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學民退潮 4】入黨?不入黨?

2016/5/16 — 18:00

左起:鍾展翹(阿包)、伍善恆(Greg)、鍾禮謙(Johnny)、麥浚傑(正太)、曹穎賢(Tinky)、周卓喬(卓喬)

左起:鍾展翹(阿包)、伍善恆(Greg)、鍾禮謙(Johnny)、麥浚傑(正太)、曹穎賢(Tinky)、周卓喬(卓喬)

受訪者:
曹穎賢(Tinky) 學民常委 今年17歲
麥浚傑(正太) 常委 18歲
李宗澤(Wilson) 常委 19歲
周可愛(可愛) 常委 19歲
鍾禮謙(Johnny) 秘書處主席 21歲
伍善恆(Greg) 常委 21歲
周卓喬(卓喬) 常委 21歲
鍾展翹(阿包) 常委 21歲

【學民退潮】全部七篇文章請看:https://thestandnews.com/學民退潮/

「好似冇咗啲嘢,失戀咁,好唔習慣。」

在學民停止運作之後一周,學民秘書處主席 Johnny,仍然無法適應,總覺得好像缺少了什麼,「突然之間冇咗(學民),有少少唔知點咁。」

廣告

Johnny 以往職責之一就是主持會議。停運之後,學民內部每周數次為着前途、路線、論述等爭辯不斷的會議,也正式劃上句號;往日那些爭拗、分歧,亦隨之過去。

卸下學民這個身份,學民人來到了下一個岔口:一個方向是跟隨黃之鋒等人,走進政圈,推行以十年計的自決計劃,另一邊是由零開始,重新建立一個新的學生組織,甚或是,告別戰友,走自己的道路。

廣告

「我覺得加入過學民的,其實都一定會有那種想要去改變的心態。」Johnny 相信,姑勿論走上那一條路,學民人都會殊途同歸,為着改變這個社會而努力。

對於這群戰友,Johnny 充滿信心,「縱使不是參與社運、不再參與公民組織,未來長大之後,去到自己屬於的界別,都一定會去改變香港不堪的現象。」

學民已矣,但學民人自決的前路,才剛剛開始。

*   *   *

在香港眾志成立記者會之前,屬於這個新政黨一員的鍾展翹(阿包),接受我們訪問,言語間沒有半點興奮,「通常係(組織)入面,你就知道差幾遠。」

其時,學民剛剛停止運作,外界還未知道這個新政黨稱作「香港眾志」,正引頸以待有什麼文化界的人物加盟,新政黨將會提出什麼主張。但阿包已表露出憂心,擔心新政黨準備不足,政綱不夠完善,「無經驗,咩都唔識,要撞下撞下。」

阿包直言,自己是對新政黨表現「最擔心的幾個」,部份是因為自己性格本來就危機感比較重,部份是由於他一直了解到學民的不足。

「學民思潮畀我的感覺,是一個 miracle。」

由反國教成功、到衝入公民廣場引發佔領,在阿包這個局內人看來看,都是很多偶然構成奇蹟,並非他們有過人的能力,「好多事,是在偶然情況下發生,然之後就得咗,唔知點解,其實無人解釋到。」

更令阿包憂慮的,是學民乃單一議題組織,過去一年半載,學民內只有相對狹窄、針對政制的討論,無暇兼顧其他社會政策,更遑論對整個社會制度的反思,「學民思潮基本上可以唔理其他嘢,只是針對一個議題,去到政黨度,就唔得。」

談起新政黨,就讀中文大學政治及行政學系的阿包,所說的都是憂慮和擔心,不免令人奇怪他為何仍要加入。

「唉,好複雜…」

阿包沉默半晌,吐出一句解釋,因為不忍心看到新政黨表現差。

「我唔希望,我朋友搞出來的政黨,只係識搞政改。」阿包希望在其他政策範疇上,能夠提出自己的想法,助新政黨一臂之力。

鍾展翹(阿包),學民常委,21歲,現加入香港眾志

鍾展翹(阿包),學民常委,21歲,現加入香港眾志

 

學民思潮宣布停止運作不足一個月,新政黨「香港眾志」匆匆面世;黃之鋒、周庭等,換上白底錄色標誌 Tee,在記者會以「香港眾志」領軍人物的身份示人。出師未捷,記者會安排失當、場刊錯漏、以致政黨的英文名字,都遭到一面倒批評,黃之鋒因籌款失言而被圍攻,最後在 Facebook 上致歉。

眾志被譏為「中箭」,不少學民人都私底下表示,覺得對黃之鋒的表現,幾失望。

即使是眾志的一員,學民前常委卓喬坦言,有相同感覺,「我對阿鋒係有失望。」

卓喬認為,眾志浮現的不少問題,從前學民已存在,例如黃之鋒太過冒進,欠缺實際執行細節上的考量,但過渡至政黨後,仍沒有改善,「這一種做事方法,唔準備,凡事都 deadline fighter,喺學生組織,大家會包容,因為大家係學生。」

外界對政黨的期待固然有所不同,卓喬感到,更關鍵的問題,是學民的原有社運路線,根本沒有明確的意識形態。

以往學民聚焦的,都是社會上最多人關注、獲各陣營認同的議題,政改如是,反國教如是,也盡量避免表露意識形態,以免得失某一個陣營,「當大家有共同目標,派別的歧見,可以擺低,學民一直都這樣做,所以先會被人話左右逢源,」

當投入選舉工作,政黨就需要給選民一個明確的定位,「好現實,好似學民以往那種定位的話,你好難說服選民去選你…都唔知你係本土派定泛民,唔通你話自己係中間路線咩?」

高舉世代交替的香港眾志,最後若能成功晉身議會,又可以比現有的泛民政黨,再做多些什麼?這個問題,連卓喬也沒有信心回答。

「除了政策倡議的部分,幾值得大家期待之外,你問我,我都講唔出,(眾志進入議會後)和傳統泛民政黨,甚或公民黨,最大的分別係邊度。」

卓喬自己也疑惑,從選民的角度出發,他們會不會寧願把選票投予本土派。

學民常委周卓喬,學民常委,21歲,現加入香港眾志

學民常委周卓喬,學民常委,21歲,現加入香港眾志

 

有學民人不願參與加入新政黨,全因一個名字:黎汶洛。

幾名學民人憶述,2015 年年中,內部開始討論,是否啟動司法覆核,降低參選年齡至 18 歲,學民核心成員都對司法覆核的「好有期待」,樂觀地預計一年內或者能夠成功挑戰政府,讓黃之鋒趕及參與立法會選舉。

事與願違,黃之鋒與核心成員頻密地討論司法覆核利弊,一直未有結論;直至去年 10 月,黃之鋒才用個人名義正式申請司法覆核,官司至今仍未正式聆訊,19 歲的黃之鋒和周庭,肯定無法趕及在今屆出選。

在公眾眼中,被視為代表學民的眾志參選人,只有剛好年滿 21 歲的前發言人黎汶洛。

「黃之鋒可以選,就唔使諗(其他)出選人。」麥俊傑(正太)說,如果代表眾志出選的,是黃之鋒,他一定義不容辭支持,「識咗咁多年,你知道佢係咩人,有期望覺得佢可以在議會做啲咩。」

但對於黎汶洛,正太和一部份學民人,都相當有意見。

黎汶洛在傘運後期,卸任發言人一職,未有參選常委,只是保留普通成員身份;有數名學民人均指出,黎此後甚少參與學民會議,但由於他仍有接受記者訪問,或是者公開發言,惹起內部爭議。

2月底的新東補選,再燃點起爭拗導火線。

學民思潮這場補選中,約束召集人、發言人不能表態,但允許成員自由表態。儘管如此,有學民人仍不滿,黎自知有一定知名度,但仍不避嫌支持楊岳橋,為其站台,容易被人誤解是學民官方立場,在內部群組向黎汶洛開火。

結果,黎汶洛決定離開學民,沒有留待到學民思潮最後停止運作的一刻。

自認「親本土」的正太毫不留情批評,黎在事件中自製公關災難,加上發言一直充斥「左膠」味道,即使參選立法會,難以得到選民支持。

他決定不參與香港眾志的工作,因為他認定,黎汶洛不值得學民人動用大量精力、資源助選。

「他自己本身又貼近傳統泛民,一定唔會吸到新一代票,又無政績,又無地區工作…純粹學民思潮乜乜乜咁樣。」

「純粹吸引到師奶票,無架喇。」

「佢一定選唔到。」正太一口咬定。

麥浚傑(正太),學民常委,打算加入新學生組織

麥浚傑(正太),學民常委,打算加入新學生組織

 

宣佈停運的記者會上,被問到新成立的兩個組織,與學民思潮的關係如何?發言人黃子悅如此回應:「學民思潮剩下的錢,一半撥予法律援助基金,另一半係去咗新學生組織,所以正確而言,學民思潮衍生的,是新學生組織。」

但教育議題做不出成績,正正是學民傘後面對的一大難題之一。新成立的學生組織,知名度、影響力比諸學民大有不如,又怎樣克服這一點呢?

黃子悅說,以一個知名度不高的組織,重新開始,反而更有好處。

言下之意,學民的名聲,反而是個負累。

「無理由為咗 keep 住所謂嘅政治能量,就唔去實踐初衷,咁係本末倒置。」2015 年一月加入學民思潮,目前有份籌備新學生組織的曹穎賢(Tinky)認為,有關教育議題的請願行動,與針對中學生的公民教育,學民思潮後期做得很少、甚至是做不到。「我哋想做嘅嘢,會被『學民思潮』四個字困住。」

她以學民 2015 年舉辦的「公民教室」活動為例:「學民搞公民教室,啲人會話係為咗招兵,為咗招生力軍去搞亂香港。」

「學生組織無枷鎖、無包袱,可以做到好自由嘅行動…如果唔係太著力去掂政治議題,可以做嘅嘢會多好多。」

不過,承傳自學民的組織,要以新定位取信大眾,恐怕有困難吧?黃之鋒在傘運後不能再如以往般進入校園與學生分享,擔任過發言人的黃子悅難道就可以了?Tinky 透露,大家對此亦不太樂觀;內部的估計是,重新進入校園,是以年計的事。「都唔預期,一開始就可以搣甩『學民』標籤,唔係頭一、兩年就做到。」Tinky 說。「可能往後幾年先入到校園。」

「但一定要去試,唔係話有標籤,就不如唔好做。」

曹穎賢(Tinky) 學民常委 將會加入新學生組織

曹穎賢(Tinky) 學民常委 將會加入新學生組織

 

對早期加入學民思潮、現已將近大專畢業的學民仔而言,進入新學生組織可能會變「老屎忽」(二十出頭就驚自己會變老屎忽,可能是社運少年的專利);而瞓身參與政黨工作,則不是人人都有興趣。

「助選的話我可以隨時幫手,但冇必要以黨員身份。」就讀城大的 Johnny,自言與「香港眾志」的理念稍有不同,因此沒有入黨。「我對地區議題、社區聯繫有興趣啲,但新政黨暫時見不到這些討論。」

2012 年起參與學民思潮的工作,至今搞社運已有近四個年頭,但 Johnny 並不打算將自己的可能性侷限於此。

「學校實習,我都專登唔揀政黨,揀一啲 NGO 去。想畀自己試多啲唔同嘅嘢,再摸清楚自己嘅路。」

學民停運,在這突如其來的空窗期中,Johnny 一邊思考前路,一邊繼續做他感興趣的「地區工作」。2014 年初,Johnny 與居於同一區的阿 Greg,在 facebook 創立了一個地區專頁,分享地區消息、吃喝好去處,慢慢發展至舉辦地區活動,可謂略有小成,贊好人數至今達數萬。

專頁當然不會刻意迴避政治議題,既有籌辦《十年》地區放映,選民登記截止前亦有在區內擺設選民登記街站。

與Johnny 一同管理地區專頁的 Greg,對入黨一事亦有遲疑。

「我覺得自己的路,不只是從政那麼窄。」Greg 有意繼續升學。「我不像黃之鋒、周庭,本身有很高知名度,不論我選擇企出嚟,還是在幕後,都要有返咁上吓知識去支撐。如果我今日從政,唔夠料出來,都唔會 last 得耐。咁我寧願裝備好自己先。」

「人嘅從政黃金時間,唔係 21 歲嘛。」

鍾禮謙(Johnny) 秘書處主席 

鍾禮謙(Johnny) 秘書處主席 

伍善恆(Greg)學民常委

伍善恆(Greg)學民常委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