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學運換代 9】「我們是香港人」

2015/3/10 — 12:58

港大學生會會長馮敬恩浸大學生會會長陳思豪

嶺大學生會會長劉振琳中大學生會會長王澄烽

你定義自己為「香港人、「中國人」、「香港中國人」還是「中國香港人」?你覺得這議題有幾重要?

廣告

:香港人,無啦。

:都係會揀香港人。旅行時如果有人問我,我也會答香港。如果他說是中國,我會解釋說我是香港人。

廣告

:香港人。

:香港人。

份認同議題在你們來年的行動綱領上,有多重要?

: 港大同學鍾意討論制度,意識形態討論較欠缺,我們認為這是有必要的,也希望可以推動,而切入點就是身份認同。

:是頗重要的。我們的莊是本土派,只是不是目前定義下的本土派。

剛才想了一下,是否應該說自己只是香港人。我當然認同自己是香港人,但這是一個無排他性的香港人。你認同這裏的文化,就可以成為族群一份子;但如果要用民族主義去講自己是甚麼人,這我有保留。因為我們必須承認,民族主義有一定的排他性存在。我不是說要「大愛」,但(民族主義的討論)到某個位置,終究是行不通的。

我覺得社會對於身份香港人、身份認同,討論還是不足夠。香港這個群體,應該反思自己本身的歷史,反思自己是怎樣的一個存在。

:何謂香港人?那就是擁護香港價值。練乙錚的定義我們都頗認同,那就是認同香港價值,取得永久居民身份、守護香港、認同港人優先,那你就是一個香港人。

浸大、港大有條清楚的綱領叫「港人優先」,其他兩間院校呢?怎麼看香港人優先這個概念?

:很難籠統講。譬如高教、教育資源分配問題,這牽涉到 UGC 如何撥款。這方面是應該將更多資源撥給本地學生的。本地大學就是培養本地知識份子,內地生也好哪裡來的學生都好,都應該將重點放在香港學生身上。這是否叫香港人優先?我不會這樣說,但會說是把資源還給香港人。而對於其他議題,我則未必完全認同或否定香港人優先。

:對我們而言,在院校內別說是中國內地人(還是其他人),所有國家的人都應一視同仁,院校入面「香港人優先」其實不成立。但院校外如阿烽講到學額問題,因為香港學額嚴重不足,同學一直呻緊,這一方面香港人優先是完全應該的。

更大的討論是政策議題。這裏要定義怎樣才叫香港人。幾多粒星、幾多年……每個人對香港人的定義都不一樣,我覺得他是,你未必覺得,箇中有很大討論空間,很難有 concrete 答案說所有事是否都要「香港人優先」,要按議題一個一個傾。

阿烽提到排他性的問題,你會否擔心「香港人優先」隱含排他性?

:我會擔心有,但不是肯定會有,要看他們怎樣詮釋。

:我們強調的是「公民論」,不是中國所倡議的「血統」,這很重要。中學通識中典型例子就是,喬寶寶是不是香港人?我們是用公民論去定義的,說的是你是否認同這種價值,而不是來自同一血緣。

我不認同講「民族主義」,或「香港人」、「香港認同」就是「排他」。簡單來說,一個家入面住的全部是香港人,你不讓一個不是香港人的人進來,這是好正常的事,不可以說是「排他」。

:不是用種族去區分,是用公民去區分。當中有些客觀因素(去分辨),如居住在相同地方、相同文化等,亦有主觀因素如認同自己是香港人等。這才是我們著重的。

似乎在這個問題上,你們四人找到了共識?
:但當你講到例如「福利權是否天賦人權」這種問題,就要再討論。最少介定香港人的方法,大家都認同是用公民論的。

 

與香港人身份相關的另一個問題是對六四的觀點。你們對「建設民主中國」的概念是怎樣看的?

:談到身份問題,有一點我想說的是,其實不應用「回歸」這個字眼,應該用「主權移交」。

現在很多人媽叉「建設中國民主」,我們莊都有傾過,認為不論地理位置或歷史淵源,不論香港日後想行「民主回歸」、「城邦」甚至「香港建國」,身邊的高壓政權如果有民主思潮,與香港是可以互補的。中國民主同香港民主,完全可以互補;想完全割離,基於政治現實而言,幾乎沒有可能。

當年孫中山搞革命,日本都好支持;如果北韓有民主,南韓人照樣會開心。BU 支莊話「建設民主中國」不為己任,其實香港說「建設民主中國」,一直都流於口號式,一直都是不為己任的,只不過是六四晚會坐喺度,大家一齊悼念吓

:我們的思想本位,是希望放在香港人身份上,希望本土優先、香港人優先。

至於「建設民主中國」,我們認同民主是普世價值,無論是北韓或中國或其他國家有民主,我們都會開心;覺得「建設民主中國」不為己任,純粹因為我們是香港人,就做我們香港的事。我們不會拎住支槍,去北韓幫北韓爭取民主嘛,所以也同樣不會有太多特別行動,幫中國建設民主中國囉。但如果中國有民主,我們絕對會開心。

你剛說香港望北韓,與香港望中國是一樣?

:我都明白有地區相鄰的責任,但我們的本位始終是將精力放在香港民主。因為我認同我是香港人,就會將精力放在香港的民主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