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安裕被裁 提醒我們:沒有老闆 傳媒才得以自由

2016/4/21 — 17:38

姜國元筆名安裕,在明報副刊撰文多年,後來輯錄成書。(圖為安裕著作〈安裕週記 — 思前想後〉)

姜國元筆名安裕,在明報副刊撰文多年,後來輯錄成書。(圖為安裕著作〈安裕週記 — 思前想後〉)

《明報》執行總編姜國元(筆名「安裕」)突然在深夜被裁,令人無法不質疑,無論是否和最近的巴拿馬文件事件有關,是次裁員就是為了撤換一個「不聽話」的人。本來已經脆弱的新聞自由的警鐘於是再次被敲響。

一個我們早應知道的殘酷真相

廣告

安裕以節省資源為由被裁,這固然是藉口,但這也提醒了我們一個事實,就是傳統報紙的經營的確愈來愈艱難。面對早幾年免費報紙的崛起,以至近年如雨後春荀擁抱不同立場的網媒,如黎則奮指出(註一),年輕人已開始沒有閱報習慣,而開始從其他渠道閱讀新聞。傳統報紙已經不再是一門可以賺大錢的生意。

而且,就算不談盈利,其實經營本身也要高昂的成本。但辦報要錢,錢卻不會從天而降,於是報紙便需要一個財雄勢大的「老闆」去注資。但當報紙要了「老闆」的錢,「老闆」當然也會想控制,於是便會安排心腹進報紙的編採高層。最後的情況只會如區家麟提醒我們,「所謂新聞自由,往往只有報章老闆得享」(註二)。

廣告

真正的新聞或編採自由,於是在「老闆」希望報紙「聽話」而犧牲掉。

為什麼傳媒老闆想要聽話的傳媒(人)

必須撤換資歷深厚學識淵博兼充滿熱誠卻「不聽話」的總編,是因為「老闆」希望報紙必須「聽話」。而報紙必須「聽話」,是因為有些報紙的老闆不只報紙這門生意。當這些生意和北方政權有千絲萬縷的關係,而北方政權只喜歡「姓黨」的傳媒時,「老闆」那些有豐厚盈利的生意便極可能會被其在香港那些不太「聽話」的傳媒殃及池魚。相反,「聽話」的傳媒則會為他帶來更多「機遇」,甚至可以成為他談判桌上的籌碼。在這個情況下,就算有可能令傳媒機構「魂歸大海」,「老闆」也有非常充足的誘因設法令「不聽話」的報紙聽話,而最簡單直接的方法,就是裁掉「不聽話」的執行總編,既除去真正攔路的阻礙,又可以為後來者帶來寒蟬效應,一舉兩得。

沒有老闆 傳媒才得以自由

如此說來,香港的報紙可以如何自主呢?我認為若報紙想要自由,必須先擺脫和北方千絲萬縷的老闆。過去傳統報紙固然由於成本必須依賴財雄勢大的老闆,而這些老闆往往因無法割裂和北方政權的關係而鉗制報紙。但在網媒盛行的今天,成本門檻某程度上已經降低了一些,某些已經能靠廣告和贊助商支持而營運。這是其中一個方法。

當然,廣告商也一樣可以因為北方利益而不在網媒落廣告,像雨傘期間某些「紅底」資本突然取消不少他們在免費報紙的訂單一樣。所以這需要暫時某程度仍然可行,但仍不是最穩定的方法。

最終能令傳媒自主的,或許就是近年愈來愈盛行的眾籌 (crowd-funding) 。靠這個途徑成立的,有英文報紙《HKFP》,和已於三月正式運作的「FactWire」。正如「FactWire」的創辦人吳曉東明言,因為「FactWire 不會有老闆,也不會有廣告商,資金純粹來源於公眾」,所以他們只須向公眾交代,做到真正的完全持平。

或許,當北方政權完全統戰或索性收購(例如《南早》)香港的傳統大報後,當這些報紙因為染紅而被群眾捨棄而魂歸大海後,盼望我們還能靠眾籌,維持一些憑良心做新聞的媒體。

 

註一:《No News 未嘗不是 Good News

註二:《明報啟示錄:你認真,會受到懲罰》

作者 Facebook 專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