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學生報如何面對廿三條的來臨?

2018/6/24 — 12:11

早前,港府突然高調譴責戴耀廷在台散播「港獨」言論,戴隨即反擊,批評政府未了解事實就發表聲明,令人懷疑政府是否為了在未來進行廿三條立法造勢。[1]談到廿三條,相信香港人對廿三條一定不會陌生,不論是零三年浩浩盪盪的七一遊行抵抗廿三條,乃至是每次選舉泛民主派也會提及廿三條。但是,廿三條看似遙遠,為何筆者會選擇現在談廿三條呢?

源於早前癲狗日報網上版復刊,總編輯梁錦祥先生撰文,題為「敢有歌吟動地哀 於無聲處聽驚雷」,內容提及中共自零三年廿三條一役後,改變對港政策,逐步加強對香港的干預[2]。近年,經歷雨傘革命和DQ風波等政治事件後,本土派分崩離析,泛民顢頇無能,香港人無力感重。而中共更由寡頭獨裁退步到一人獨裁。廿三條很有條件和可能在不久的將來立法。癲狗日報的網上版復刊,其中一個主要目的正正是抵抗廿三條。

主流傳媒早已紛紛歸邊

廣告

而當廿三條立法後,首當其衝受影響的必然是傳媒。可是,即使在未有廿三條立法的今天,香港的新聞自由度程大倒退,由2002年在無國界記者排名榜上排全球第18位,跌至2017年的第73位。[3]大部分主流傳媒早已紛紛歸邊,自我審查,先有明報時任總編輯鍾天祥更換頭條事件,再有無綫新聞對七警旁白的修改事件。以上的例子都顯示出香港的傳媒未能盡傳媒「看門狗」(watch dog)監察政府的天職。其實只要看看香港主流傳媒的大老闆是誰,就不難理解為何它們會有這樣的政治取態。吳光正是全國政協;何柱國是全國政協;李澤楷是北京市政協。正如《明報》創辦人金庸曾說:「新聞自由其實是新聞事業老闆所享受的自由,一般新聞工作者非聽命於老闆不可」。

學生報一直都站在社會運動的前線

廣告

然而,大專院校的學生報一直都站在社會運動的前線,擁抱進步的思想,敢於討論前衛的社會議題,發表大膽的言論。早在六十年代,香港大學學生會學苑便開始討論香港自治、解殖和獨立等社會禁忌議題;在七十年代,香港學生運動最興盛的「火紅年代」,學苑在保衛釣魚台運動、金禧事件和反貪污、捉葛伯等事件上,學苑也成為了整個學運的前瞻。[4]而在近年,大專編委界亦開啟了百花齊放的時代,先有香港大學學生會學苑出版《香港民族論》,嘗試論證香港民族主義的合法性和必要性;再有城大編委出版題為「告別運動革命抗赤」的《城大月報》,肯定勇武抗爭路線;更有嶺大編委出版題為「黑暗的閘門」的《嶺南人》,總編輯撰文為魚蛋革命道德證成(justification) 。因此,在萬馬齊瘖的今日香港,學生報可以説是言論自由和新聞自由最後的堡壘。

學生報必須堅持言論獨立和建構論述

至於談到學生報應如何面對廿三條,當然如果在立法之後,筆者也不建議同學們以身試法,畢竟不是所有人都付得起代價。但是,我認為起碼在正式立法之前,學生報有兩樣東西需要堅持,以迎對來勢洶洶的廿三條。第一,學生報必須堅持言論獨立。言論獨立不是指要支持香港獨立,而是保持學生報之言論獨立,確保報社的編採方針不受任何外力干預,不作任何政治審查,只寫自己相信的東西,為同學發聲。誠如陳寅恪一生所堅持「獨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最不理想的情況就是學生報因害怕被秋後算帳,在未立法之前就率先自我審查。這樣的情況是當權者最為樂見的,到時候廿三條立法與否也不重要了,因為當權者的目的經已達到了。正如末代港督彭定康於一九九六年最後一份施政報告結語所說:「我感到憂慮的,不是香港的自主權會被北京剝奪,而是這項權利會一點一滴地斷送在香港某些人手裏。」

第二,學生報必須堅持建構論述,與橫蠻無理的當權者論戰。雖然我們沒有槍炮,不能與當權者硬碰硬,但至少我們手上有枝筆,一方面,面當着歪理連篇的當權者,我們可以直斥其非,用論述去擊倒當權者,以道理去說服群眾,另一方面,也可以以理論去武裝群眾的的頭腦。比如面對中共近年大搞愛國主義,立《國歌法》,並即將引入《基本法》附件三,成為香港法律一部份,也是愛國主義的其中一環。在香港的奴才也隨中共的指揮棒起舞,紛紛附和中共大搞的愛國主義。學生報大可以搬出中共的指導思想,寫在中共黨章總綱的馬克思列寧主義作回應。因為「馬克思基本上是排斥與批判國家的存在。他視國家為鎮壓性的權力,其作用在捍衛私產的利益。」(洪,2006)[5] 試問一個奉馬克思主義為指導思想的政黨,但又提倡愛國主義是否自相矛盾呢?這不是正好說明中共這自己寫的黨章也違反,中共還有甚麼誠信可言呢?你還相信它提出的一國兩制?我們即使搬出中共的指導思想也足以擊倒中共。在港的中共奴才懂這些嗎?不懂,他們可能連五星紅旗代表甚麼也不知道,更遑論馬列主義。民主派懂得這樣反駁中共嗎?不懂,他們除了喊政權無恥之外,我也想不起他們還有甚麼其他詞彙。今天香港,敢撻伐當權者的傳媒已經不多,可以提供平台予非建制派特别是本土派建構論述更是少之又少。對於學生報這個獨立開放的平台,我們需要珍而重之,不要讓它淪陷。

總括而言,香港的前景的確比較黯淡,廿三條已是一把架在港人頸上的刀,當正式立法的時候,我也不知道甚樣做才對。但是,起碼在廿三條正式立法之前,我們不可以放棄固有的核心價值,要堅持學生報之言論獨立,做好傳媒「看門狗」(watch dog)監察政府的天職,不要妄自菲薄,不要自我審查,不要自我閹割,昂首挺胸地抵抗廿三條的來臨。

[1] 〈被指赴台發表「港獨」言論 戴耀廷:香港是否已到以言入罪的地步?〉。《立場新聞》

[2] 〈敢有歌吟動地哀 於無聲處聽驚雷〉。《癲狗日報》

[3] 區家麟(2017) 。《二十道陰影下的自由:香港新聞審查日常》。香港:香港中文大學出版社 頁XIII-XIV

[4] 關於學苑 | 學苑

[5] 洪鎌德(2006) 。〈馬克思國家學說的析評〉。 台灣國際研究季刊  第 2 卷 第 2 期 頁 111-149夏季號

(原文刊於《理大學生報POLYLIFE》  46.3)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