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官商鄉黑警大和解 THEY CONNECT

2019/7/22 — 15:54

2019.7.21 元朗

2019.7.21 元朗

憤怒,要消化訊息真的要時間,很吃力,但必須直面事實:昨夜,我們親眼目睹一個城市的墮落,而這個神隱政府,儼然已失去其管治香港的道德基礎。

元朗鄉黑事先張揚的白衣夜行,由說好的「保護家園管教黑衣」,變成無差別襲擊市民途人,記者、議員到孕婦通通不能倖免掛彩,而在直播鏡頭下(在此向立場記者姐姐致敬),我們見識到最壞的惡意,如何在一個號稱「國際都市」的地方肆無忌憚張揚。

更心寒其實是暴力過後,施施然出現的所謂人民公僕─時間妙得不能再妙。當白衣暴族遠遠離開,警方不追捕,繼續在場「了解事件」,原來是裝備不足,安全不受保障,「係咁多警力啦」,所以決定遲到早退,留下無辜市民在元朗站中,自行找方法回家─「阿  SIR點識教你點返屋企」。

當警察選擇優先保護自己,先一步離場的結果,是白衣眾揚長折返,做成更多的追打,更多的血腥。而指揮中心派出的所謂快速應變同事,既不快速亦不應變,當血在地版上都乾透,再多的裝備也是徒然。

再然後就是南邊圍村的「對望」,「不能因為他穿白衣就要拘捕」,在鏡頭下我們看見一位位持棒青年─不可能是深夜行山杖吧─如何在警察身邊路過、回家,而刑事的同事,據說是「見不到有人拿攻擊性武器」。

精采的指鹿為馬,將黑(社會)成了白,把「襲擊」說成「打鬥」,將單方面的暴力演釋成政見不同,鄉黑與警,如風箏遇上風,「倦極也不痛」。前行政會議召集人林煥光曾說,「指警方和黑社會勾結,是匪夷所思。」匪夷所思而矣,不是絕無其事,既然你們不喜歡說勾結,改用「同行合流」可好?官、商、鄉、黑、警,真箇齊上齊落。

我們無法確定「官」的背後劇本有多黑暗浩大,但肯定需要大量合謀者,而後續的每個環節,隨年月推移已默默扣好:商警同行,造成了新城市「困獸鬥」;官鄉CONNECT,變成了横洲風雲;今次的元朗恐襲,簡直是官商鄉黑警最期待的美妙五重奏。因為明的打壓,暗的撲殺,都有了。 

法治、秩序、人權,香港人過法艱苦經營、讓我們擠身國際都市一員的真正核心價值,回歸以後持續風化侵蝕,最終在鄉民最原始的藤條鞭打下,打回原形並滲出血水。

官商鄉黑警已經合作愉快了,我們呢?已經是無法獨善其身的時候,別以為不是元朗人就可以置身事外。大惡在前,千萬別讓暴力得呈而畏懼,和理非也好勇武也好,我們已沒有空間分化割裂,同上同落,仇或喜生與死,也是香港地。記住黎明前夕,永遠是最黑暗的時候

事已至此,已經不止是政治,而是有關良知、有關我們何以為人的事。

作者Facebook

廣告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