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學生火燒《基本法》練乙錚:反映年輕人代際怨憤 自己世代自己救

2015/6/8 — 8:15

練乙錚

練乙錚

四大學學生會代表在六四晚會火燒基本法,引起爭議聲,時事評論員練乙錚在《信報》專欄提到,外界關注這一「燒」,會否令港人繼續享有若干政治權利的最終保障玉石俱焚,並非沒有理由。

然而,他認為,今天,政治上日漸成熟的年輕人、本土派,異口同聲要求修改《基本法》中那些容易被、已經被「一國」拿來對付「兩制」的各種漏洞、陷阱,「除了針對共產黨的背信棄義,無疑也是反映這種代際的怨憤:為什麼『三腳凳』的第三隻腳在你們的時代裏輕易給砍掉了?」

練乙錚說,上周年輕人火燒《基本法》的涵義於是可以歸結為一句話:「自己的世代自己救!」

廣告

練乙錚說,《基本法》裏的確還有一些當權派不是那麼容易纂改的好東西,所以年輕人也需要冷靜一下,「不過,這些年輕人已經在問:北大人要收回或重新定義《基本法》保證了的政治權利,難道是會受年輕人燒不燒《基本法》左右的嗎?…過去,香港人、泛民的領導還年輕的時候,對《基本法》都一直珍而重之,未曾燒過半頁,現在得到的回報是什麼?尤其發人深省的是有此一問:『為何《基本法》屹立不倒,一國兩制卻岌岌可危?』」

練乙錚憶述,中英談判之初,有所謂「三腳凳」的講法,意指香港的前途應該是由北京、倫敦、香港人的代表共同議決,當時北京政府非常反對,否決了這一講法,認為談判香港的前途是國家主權層次的事,只能由北京代表中國、港督代表英國,在兩個國家之間進行、完成,「自命代表香港人的那些人,儘管知道什麼是對的什麼是不對的,卻一看北京臉色不對就打了退堂鼓,沒有鍥而不捨地去爭取。」

廣告

今天的八九十後、年輕人,當時少不更事,大多數還未出世,自然無法及時發聲,爭取把他們今天所要求的政治權利寫進《基本法》;但是,當時理應代表下一代發聲的「明白人」,也沒有多發聲,遑論為「三腳凳」的第三隻腳抗爭,反而是在「民主回歸」的幌子之下自動繳械投降,丟失、放棄甚或出賣了下一代的利益。(練乙錚)

練乙錚認為,政治上日漸成熟的年輕人、本土派,異口同聲要求修改《基本法》中那些容易被、已經被「一國」拿來對付「兩制」的各種漏洞、陷阱,除了針對共產黨的背信棄義,無疑亦反映代際怨憤:「為什麼『三腳凳』的第三隻腳在你們的時代裏輕易給砍掉了?只有中國共產黨和英國政府參與製作的《基本法》和成法過程中那個阿誰負責搞的假諮詢,能反映要活進2047年的這一代年輕人乃至他們下一代的意願和利益嗎?上周年輕人火燒《基本法》的涵義於是可以歸結為一句話:『自己的世代自己救!』」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