及如何推進公民提名運動 ....

以及第三題:「政改運動結束後,學民思潮應如何定位?」

後來發生的事大家都知道了。罷課變重奪公民廣場,重奪公廣變衝出馬路,衝出馬路變79日佔領 …… 學民人一直很忙,無暇顧及內務,加上佔領期間情勢變化不斷,成員、義工與「地行」的邊界漸漸模糊,佔領後更正式改組摒棄三級制,改制後所有人都是成員。2014年9月的成員筆試答卷,就此塵封在學民的Google Drive之內,一直未被處理。

如果當日這些答卷獲批改,不知道第三題答「解散」的話,會攞幾多分?2016年3月20日,學民思潮給出的,就是這個答案。

*   *   *

3月20日,成立僅僅五年的學民思潮正式停止運作,也就是解散的意思。

約三十名學民成員召開記者會,宣佈決定。前發言人周庭形容,停止運作是十分困難的決定,但強調學民人都明白,考慮組織前路不可訴諸感性,而應理性去想:「究竟香港需要點樣嘅政治組織、點樣嘅社會運動?」

記者會上,學民諸君反覆強調,一群戰友絕不會自此消失於街頭,定必各自再以不同角色,投入到社會運動當中。

無疑,學民人改變社會的熱誠仍未冷卻,只是「學民思潮」這條路,再也走不下去了。一向多soundbite的召集人黃之鋒,給出一個聽落型、實際虛的講法:「理性上,我覺得呢個係回應時代嘅選擇。」

回應時代而作的「選擇」,意味著自主的決定,還是無力回天的妥協?

*   *   *

回望2012年,學民成名之初,促成「公民覺醒」已是不得了的成就。但今日呢?

對於學民解散,支持的市民感到惋惜,敵對的派別落井下石,但總的來說,坊間並無多大迴響,焦點,都落在學民145萬捐款的去向,以及黃之鋒牽頭成立的新政黨之上。大家的眼光都向著前方,無暇回顧一個遠離高峰的組織緣何殞落。

學民為何走到終點,坊間各有不同解讀。除了學民在記者會上的官方說法,有人批評學民成敗全繫於黃之鋒一人,黃之鋒一走學民就被逼結束;另有人繪形繪聲地揣測,學民內部的本土派勢力日益坐大,甚至逼宮,令學民無法再走「和理非」的道路。

眾說紛紜,源於不解;我們對這個近年深刻地影響着香港社會運動和政治發展的少年人組織,其實所知不多。大家數得出幾多個學民仔女?學民思潮除了黃之鋒、周庭之外,還有發言人黎汶洛(其實是前發言人)、絕食入醫院的黃子悅,戴圓眼鏡的肥仔(他叫林淳軒)和黃之鋒的女友錢詩文之外,還有嗎?

「學民思潮」在大眾眼中,就等如黃之鋒(加周庭),以及一大群身穿黑底橙字TEE、額附退熱貼,在街頭大汗疊細汗喊得聲嘶力竭卻總是面目模糊的少年少女。

《立場》專訪一群隱沒在輿論焦點之後的學民人,你或者從來沒有聽說過他們的名字,也從來沒有記住過他們的面孔,但學民每一個影響運動走向的決策與行動,都匯聚自他們每個人的思考。正如黃之鋒所說,停止運作是成員大會集體通過的決定,那麼,投票贊成分道揚鑣的背後,他們有過怎樣的掙扎?理性抉擇以外,感性上如何說服自己放手告別?為甚麼,必須告別?

短短五年時間,學民思潮從全港最有號召力、極具前瞻性、朝氣蓬勃的新政治組織,走到左右為難、路路不通、最終不得不解散的一步;從推動時代洪流,到被時代洪流衝散。

這群十來廿歲的少年開創過甚麼、衝破過甚麼、最終留下了甚麼,尚待詳析。這一次,就讓我們繞過黃之鋒、周庭、黎汶洛、黃子悅等公眾熟悉的人物,走入學民內部,透過八位學民人的心聲,再經歷一次學民的最後歲月。

學民思潮的前路,為何只得這一條?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