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學習林鄭的零分考生

2015/10/19 — 10:56

背景圖片來源:有線電視片段截圖

背景圖片來源:有線電視片段截圖

我是一個零分考生,讀的都沒有考,考的都沒有讀,在最近的通識科考試上交了白卷。我本來很無奈,承受很多屈辱,但是當我在10月16日聽過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在立法會否決用特權法調查鉛水事件前的那番說話之後,立即茅塞頓開,心中豁然開朗。知心難得,知音難求。就讓林鄭那篇豪言,成為今天我的壯語。這位每月支領接近30萬薪水的高官,措詞的確非同凡響,值得我好好模仿。

應該講的說話就應該講,前人話「人到無求品自高」,林鄭話「官到無求膽自大」,今日我就話「人到零分膽自大」。我有膽指出這次零分事件很早發生的時候,我已經有膽承認我的讀書方法是有不足不善之處,我也努力督促自己要做跟進善後工作;我有膽指出這次零分事件被「政治化」這個現象;我有膽冒着被批評護短自憐的風險,為我本人及對我盡心盡力的父母討回公道。

首先,關於責任問題,我從來都沒有迴避責任,由入學第一日到今日,我的說法都是「我們覺得讀書方法是有不足之處」,知識不足,方法不足。我一直非常重視我作為學生的責任,有影響這麼大的零分事件發生了,我責無旁貸,必須認真注視及處理問題。然而,如果我在處理這件事上,真的如學校幾位老師,包括陳家洛老師、馮檢基老師和黃毓民老師所說的「態度散漫」、「令人震怒」、「心術不正」、「諉過於人」、「犯下彌天大錯」,我深信我自己有負起學生倫理責任的勇氣。畢竟,林大輝老師說我不知錯、不認錯,甚至火上加油,譚耀宗老師則認為我已經「認衰」。同樣都是老師,但都有非常不同的解讀,我只能夠說是見仁見智。

廣告

其次,關於政治化問題,我也有話要說。這些都是坊間經常提到的「抽水」、「潑污水」的行徑。引發我講這個問題是田北辰老師這番說話:「教務主任,你知道校長選舉臨近,今年有,明年有,每個人,每個老師,都有一個衝動,發佈一些事情,不斷發掘,發掘到一些材料,就叫家長來,然後發佈。他們有不同的目的,有些是為了曝光率,有些是為了家長的好奇心。」我在這三個多月仔細留意分析,的確發現有這個泛政治化的現象,反映在以下三個方面。

第一是誇大問題,好像有些老師「開口埋口」就說我要故意「交白卷」、「得零分」。事實是在校方抽驗我自2005年起考過4740次大大小小的考試之後,發現我在當中只有91次考試交了白卷,得了零分,佔總數2%。此外,截至10月14日,一共抽驗了41個2005年以前我考過的試題成績,發現全部都沒有零分。

廣告

第二個泛政治化的現象是提出過分不合理的要求,例如有些老師要求卷卷全盤查核分數,既不科學化,也會大大影響校方早日為我自己和其他同學進行驗分的工作。試想想,如果我當日不是告訴校方頂着全盤驗分的政治壓力,學校到今日可能仍然都只在為我一人驗分,因為單單我就考了5200個大大小小的考試。所以,根本是沒有可能完成在2005年或者以後所有學生考試的全部驗分工作。

第三個泛政治化的現象是製造老師與學生之間的矛盾。某些老師在學校的家長會上辱罵我,也在其他場合逼我的父母親眼目睹我筆下的零分考卷。很不幸,我真的起碼有我爸和我媽這兩位長輩看了我筆下的零分考卷。由於發生了這件事,我回到家後,已經發出聲明,以後任何人出席家長會,面對同樣的壓力和情況,絕對不能接受屈辱。他們要維護的不單是他們個人的尊嚴,是我們家族全體的尊嚴。

最後,我想講講我自己在零分事件中的表現。我無意為我自己強行辯護,但是有責任說出實情。在處理零分事件的過程裏面,我一直盡心盡力,緊守崗位,工作態度專業、認真,按着以人為本的精神,能夠多行一步就多行一步。這三個多月來,我親自在課後多讀了一點書,消除自己的怨氣和恐懼。我必須澄清,我在前日跟老師表達的「有點無奈」,並非好像陳家洛老師所批評的我沒有以積極、進取、認真的態度處理零分事件,又或者是他口中的治學水平低,更加不是何俊仁老師所講的態度輕視,不尊重身為學生用功讀書的責任,反之我是非常尊重學校,我也樂意向老師們交代我的善後努力。我的「有點無奈」是因為學校在暑假後的首個會議,部分老師就要使出「尚方寶劍」,要求單獨約見每個零分學生的家長;我的「有點無奈」是儘管學校已經承諾全面徹查並成立了極具公信力的獨立查分委員會,部分老師仍然窮追猛打,另外要求單獨約見家長,做沒有必要的工作。但是無奈歸無奈,這些老師的無理指控是不會打擊我這個零分考生的士氣。

我有足夠的心理準備,我剛才的一番說話又會被扭曲、被抹黑,引來人身攻擊,但是應該講的說話就應該講,還是那句話「人到零分膽自大」。如果學校還對我這篇文章有所抱怨,不妨看看林鄭司長在鉛水事件的慷慨陳詞,自然會體會到我的智慧和勇氣。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