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官商勾結生生不息 冤假錯案陸續有來

2018/10/19 — 14:22

林鄭月娥施政報告記者會

林鄭月娥施政報告記者會

行政長官林鄭月娥近期施政貌似強勢,細看只是迴避問題,更暴露弱點。如此下去,只會淘空她本已十分有限的政治能量。

她推出填海 1,700 公頃大計不久,又宣布取消劉小麗參加立法會補選的資格,兩者同樣是粗暴專橫,蠻不講理,表面是強勢管治不怕拂逆民意,實際卻是統治意志虛怯,爭取民望既無心亦無力,只好全面倒向政治靠山了。

1,700 公頃的填海計劃,沒有財政預算,也沒有具體規劃,無法交代填海土地的實際用途也算了,甚至如興建費用和完工日期都說不出。耗費萬億填成的人工島,除了居住 100 萬人,增加商業用地,究竟可以為香港帶來甚麼好處,值得花上大部分的儲備,同樣不用論證,不用交代。

廣告

林鄭的決策也使她信譽掃地。去年九月,她成立土地供應專責組,聲言開展土地大辯論,是認真聽取民意,以凝聚社會共識。事後回看,不外是緩兵之計,以疏導民怨,但眼見民意大都傾向發展棕地,收回粉嶺哥爾夫球場,便馬上轉軚,不顧專責組搜集的民意結果,不顧基本政治道德,急不及待宣布填海發展的決定。

她似乎懵然不知,烽火戲諸侯事小,罔顧民意對土地發展的看法,既小覷民智,也敗露她的虛實。一是只會迎合卻不敢碰觸地產商、鄉紳的既得利益。全力填海就等於向既得利益者投降,因為地產商手上近 1,000 公頃荒廢農地,還有 1,600 公頃棕地,政府都不會收回。日後,政府只好笑罵由人,將以公私合營模式發展這些土地,向既得利益者輸送利益,比董建華當年讓李家興建數碼港更不堪。

廣告

加大填海規模的決定,同時是宣布真正話事人不是林鄭,而是現任政協副主席、首任特首董建華。當年,可持續發展委員會首先建議填海 1,000 公項,發展「東大嶼都會」,並列入土地大辯論諮詢文件,可見至去年底政府仍未有定見。但隨住董建華為首的「團結香港基金」跟進此議,把填海面積加倍至 2,200 公頃,林鄭便馬上追隨,一腳踢開專責組,自己一錘定音。

外人無從知曉,究竟是林鄭不理填海好壞,只求投其所好,滿足既得利益集團的要求,還是靠着董建華的支持連消帶打,提出真心相信的填海大計,並順勢向地產商輸送利益,合作發展荒廢農地。從政治看,兩者其實分別不大,她今次突如其來不華麗的轉身,都不外是明示自己政治能量不足,要全面靠向中央信任的人物,為填海計劃押陣,爭取建制派的全力支持。

同樣,特區政府取消劉小麗的參選資格,外人亦無從確知是北京還是選舉主任的主意,但重要的是,用思想觀點剝奪政治權利已成慣例,林鄭不但哼一聲也不會,更表現得義不容辭,百分之百接受現實。她只懂緊靠北京,心無二念助紂為虐,以政治標準剔除參選人,大家早已沒有幻想,只是沒想到可以殺紅了眼,埋沒理性和常識,淪落到跟那些在街頭叫囂「愛國愛港」的群眾不相伯仲。

政府今趟剝奪劉小麗的政治權利,是典型的冤假錯案。把命運自主等同港獨,是偷換觀念,又或者認定自決前途必定大多數港人贊成港獨,當然是錯。討論 2047 年的後事,怎樣也不影響 2047 年前的憲制秩序,更與擁護《基本法》無關,明知如此,卻無中生有,政治入罪,當然是假。劉不支持港獨,只是主張公投前途時留有港獨一個選項,也變成不支持北京擁有香港主權,「屈得就屈」,當然是冤。用冤假錯三合一羅織罪名,打擊政敵,正是眼下林鄭政府全身投入政治大躍進的拙劣表演。

選舉主任的穿鑿附會更令人大開眼界。劉小麗提出「政治上公民自強自決」、「中共對香港沒有自有的、不需尊重香港人意願的主權和統治權」,政治言論而已,選舉主任卻因此斷定劉不接受北京擁有香港管治權的合法性,也等同不擁護《基本法》。如果引用選舉主任不須講理的上綱上線邏輯,他否定自強自決就是否定代議政制,認定北京不需要尊重港人意願就是否定「高度自治」,兩者皆違反《基本法》,反對國策,抗拒「一國兩制」,看來要首先取消其選舉主任資格,再進行紀律調查。

從孤注一擲填海造地,掩護日後更緊密的官商勾結,再到亂扣帽子,製造冤假錯案,在在顯示,一味借助和報效政治靠山的林鄭政府只懂飲鴆止渴,並且病入膏肓。

 

原刊於 RFA 網站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