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學生組織的存在意義

2017/3/15 — 17:03

有一個在大學教通識的朋友發現,不少學生撐權威主義的精英制多於代議民主制。這個現象是過去未見過的,正好呼應馬嶽教授日前撰文談及的民主退潮。

同一時間,中大學生組織爆出連串選舉醜聞,我看見一些在學的、關心校園/社會的朋友對此表示悲憤。政治的黑暗和人性的醜惡,使她/他們心生厭倦,甚至想遠離是非之地。這實在是很諷刺的事。大學校園在創校初期已有民主選舉,以我理解,是基於非形式教育的需要。

校方把部分權力下放,交託給欠經驗的學生,由她/他們推舉屬於自己的代表,管理大學事務。由籌組內閣、選舉以至執政,(大約)一年為期的過程,周而復始的在校園內進行。學生得以學習如何議政或執政,學習怎樣合理地運用/監察權力,求同共異,體現民主精神,從而內化一些進步的思想和觀念。過去多年,香港社會追求民主的動力往往來自大學校園,相信和這種非形式教育的傳統有不可分割的關係。

廣告

無奈雨傘後的退聯潮,以至今次轟動學界的間諜風雲,那種文革式批鬥政敵的瘋狂,在在衝擊/顛覆著寓學習於實踐的教育理想。政治無力感帶來的憤恨,參與者糾纏不清的恩怨,以至爭權的慾望和野心,取代開明和進步的價值觀,逐步侵蝕和支配學生組織,最後連道德底線也可以不顧。有心人身受其害,選擇退場,並不出奇。更糟糕者,是一般同學眼見員生共治的理想落得如此下場,對民主政治產生厭惡感,加強犬儒的正當性。馬嶽教授希望在大氣候不利時有更多人搬沙添石、築堤設防,抵擋民主退潮,偏偏展現在我們眼前的卻相反。或許,香港的民主事業,要突破困局,所走的路比想像中更艱難,更曲折和更漫長。

#人生 #大淡友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