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學運換代 6】「主張香港人利益優先」

2015/3/9 — 10:08

港大學生會會長馮敬恩浸大學生會會長陳思豪

嶺大學生會會長劉振琳中大學生會會長王澄烽

 

廣告

:假如政改今年不通過,那「我要真普選」的戰場就可能會延後。如果是這樣,今年你們會把綱領放在哪裡?

:我認為行動綱領建基於價值。「我要真普選」只是一個口號,背後的價值就是平等、民主、公義等等。我認為你不是用議題去決定社運的綱領,而是用背後潛藏的價值。即使議題改變,價值也不會改變。

廣告

:那你追求的價值是?

:就是民主、自由、法治、公義。

:但當你強調「港人優先」,那這條綱領與民主、自由、法治、公義的價值關係是甚麼?

這裡是我家,為甚麼我連決定把資源給誰的自由都無?這就是我追求的自由價值。第二,香港人在香港這個地方,應該有權控制誰可以來、或者移民。例如你移民去美國,人哋會考你英文、獨立宣言、美國史。大佬,你(單程證)嚟香港,係冇呢個過程!舉個例,新移民只要一年就可以攞綜援,但一年能把他們歸化成自己人嗎?如果不能夠,那他們拿綜援就是一種沒有義務的權利,也就是一種特權。你不會希望看見這些東西。

:我都同意 Billy 所講,綱領背後應該有理念 backup,我們莊的理念就是自由、平等、民主和以人為本。這四個價值支撐的綱領則是「全面民主化」。不單政制民主,更是多方面的民主。引用葛蘭西「陣地戰」的講法,我們要把民主化的戰場拓展到不同陣地

:我們沒有前兩位同學那種大綱領和行動目標,但身為學生會,我們希望可以捍衞院校自主。這是我們重點會做的事。

我們的學生會叫驚蟄,其中一個原因是希望可以喚醒嶺南人對政治的醒覺。雨傘運動前冇乜人會理政治,但現在關心的人多了去多。學生會將舉辦多場問政大會,希望喚醒同學對政治的熱心之餘,亦希望盡學生會能力,吸納最多同學的意見,再付諸實行。

:有甚麼議題將會主力關注?

:我們港大學生會的共識是,國際議題要關注,所以我們會關注 ISIS 的議題。本地議題上我們會著手房屋,包括青少年住屋問題,引伸到城市規劃等。而幹事會本身亦有些議題想跟進,譬如普教中與及其他關於「香港人」這個意識形態的討論。

:因為我們是學生會,所以焦點都會放在學校事務方面。中共現在如果想控制香港的思潮,都係得兩個方法。一就係傳媒,二就係教育。校董會過往的諮詢永遠是封閉式的,又安排在上課時段,好多同學同 professor 都去唔到。我就有提議希望校方以後有類似的活動,都在公開的天幕處進行。

:我們莊叫「野草」,是希望將我們的理念拓展到成個社群。議題上,政改和民主運動一定會繼續打,但是不是只談政制民主就可以呢?我們覺得不應該這麼狹隘。我們也希望關心經濟民主、城市規劃的民主等。

經濟上例如中大本身有合作社,可否更多?另一方面是工人,係咪應該有返基本保障,例如集體談判權和標準工時? 城市規劃上,現在城規會不民主,它由一班特首委任的所謂專業人士操控。我們會著重改變這些制度,將民主原則放在社會不同範疇。

而作為學生會,要顧及學生利益,即高等教育議題。這方面我們都會擺好多心機,如追求員生共治,與及爭取改變殖民惡法,也就是特首一定可以成為校監的條例。

:在社會事務方面,我們主張香港人、本土利益優先,所以也關注一簽多行與及普教中等問題,希望保住香港自己的文化和權益。

除了社會議題,還希望做到師生共治、學生自治,與及推動浸大的建構與發展。我們希望可以收集同學與整個大學社群的意見,理解他們對大學條例的看法,例如阿烽說,CY 是否真的可以做我們校監?梁振英委任的校外校董會成員,是否要多過校內人士,或教師、學生選出的代表?這方面我們會繼續探討。

另一方面,一些關乎院校自主、學術自由的問題,教資會撥款、學額回撥等,我們都希望可以做到。但其實社會上有好多問題、甚至係高等教育的問題,歸根究底都係源自我們對政權的不信任,所以關鍵依然在政改議題上面。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