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宗教界選委的投票意向 到底是求諸神的感召 還是順應民心向背?!

2017/2/7 — 19:38

2016六宗教領袖座談會,圖片來源:香港道教聯合會

2016六宗教領袖座談會,圖片來源:香港道教聯合會

特首選舉委員會(下稱「選委會」)的組合分為多個板塊,其中「宗教界」設60個席位,分別由天主教、基督教、佛教、道教、回教和孔教等所謂「六大宗教界別」平均各佔10席。 筆者首先申明:個人絕不認同選委會設「宗教界」席位,更無意探究「宗教界」備受質疑的產生選委辦法,只是在當前的政治現實下,還是要問「宗教界」選委:你們投票的意向到底是求諸你們所相信的神所感召默示,還是順應香港民心向背所反映的意願呢?

香港不少宗教團體一直強調「政教分離」,對於涉足政治事務視為畏途甚或禁忌,表示政治議題人言人殊,意見紛紜,容易因爭辯衝突而破壞組織內部的和諧相睦氣氛,所以在宗教活動場所內儘量勸阻以至明言禁止「妄議政治」,就像老舍筆下《茶館》店內高高張貼的「莫談國事」紙條。 這是筆者所屬基督教福音派教會的不成文「自我約束」規矩,相信也是大多數不同背景宗教團體類似默契的潛規則。

而且,在信仰教條而言,基督教的「凱撒的歸凱撒,上帝的歸上帝」、佛教的「遁世逃禪」和道教的「無為潛修」都反映出宗教理念的屬靈追求,與世俗生活設法區隔,以至盡量絕緣的傾向,因此不少宗教人士,尤其是領導層人物,對週遭社會事務往往更「理直氣壯」止於旁觀和關注,遑論委身參與和推動政治活動。 現實上香港宗教人士普遍染上「政治冷感病」甚或「政治恐懼症」,一般教友會眾如是,領袖宗長更甚。 所以,在香港過去的政治現場上,宗教領袖每多發表稀巴巴的元旦文告,或者溫吞吞的紀念獻辭,盡是和應當權者的意見,鮮有敢於斬釘截鐵的就政治議題表態,以至彰顯踐行社會公義的榜樣。 由此看來,天主教的陳日君樞機、浸信會的朱耀明牧師和循道衛理會的袁天佑牧師等幾位神職人員算是香港宗教界的「異數」了!

廣告

特首選舉肯定是高度政治性質的活動,筆者一直質疑為何「宗教界」人士必須在選委會佔有一定比例的席位而香港立法會功能組別根本從沒有設立「宗教界」。 筆者推想選委會的安排極可能是參照大陸「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下稱「政協」)的組成模式。 須知政協的歷史源自國共內戰前重慶談判發展而成,是當年匯聚不同背景和勢力人士參政和議政的協商平台。 可是,共產黨由壯大奪權至獨攬大權立國後,諮詢性質的政協已淪為統戰工具,如今政協二千二百餘位代表中「宗教界」佔有67席,實質上是「政治花瓶」而已。 明乎此,自高身價一點說,無論在政協或者選委會,「宗教界」就算是花瓶中的一株「奇葩異草」好了!

 儘管「不能同時事奉上帝和瑪門(財神)」,「吃素守齋便不該食葷貪嗜」,「宗教界」的會眾信徒還是心裡明白做人必須兼顧屬靈與屬世的生活,在特首選舉這項政治議題上,對穿上神父袍、牧師服和僧侶衣的教派領袖人物總是有所期望。 因此,現實歸現實,此時當刻面對嚴峻的政治考驗,「宗教界」60席選委佔1200位委員的二十分之一,在政治效應上應該有一定的影響力。 筆者不敢猜測一眾宗教界選委怎樣善用手上選票,也無從得悉他們如何聽取心中所屬的神有何旨意和指示,只能作出呼籲:請各位「宗教界」選委全心盡意的立足於俗世人間,為芸芸眾生,聆聽他們的心願和意向,用選票為他們發聲!

廣告

阿門。善哉。Azan!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