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學運換代 1】「我在把汽油彈擲向一個人,還是機器?」

2015/3/6 — 22:16

 

港大學生會會長馮敬恩浸大學生會會長陳思豪

嶺大學生會會長劉振琳中大學生會會長王澄烽

廣告

 

 

廣告

:經歷過雨傘運動之後,對和理非與勇武的抗爭方式,你們有甚麼想法?你個人又對激進抗爭接受到甚麼程度?

:群眾開始激進化,我覺得是一件好事。最少至今的激進手段我都接受到,也樂見這樣的情況,因為可以給特權階級壓力。

在群眾激進化的同時,我也激進化了。以前我都會食胡椒噴霧,但不會堵路,現在則會覺得,怕甚麼?道路是屬於人民的。這個城市屬於人民。

不過,如果你問我會不會用槍、用莫洛托夫(Molotov cocktail,汽油彈),我就暫時不會;但我覺得隨著打壓愈來愈厲害,反抗是必要的。

:對於你來說,堵路可以接受,但對於汽油彈則有保留?

:只是暫時。

:那判斷哪些手段可以接受的界線在哪裡呢?

:因為用槍、用汽油彈會傷害到人,所以我暫時接受唔到。

話雖如此,但我也有問自己一個問題:究竟我是把汽油彈擲向一個人,還是一部機器?

我也覺得這想法很激進,所以才會對此有所保留。但我覺得大家都可以想想:國家機器對於市民來說是什麼東西?

:我認為,如果沒有以往的遊行、靜坐,就不會有傘運這樣大型的運動。

如今香港人對比較激進的抗爭方法接受程度愈來愈高。我不知道你們有沒有聽過一個 gag,說香港人遇上催淚彈的三種反應:第一種是「仆街啦!催淚彈!快啲走啦!」,第二種是「係催淚彈,唔使驚,慢慢離開」,第三種是「催淚彈咋嘛,驚乜嘢?慢慢行」。

講到主動攻擊警察,我覺得社會情緒還未到這個地步。我自己還未可以承受襲警這條罪,所以還不會主動攻擊。但如果有警察一棍揮來,我覺得自衛拎盾牌是必要的。

最近網上流傳一段短片,片中一個男人打咗個警察好多拳。我看到之後,心入面嘅感覺係 — 你明啦(笑)。老實說,在片段中很明顯看到個差佬很用力地拍了一下那個男人的背。這是毫無道理的吧!這已經反映到,那名警察對市民使用了無理暴力。

至於我個人的接受程度,那就因應議題而異。假設明天要過廿三條,今晚衝擊立法會,我接受到。

:其實雨傘運動是擴闊了人們抗爭模式的想像。可能以前推鐵馬已經算是進取,但現在人們會戴頭盔、穿盔甲、抬鐵馬組成三角陣,向前衝;再進一步,可能會覺得掟磚都無問題。因為整個公民社會都在發展,所以即使某些手段現階段看來有問題,之後也可能變成可以接受。

不過我也想說一點是,整個抗爭必須要張弛有致。選擇甚麼手段,是看時機而定的。

:在雨傘運動中,印象最深刻的經歷是甚麼?

:有幾幕最鼓舞。第一是 926 衝入公民廣場一刻。當時大家都覺得,不可以讓行動在罷課後就這樣結束,所以決定要衝入公民廣場。我初時沒預算過會有行動,所以還是穿著拖鞋的(笑)。

:我也是穿著拖鞋(笑)的。

:入到公民廣場,在裡面覺得好辛苦。翌日我被拉上警車。從警署出來之後,就覺得好累。警察對我說:「出面的事你交給其他人搞,回去休息啦。」我當時的想法是,社會的事我怎可以不理?

之後我便發現,不僅很多市民還在公民廣場,甚至愈來愈多人加入,連龍匯道也佔領了。當時我的感覺超級鼓舞。到了 928 ,我知道原來不只是守龍匯道和添美道的人在努力,金鐘道也已經有人衝出來「爆」咗馬路。

:自己最深刻的一幕就是放催淚彈那天。我一直沒有想像過警察會放催淚彈。那時候卻一個催淚彈飛來,就落在我的腳邊。當時有個朋友在旁,他九秒九衝過來把我拉走。這一幕我一世都會記得。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