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宋朝有高登:大嶼山的反抗史

2016/2/3 — 10:46

前日下午與「大嶼山愛護水牛協會」的何來,還有一班「守護大嶼山聯盟」的朋友,到離島區議會請願及旁聽。席間許多建制鄉親打盹小睡,至於還醒著的建制派議員,莫不一致支持發展大嶼山方案。當中最為熱心的,要數民建聯新貴周浩鼎,還有經民聯的鄺官穩,他們甚至支持在大嶼山興建溜冰場,要把郊野變成大商場,非常核突。

大嶼山原本就別樹一格,所謂發展實屬多餘,暫不計生態保育、廢物處理規劃等漏洞,失去大嶼山,我們失去的可能比上述的更多。友人何來提醒我大嶼山跟香港歷史的關係,我忽然想起2007年在皇后碼頭舉行的「本土發展論壇」,會上朱凱廸一段震聾啟盲的發言: 就在林鄭月娥面前,他痛陳了政府的發展計劃如何抹殺香港人的歷史,尤其是人民反抗的歷史。

不少人都知道甘地製鹽抗爭的事蹟,30年代,甘地領導群眾製作私鹽,打擊因官鹽法謀取暴利的英國商人及政府,被數十荷槍警察拘捕,反引發印度全國罷工罷稅,最終取得勝利。大嶼山竟然也發生過類似事件。在殖民者的歷史話語裡,香港在接受英人統治前,只是一個荒島,所有香港的文明價值都是殖民者給予的。

廣告

然而事實是漢代的香港大嶼山海道,已有著非常重要的戰略意義,是東西文化和商易交匯處。而大嶼山因地之利,鹽業自然發達。至南宋初年,朝廷為了壟斷海鹽利潤,以及強化國家上而下的權力貫徹,派軍取締私鹽。當時大嶼山鹽戶「高登」為抵抗高壓政策,發動起義,一路攻至廣州,惜最終全軍覆沒於岳家軍手下。雖然當年的大嶼山鹽民,並無甘地的公民抗命概念,但一樣是拒絕順從政權,作一個「合法」的鹽民。

反抗的故事,就是政府發展不告訴我們的故事;失去大嶼,就是失去香港本土的歷史。用朱凱廸的話,「我不能在大商場、大馬路上講香港的故事,我只能站在這裡,才懂得講香港的故事!」,請大家一起同心反對大嶼山發展計劃。

廣告

 

黎汶洛 Oscar Lai Man Lok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