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學術自主與「無條件的大學」

2015/10/19 — 13:24

圖片來源:香港大學網站

圖片來源:香港大學網站

【文:思行 @ 教育工作關注組】

港大副校事件拖延數月,港大校委會今日(9月29日)表決,拒絕接納物色委員會的建議,任命前法律學院院長陳文敏為副校長(學術及人事資源)。陳文敏及後發表聲明,指事件顯示維護學術自由及大學自主,仍須大家努力,強調今次不是一場勝負之爭,而是對價值、信心、堅持及承擔的挑戰。這件事件,令我聯想到哲學家德里達曾提倡一種「無條件的大學」。

法國哲學家德里達(Jacques Derrida)曾在2001年應北京大學、南京大學、復旦大學、香港中文大學等名校之邀,在中國進行學術訪問和講演。 其中一篇演講討論一種理想的大學,發表在〈專業的未來與無條件的大學〉(“The future of the profession or the university without condition”)。當中,德里達言道:「無條件的大學並不存在,事實上,我們非常明白。但是,按其原則和依於它所宣稱的使命,通過它公開明示的本質,它應當處於批判性的抵抗之中——較之於批判——更多地反抗一切獨斷和不公正的佔有的權力。」 (註1)大學向來是追求真理的處所,然而,我們必須清楚知道自己在追求真理時所遇到的限制。因此,德里達主張建立無條件獨立的大學,以公開探索種種思想,從不可能者中提取出與種種現象之間的關係──這便是無條件的大學及其人文科學研究者、教授的志業與未來。

廣告

事實上,德里達並非只有口頭上的演講,而是真正參與在建立「無條件的大學」的理想中。1975年,德里達組建「哲學教育研究組」。1983年,德里達與法國哲學家讓-皮耶·法耶 (Jean-Pierre Faye) 和巴黎第七大學哲學教授勒庫特(Dominique Lecourt) 等創建「國際哲學學院」(The Collège international de philosophie, Ciph),一直努力向「無條件的大學」進發。所謂「無條件的大學」,意思是大學的思想自由、研究自主,僅依學術價值與大學教授其自身的信仰為標準,挑戰既有思想的種種禁區。當中,自然免受政治因素的威脅。然而,德里達亦知道當中的困難,故言道縱使大學不能完全自主,「它應當處於批判性的抵抗之中——較之於批判——更多地反抗一切獨斷和不公正的佔有的權力。」

回到香港,從港大學生會會長馮敬恩個人聲明中,我們可見校務委員會否決陳文敏為副校長的理由多麼荒謬(註2),校委會無法捍衞學術自主的原則,抵抗政治干預。這實在令人非常憂心香港學術自由與院校自主的未來。北美批判教育學亨利•吉魯 (Henry Giroux)在其著作中,不斷重申學校的社會及政治面向,學校並無獨立於社會以外的權利和優勢。事實上,香港的學者也曾經遭受社會一方陣營的猛烈抨擊。誠如陳文敏教授所言,問題也許不在他個人的任命是否得以確立,而是否認他的任命的理由是否恰當。7月28日,港大校委會討論任命副校長事宜,在晚上仍然維持等「等埋首副」的決定 。兩個多月以來,校委會從無恰當解釋當中必須「等埋首副」的必然理由。今次的事件中,梁智鴻僅僅稱以港大長遠及最大利益為依歸,卻沒有說明甚麼長遠及最大利益。在種種條件都勝任有餘的情況下,陳文敏教授遭校務委員會否決,在沒有合理的解釋下,而否決的校委卻大多並非港大中人,這自然令人聯想到僅有的「政治因素」。

廣告

近年來,香港命途多桀,種種紛爭持續不斷。然而,與此同時,警權膨脹、土地兼併、政治經濟制度僵化,社會的自由公正屢屢遭受侵蝕。也許陳文敏教授不介意其個人自身的任命,然而,政治因素介入學術自主的問題卻是兹事體大,不可不察。雨傘運動後,追求自由、民主的理想必須重新在生活種種範疇展現。而學術自由、思想自由,更是非常重要的自由體現。一年前的雨傘運動前,大專學生發動為期一週的罷課,以捍衛香港人的命運自主,也是為體現香港人要求政治自由、政治自主的尊嚴。願我們能從德里達的發言:「無條件的大學並不存在」中,得到重要的警醒。雨傘運動後,對當下時局加以認識和批判,捍衛思想言論自由,更是我們必須念茲在茲,進一步思考、反省,時刻警覺的事。

 

註1: Jacques DERRIDA, L’Université sans condition, Paris, Galilée, 2001, pp.14-15.
註2 : 立場新聞【否決任命陳文敏】馮敬恩個人聲明 揭港大校委理由荒誕
 

作者簡介:80後教師,相信教育的解放功能,仍在實踐嘗試中

教育工作關注組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