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學運換代 10】「一年前我信民主回歸,現在覺得香港可以有其他出路」

2015/3/10 — 13:12

港大學生會會長馮敬恩浸大學生會會長陳思豪

嶺大學生會會長劉振琳中大學生會會長王澄烽

你們會否在校園內主動提出香港人身份的討論?

廣告

:會。我們作為一個族群,希望脫離所謂領地(概念來自《想像的共同體》),首先就是要確立自己的身份認同。

:我覺得這些討論是一定要做的。在我們將會舉辦的「亞洲民主之路」活動,其中一部份就是邀請陶君行和黃洋達與同學討論這些議題。我們也有邀請陳雲根教授主持論壇,不過他無理到我們。

廣告

:我們也覺得這些討論是必須的。香港需要民主,自然會研究達到民主的方向是哪些。無論是港獨、城邦、聯邦還是其他,都需要討論。

:討論上要先談身份,甚麼叫「本土」,對香港來說是甚麼;然後我們才再討論到底走城邦還是其他出路。

對你來說,近幾年最重要的思潮是甚麼?

:我就覺得無話邊個特別重要,不過回想一年前我會抱住民主回歸心態,現在則覺得香港有其他出路無問題。所以如果真要回答是甚麼思潮,應該是「本土」和「民族」吧。

:「民族論」對我來說衝擊較大,相對於其他觀點如城邦論,它提供了堅實的學術基礎。令我 impress 的是,它提供了香港城邦以外的另一出路。

:影響我最深的,不是一個特定思潮,而是它們之間的討論。例如「進步本土」和「解殖本土」,即羅永生、許寶強那種;與及陳雲根的「城邦論」;最近出現的「民族論」;練乙錚的論述等。他們之間的討論才是重要

:我和烽的觀點相同。是眾多論述之間的討論,令我有最大衝擊。不過看完「民族論」我也會有一個公民民族概念的啟發。

在你們的傾莊過程中,最難達成共識的議題是甚麼?
:其中一個是關於同性戀。因為有部份莊員有宗教信仰,他們未必接受到這方面,而我們希望全莊齊上齊落,如果有人不同意這個議題,我們未必會做。

:港大沒有太大分歧。在字眼上如「回歸」還是「主權移交」、「大陸」定「內地」,我們都已早就有共識。倒是在如何表達「港人優先」這個概念上,我們是有點爭拗。當時我們有討論過外來人的歸化過程,如何歸化、用甚麼手段去歸化。是移民的時候要考試?還是居港要夠幾年?這些細節,特別是年份,我們拿捏得不很準確。

:我們支莊沒有太大爭議,有過的爭議都是圍繞在中港關係之間,例如六四,我們有傾過係「悼念六四」,定係「追究屠城責任」。這兩點之間是有分歧的。如果紀念六四、要求平反六四,這就等於承認中共政權的正當性;但如果你話追究屠城責任,意義就完全不同,是希望香港可以引以為戒。

:議題上多多少少也有爭拗,不過最大分歧還是在行動模式上。我們討論的是,何謂對自己的行動負責任。例如公民抗命,留喺度等拉是不是負責任?還是你先離開,之後再幫手做法律支援或者聲援,才算負責任?這些方面都有點討論。

最後我們都覺得,負責任不是等於坐著畀人拉。如果你沒有被捕,但有做建設性的事情,你都算有負責任。哪些行為屬於不負責任呢?那就是你無啦啦因為自己的情緒衝出來,無啦啦打差佬,無策略地自己一個坐在馬路中間,然後無啦啦又走咗……這些行為對其他行動者唔負責任,而事後亦既不補救,又不做有建設性的工作,這就是不負責任。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