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守護香港議題上,我們沒有分裂本錢

2016/7/8 — 18:17

立法會2016年6月29日二讀辯論醫務委員會改革的修訂條例草案。大批醫生發起集會,反對該草案。

立法會2016年6月29日二讀辯論醫務委員會改革的修訂條例草案。大批醫生發起集會,反對該草案。

【文:徐播(傳媒工作者)】

(先行聲明,是次《草案》的爭議,本質上是信任問題;與不少港人一樣,筆者不會相信梁振英或現行選舉機制下產生的任何特首。)

一方有難,本應八方支援;這次醫生孤軍作戰,實在令人心痛。泛民已然沒有膽量與那群「病人」團體對抗,大概亦已被鋪天蓋地的傳媒批判嚇壞。立法會內、外不見平時宣稱守護香港的政團之蹤影,市民亦沒有發起支援梁家騮醫生的運動。

廣告

社會輿論由建制經由傳媒操控,平衡力量主要來自網上。而網絡的言論,主要由年輕網民主導。這次的年輕人輿論如何?《草案》二讀通過後,筆者已見有年輕朋友在Facebook上宣言ICAC與醫學界均已淪陷,已準備好移民。激進言論的基地、高登論壇上,普遍意見均支持醫生的憂慮,恥笑梁翊婷為左膠女。但為何沒有人願意站出來、動員網絡力量,以支援在立法會內、外的醫生?

近日看媒體報道,蔡堅醫生有一語令筆者相當不快。他說:「有同事話,諗起以前土改,地主比農民批鬥,而家醫生就係地主,病人係農民」。大約相同時間,高登有帖文指「睇住班醫生貴族係度掙扎,真係心都涼晒」。現時是怎樣?玩階級矛盾? 須知,傲慢與偏見均無助我們守護香港。

廣告

或者有網民希望藉由醫委會改革事件教訓醫生,特別是將佔領運動形容成毒瘤的部分資深醫生。甚至有意藉此警戒其他對民主運動冷言嘲諷的專業界別。但我們亦不應忘記杏林覺醒的醫生及其支持者,與爭取民主、自主的港人長期以來都是站在同一陣線。在部分醫生認為佔領運動為癌症之時,正是現時站在反對修正案最前線的蔡堅醫生指出「831決定」是「致癌物」

沒有一個界別的成員,會完全支持民主運動,但我們若然只記住那些離地七萬八千呎的言論,而把同路人的曾作、曾言都遺忘殆盡,受損的,只會是我們所守護、愛惜的香港。這個情況現時頗令人擔憂,筆者多舉一例,就是網民只記得的士團體協助政府的清場行動,而遺忘當日義載學生前赴金鐘的的士大佬。筆者希望趁現時草案須延至下周續審的良機,呼籲不論是泛民還是本土派,好好思考該如何支援立法會內、外孤軍作戰的醫生。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