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守護傷殘人士的出行權利

2019/10/11 — 17:32

10 月 4 日,示威者破壞銅鑼灣港鐵站一個出口。

10 月 4 日,示威者破壞銅鑼灣港鐵站一個出口。

日前,我響 Facebook 上作了一個呼籲:無論任何人,唔好破壞地鐵及交通燈,因為咁樣會影響到傷殘人士出行的選擇,及帶來安全的威脅。

我以為呢個呼籲係好容易理解嘅,因為咁多年來社會推行「平等機會」教育,應該會有成效,但係竟然引來好大的迴響和批評,甚至誤解,所以在此我再作一個解釋。

我先講講這些設施日常係點樣協助傷殘人士嘅,譬如坐輪椅的朋友坐地鐵時,職員會安排一塊板,等呢位輪椅朋友可以上到車,到達目的地車站時,又會有另一位職員用番嗰塊板協助佢落車,同時亦會有升降機俾佢地出入車站,成套系統除咗硬件設施之外,仲關乎職員的態度與服務精神。而響前日,我用地鐵服務時,我聽到扶手電梯的發聲提示訊號,我就能夠上落電梯及出入車站,但係當我發現我行錯出口時,就有一個職員幫我手,帶我去番我應該要去的出口。我問佢係負責咩崗位,佢話佢係一個清潔工,只不過係行過見到我有需要,我非常感謝他,因為佢協助我,其實係佢職責以外的事。

廣告

剛才講到嘅地鐵無障礙設施,並唔係一時三刻突然出現,是經過多年來的爭取。地鐵於四十年前開始服務時,係拒絕為傷殘人士提供任何支援,所以大家眼見嘅引路徑、發聲扶手梯及升降機等,以至是乘車優惠,係傷殘人士以聯盟方式經過好幾十年時間向地鐵爭取的,而目的都係希望傷殘人士能夠自立出行,參與社會。基於係殘疾朋友多年來努力爭取嘅成果,所以我覺得呢啲設施唔係屬於任何一個機構,而係屬於整個社會的。

發聲交通燈亦都係多年努力爭取的成果,爭取幾乎有三、四十年,佢係視障人士出外的必要設施,遭受破壞唔單單係對視障人士構成不便,係直接威脅我地出行嘅安全,視障朋友同各位一樣,都會上街,會番工同番學,但係無咗交通燈,我地就好難出到門口。而受影響的人往往係唔敢、無辦法或者係無途徑發聲的。呢個係我發出上一個呼籲嘅原因。

廣告

大家有好多意見,當中有幾個關注我係特別想回應的:

1. 首先可能有網民覺得我係想將個罪責推落示威者度,不過其實我響呼籲中已講明任何人,臥底又好、鬼又好、示威者又好,都唔應該破壞呢啲設施,從而達到目的。咁當然啦臥底或者鬼,佢地嘅目的就係要污名化呢場運動,之但係我知道都會有示威者覺得咁樣做,係可以增加政府嘅管治成本,或作為一種怒氣發洩。

我嘅意見對象當然都係呢場運動嘅參與者,因為臥底同鬼都係為政權服務,又點會聽我講呢,我當然希望同我地爭取同一目標嘅人,不論係勇武派定和理非,都會有更高層次的人文關懷,會聽得入我嘅意見。希望大家都要明白,其實有部份傷殘人士係經過千辛萬苦先可以出嚟同大家一齊行街、發夢,支持運動的,而我之前提到嘅設施就係佢地出行嘅關鍵。

2. 又有啲朋友會驚我之前的呼籲會衝散運動,咁樣係唔會嘅,因為我覺得每一個運動要有反省,同自我調節的能力,咁樣先會有更大機會成功。同時一場能夠表達人文關懷的運動,先能夠更加說服到其他人,話俾人知我地爭取的公義和民主是貨真價實,而非流於口號。所以我希望響運動中民主、自由、公義、關懷這些價值觀都要能夠共同表現到出來,而最重要係仇恨係唔會令到我地成功。

3. 又有啲人認為我呢啲觀點係為建制服務,我係絕對唔同意,我由始至終都係激烈批評建制,譬如呢近日我非常不滿地鐵無故停駛,嚴重影響傷殘人士,就著近日地鐵提早停止服務,我認為地鐵管理屬有必要向市民解釋,點解只係維修部份破壞設施,又需要全線停駛呢?去到今日(10 月 10 日)已經係第 3 日。

而上星期咁大規模的破壞,我認為更需要一個調查報告,以釋除市民心中疑慮,大家都見到好多證據證明對地鐵設施破壞係好有組織性,係咪示威者做我真係好有保留。至於我批評建制嘅另一個例子,就係上星期我聯同一些朋友包括超雄,要求政府根據聯合國兒童公約保障兒童的發言權及自由集會的權利,已經收到 5,000 幾個簽名並轉交林鄭。同時我地正起草報告書,稍後將會交俾國際兒童權利公約委員會,等國際社會知道香港點樣打壓及剝奪兒童的權利。

運動發展到今天,香港每個人在當中也有不同的難處,殘疾人士不是唯一受影響的人,但不得不承認因身體的限制,我們面對的挑戰會更大。希望大家在爭取自由的時候,也想想不同人的處境,加以體諒。我祝願呢個無大台嘅運動,各位能夠互相扶持,走過黑暗的隧道,直達光明。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