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學生會、學聯爭議之二

2015/2/10 — 17:08

另看作者上篇〈學生會、學聯爭議

上次簡單地介紹了學聯的架構和決策的過程和機制,今天希望可以回應和討論一下另一些對學聯的質疑和誤解。

退聯關注組的同學提出,學聯秘書處於學聯的角色舉足輕重,因此學聯秘書處職員在週年大會中由院校代表選出並不恰當,而是應由院校同學一人一票選出。

廣告

事實上,學聯秘書處是由8大成員院校代表組成的常委會底下的一個行政機關,職責僅是執行院校代表於常委會經討論達至共識的決議,包括一些行政工作、對外代表學聯闡述常委會的立場,如出席記者招待會、電台節目、接受訪問等,而秘書處職員對外代表學聯發言時必須緊遵常委會曾討論並議決的東西,不能潛越此界線;因此在雨傘運動期間,各傳媒朋友經常抱怨我和周永康潛水,又或對某些事情遲遲不回應,原因就在此:秘書處職員,亦即今年是我和周等人,僅能對外發放經常委會討論並達至共識的東西,在各院校代表未有清晰立場或未達共識時,即使對某些事情有個人的意見和看法,也不能代表學聯回應。

在秘書處有這樣的脈絡和權限底下,是否應由院校同學一人一票選出來呢?事實上,這樣的架構和選舉方法就是希望保障院校學生會的自主和獨立性:所有重要決策均由一人一票選出的院校代表共同決策,不是一人一票選出的秘書處則是一個行政而非決策機關。如果秘書處職員是由一人一票選出的話,那麼秘書處的權力,就應該不僅僅是一個行政機關、負責執行院校代表的決策而已。因為假如秘書處是由所有成員院校一人一票選出來的話,秘書處職員的認受性將遠比院校代表大,那麼若秘書處職員持的立場或意見跟院校代表的不同的時候,該如何處理呢?這是必須要回答的問題。事實上,學聯以往的確不是行秘書處制而採會長或幹事會制的,因而的確出現學聯會長和院校代表意見不合而令院校代表或院校學生會的聲音不能於學聯的平台彰顯出。改用秘書處制和近年採用的常委會共識制正正是希望杜絕這樣的情況出現,以保障院校自主,並透學過聯平台彰顯院校意志,推動學生運動。

廣告

要了解學聯的秘書處制,舉一簡單例子就可清楚明白,就是聯合國的制度。提到聯合國,我們最常在電視或報章上看到的當是聯合國秘書長的聲音。聯合國秘書長不是由成員國家一人一票選出來,原因是其僅是一個行政機關,負責執行各國代表或元首的決議。假如聯合國秘書長是由一人一票選出,那麼其權力將大得不可想象,甚至一定會比奧巴馬的權力更大,那麼聯合國就不能彰顯不同國家的共同意志。

最後,也想在此回應一下退聯關注組同學提到的雨傘運動中,學聯曾成立中央決策小組,包括秘書處職員和少數常委,並排斥多名常委的參與,負責運動的核心決策。我初初看到此指控時,實在嚇一跳,因為我的記憶中好像並無此事。後來追問之下,也追溯到這個所謂中央決策小組的來龍去脈。事緣927 928兩天,很多學聯成員,包括我、周永康、樹仁常委呀軒、浸大常委victor 和mio、科大常委呀軒、嶺大常委羅冠聰,因為衝入公民廣場或其他事情而被捕,剩下沒被捕而又在金鐘的學聯成員和常委因而成立了一個緊急應變小組,處理現場事宜。

但事實上,在我和周於928晚上獲釋後,已聯同院校代表和學聯常委立即漏夜到港大開一緊急會議,而之後運動中的所有重大決策,包括對話與否、對話內容和成員、上京、退場與否、如何面對清場、1130行動,均是由常委和院校代表共同決策,而非所謂中央決策小組。

 

原刊於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