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學聯是不可或缺的拓荒者

2015/4/30 — 10:51

港大、理大和浸大早前公投通過退出學聯,而城大的公投亦正在進行之中。筆者作為前學聯成員,面對著這個退聯現象,不得不重新思考學聯的存在意義。

雖然香港社會的政治氣氛偏向保守,但在過去數十年,學聯一直都是社會運動的中流砥柱。每當社會上出現了不公義、踐踏人權的事情,學聯都會第一時間站出來,發出良知的呼聲,把對社會的期望和不滿,透過行動去表達出來,希望能夠改變政府的政策和喚醒市民的意識。保釣運動、「反貪污,捉葛柏」運動、八九民運、反廿三條、反高鐵、反新界東北發展、雨傘運動等等,學聯從不缺席。

更重要的是,學聯一直帶領著社會脫離保守、溫和的政治氣氛,推進著政治運動的發展。以政改為例子,當主流泛民主派著重以談判和妥協的方式去爭取民主的時候,學聯深信惟有大型的群眾運動才能推動民主化,並積極發動各種進步的群眾運動,包括學界公投、「遮打道留守行動」、大專罷課、「重奪公民廣場」等行動,更觸發出持續79日的大型佔領運動。在人大八三一框架公布之後,學聯成功將沉寂的社會氣氛扭轉,向港人展現出抗爭的希望,這正正是單靠主流泛民主派難以達致的效果。

廣告

學聯更是公民抗命的先驅者。由九十年代初至今,學聯就以公民抗命的形式,例如在不向警方申請的情況下發動遊行,直接衝擊侵犯人權的公安惡法,以引起社會的關注。廿多年來對公民抗命的堅持,一路走來,始終如一,更在雨傘運動中遍地開花,讓無數香港人政治覺醒,參與公民抗命,用前所未有的方式爭取民主。

團結就是力量,香港社會的確需要一股代表大專學界的聲音,長期爭取學生權益,建立公義的社會。而聯會這個方式就是將各院校學生會的合作關係制度化,長期地進行各項議題的倡議,減低每次因為單一議題而結合的成本,並互相分享資源。

廣告

雖然學聯的確有一些值得改革的地方,但對於那些支持退出學聯的觀點,筆者實在無法苟同。在退出學聯之後重新成立一個新的聯校組織,需要花費龐大的時間和財政成本,面對著不斷在香港各領域伸延的中共魔爪,我們花不起。

因此,要求改革學聯,比退出學聯更實際。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