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守護六四不老燭光和燃亮七一本土論述

2016/6/14 — 16:44

2016年6月4日維園六四晚會(圖:Tommy Lai)

2016年6月4日維園六四晚會(圖:Tommy Lai)

五月下旬筆者曾就六四悼念活動議題寫過兩篇短文,擱筆至今已逾兩週,期間離港外遊凝神養氣之餘,繁忙網絡大道上仍然看到遠方爭拗的烽煙,更感受到大專學界和勇武本土派衝著支聯會而來的高漲氣焰,理性激辯有之,感性訴說有之,惡意攻擊有之,深層次的討論亦有之,客觀一點說,這是世代之爭的應然,以及歷史發展的實然,筆者並不以為忤。

面對紛紜爭議的觀點和壁壘分明的立場,也儘管兩不相容的世代隔閡無可避免,「大中華膠」的筆者基本態度是:(一) 尊重年輕人的感受和選擇;(二)耐心傾聽和分析新生代決絕心態的成因;(三) 明確解說中港息息相關的政治現實;(四)保持開放態度繼續交流溝通。 不過話雖如此,看來一些原則問題往往總是各自表述,難以交流分享,更遑論調和磨合,最終恐怕還是回歸到各別的判斷和選擇。

首先,筆者並不認同一些年青人排拒中國議題,以至與大中華徹底割切的極端心態。 政治從來不是絕緣體,更不是自我膨脹和分裂的浮游生物。 且不論中港之間文化傳統的血脈根源,就算從政治實況的考慮,國情變化的認識,抗爭策略的判斷,以至分離思維和獨立主義的發展等等各方面來看,立足於本土意識的派別人士還是必須以理性和務實態度,面對與本土有著千絲萬縷關係的毗鄰強大政治實體,否則一切只不過是流於情緒的澎湃宣洩、學術上的泛泛議論,以及脫離政治鬥爭現實方面的稚嫩和虛妄,最終只是停留在感覺良好的自慰階段。

廣告

其次是有關大專學界對支聯會過去主導六四悼念活動的尖刻批評,從內容以至形式上的因循保守,筆者感到不少文字和話語反映出年輕人的躁動、輕浮和驕縱,個別惡毒侮辱性言辭更令人反感。  不過,筆者仍尊重那些大學生選擇拒絕認同六四悼念的意義,也正如不少人以諸多理由推說甘願遺忘這一段歷史,畢竟這是個人的自由取態。 可是,筆者必須毫不含糊的指出:你可以選擇劃上句號,但是你絕不能扭曲和描黑六四悼念活動的意義,以及侮慢參與活動的人。

其三筆者一直以為並無必要刻意把本土議題論壇和六四悼念活動綑縛而對立起來。 支聯會當然無權壟斷悼念活動意義的詮釋,也不能干預其他團體舉辦不同內容和形式的聚會活動,不過,如果只是為了政治打壓或擴張勢力目的而趁機借勢拆毀支聯會大台,另立門戶取以代之,也必須循照一般政治道德倫理的規範,訴諸情理的述說和爭辯,並且尊重支聯會過去的角色、六四悼念活動的歷史意義,以及延續持之經年的深遠影響。 結果就算是並非同歸的殊途也就讓香港人自行選擇好了。

廣告

七月一日「回歸日」將至,有關本土意識、自決論述、分離主義,以至獨立自主等香港前途政治問題在這特殊日子引起全香港關注和探討,其實最為適當。七一是香港與中國建立新關係的分水嶺,如今「一國兩制」被嚴重破壞,香港「大陸化」的危機愈來愈明顯,在七一當日進行一連串有關香港政治出路議題的遊行、集會、論壇等活動完全合乎情理。 筆者原來期望大專學界和本土派好好考慮和策劃,在七一當天大張旗鼓行事,可惜據民陣最新發放消息,有關人士在七一只擺設宣傳街站而已,相對於他們在六四前後和當晚所造成的聲勢,看來確實十分低調,有點令人大惑不解。

今年六四燭光仍然燃亮著漆黑的維園,良知的選擇讓哀痛憶記繼續存留,而緬懷追悼逝者的初衷還將會傳承下去。 那麼,在別具象徵意義的七一日子中,本土論述和探討香港獨立自主的政治發展活動理應同樣可以燃亮發光!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