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學運換代 7】「交提名表一刻就是回鄉證取消的時候」

2015/3/9 — 10:17

港大學生會會長馮敬恩浸大學生會會長陳思豪

嶺大學生會會長劉振琳中大學生會會長王澄烽

:上學生會,可能要面對返唔到大陸、隨時會被捕等問題,在這方面你們的底線是?會否意味,你們的前途已收窄許多?
:將來會做甚麼工作,現階段沒甚麼想像。雖然路是窄了,但覺得這件事我應該做,所以就去做。返唔到大陸、被捕、甚至是身體上的危險,上學生會就預咗……雖然事情不會這樣簡單,但假如我現在瓜咗,明天便可以即刻有民主,咁瓜囉,冇問題嘅,都看情況而定。
:去唔到大陸、去唔到中國,上莊時都已經有心理準備。大家可能有家人在中國,但都已經接受了看不到他們的代價。至於被捕,我想作為一個學生領袖,交提名表一刻已經有所準備。……將來我找工作,也不會找那些(中資機構)吧。

廣告

: 我們莊有個笑話:交提名表一刻就是回鄉證取消的時候

廣告

說起來,中共政府常說「沒有所謂香港人,你們全部都是中國人」;但原來一上莊,就不准我返大陸,那你到底想怎樣?你還當不當我是你口中的中國人?這是一個很奇怪的邏輯。

被捕也是有準備的,抗命一刻不可能存在僥倖心態,想「如果我走得快就唔會畀人拉」。一定要有心理準備,以便在抗爭路上走得更遠。
:我是 72511 之一。就算不做學生會,參與社運也早有被捕或返唔到大陸的風險。交提名表時已預想到,以後再也去不了大陸或進中資企業。我現在 19 歲,才剛成年,對以後走哪條路的顧慮還沒那麼大。你可以說我天真或幼稚,但我現在覺得這是正義的事,所以我就去做,寧願因為做了而後悔,也不想因為無做而後悔。
:對你們這一代來說,取消回鄉證重要嗎?
:我從未領過回鄉證,因為我不在香港出生,持護照。
:我有親戚在大陸,而且已年屆 8、90 歲。其實我自己都有掙扎過。我與家人談,阿媽就話,好簡單,你返唔到大陸,叫他來香港就行了吧!
:我會掙扎。因為我也很多親戚在大陸,只是有時也顧不了那麼多。
人對你們做學生會有甚麼反應?

:都是家長心態,即是希望孩子在家,讓其他人的孩子走出去。但我覺得身為香港人,就有責任站出來捍衞香港自由。這個政權這麼腐敗,我覺得真的應該去做。我與家人談了很多次,只是他們仍有很大保留。
:父母也擔心,我想他們也有那種「讓別家孩子去做」的心態吧。但他們的態度比較開放,我會嘗試帶他們去行動現場,阿媽會同我一齊去七一,去擺街站。我會透過這些行動,令他們覺得參與也沒甚麼大不了,令他們成為我們一份子。
:家人一定有擔心。但交提名表一刻我已經衡量過,不會猶豫。

:家人有擔心但不會說太多,反而支持我,希望我做到自己認為正確的事。不過雖說是支持,同時也會說:「如果太危險就讓其他人做」……(無危險)真的無法保證,剛才我說「瓜唔瓜」那些想法,也不可以讓他們知道吧。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