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官場的「強姦/強盗邏輯」

2016/2/3 — 15:51

建制派廣泛地流行一種「強姦邏輯」,米已成炊,姦局已成,再追究公務工程超支責任已無意義,就不如義無反顧地配合下去。

港珠澳大橋如是,高鐵如是,可以很肯定,第三條機場跑道亦復如是!「強姦邏輯」令今後的公務工程都必然大安旨意地繼續大額超支!

超支三成,高官瞓著咗?

廣告

港珠澳大橋預算造價是304.3億,起初預計超支5億,剛剛向立法會財委會追加的超支撥款竟是54.6億,較預算超支達18%。Well,比起高鐵,港珠澳大橋的超支率之「低」簡直是應該獲得表揚。高鐵起初的造價已經是天文數字的650億,現在要追加194.2億,超支率達到30%,令整個工程造價達到844.2億!

當然,這些億億聲的數字對一般小市民都十分陌生,但單看超支率就肯定是當年有人不是「瞓著咗」就是刻意誤導以求在立法會容易些通過。我認為前者的可能性較高,因為在目前扭曲的政治制度之下,林鄭月娥已經是揭起肚皮像舉行天體無遮大會般,宣告天下,(建制派)議員的責任是通過政府的法案或是撥款(沒有說的那一句是監察政府不是議員的責任)。在這樣的政治現實之下,又何須要在起初報细數自找麻煩呢?!

廣告

做高官容易過當文員

所以,做高官的或是政府委任的機構主席,真係容易過喺商界當文員,弄一份文件要錢,預算的金額差天共地,沒相干也不用感到羞愧,因為有大把高官陪你算錯,去立法會告訴議員廢話少說,要脅不立即追加撥款,就會爛尾,成為國際笑話,遲些追加就蝕得更勁,結論是既然已經上了賊船,就乖乖的掏空荷包。

你做一間公司的中層人員,負責一個項目,你試下計錯數要老闆加碼?!你的下場是被罵個祖宗十八代之外,老闆還會留下一句:「你自己諗掂佢,一係就畀封辭職信我!」

那有像這些建制無賴那麼盛氣凌人?!

高官喊賊話,唔畀錢做瓜你

當然,有人會說:「咁都真係無計𠺢!馬時亨話齋,而家洗濕咗個頭!」

運房局局長張炳良説,高鐵如果爛尾,除原本650億元成本血本無歸,政府要再額外付出106億元善後。亦需要繼續保養這些工程,直至能確定新的用途為止。粗略估計,保養費每年需要1億元。港珠澳大橋又如何?運房局副局長邱誠武説,若今屆立法會唔批追加撥款,到下個財政年度仍會繼續申請,屆時工程費可能更高。

一個賊,說你唔畀錢,就做瓜你,講到咁,即係一定要畀啦, 對吧?!

沒有高鐵,香港會死嗎?

家陣的官所説的話當然是跟賊話無乜分别,不過,我相信議員若然盡責,仍然是應該否決有關的撥款,香港會死嗎?不見得!沒有高鐵就沒有「一地兩檢」,香港市民最少會安全一些。

我們要付出更多的金錢代價,這是肯定的,但我們要藉此確立立法會監察政府的職能,讓官員别要像「敗家仔」或是新年運桔的「古惑仔」大安旨意地向香港市民敲竹槓,要幾多畀幾多。我們要官員盡好本份,審慎地做好造價預算,並認真地解答議員的每一條提問。只有這樣,香港庫房的銀両才不會被肆意動用。

若是繼續容許這種「強姦/強盗」邏輯得逞,邱誠武在立法會完全拒絕提供議員合理提問的答覆那種氣焰和張炳良破壞規矩跳過立法會工務小組直上財委會的情況只會變本加厲,官員對立法會議員和市民的態度只會更加蔑視。情況就像敗家仔向著老豆咆哮:「死老野,唔好阻頭阻勢,快點畀錢!」

建制派才是「拉布」的始作俑者

有人會説,官員之所以拒絶解答議員提問和破壞常規是因為泛民議員「拉布」,我就不在這裡長篇大論的談「拉布」是政治失衡的一種議會最後抗爭手段了。事實是,整個泛民能夠團结一起用「拉布」來阻止惡法(網絡23條) ,是由政府和建制派一手促成的,建制派把泛民踢出所有具關鍵作用的立法會委員會主席及副主席之位,又在主持會議時違反議事規則粗暴地禁制議員質詢官員的權利,全面地配合政府的時間表,泛民議員若仍然乖乖地按著劇本投反對票,他們要在2016年再進入議會只怕是天方夜譚了吧!

事實是,政治是妥協的藝術,泛民議員已經向政府表示,政府只要押後「網絡23條」,將有關民生的法案提上來,泛民是不會對這些法案「拉布」的,強悍的689就是不肯。

建制派議員在主持會議時肆意「剪布」違反議會的程序公義,陳健波引導議員投票取向就更是嚴重瀆職。主席根本就沒有所謂的「剪布」權力,他只能夠按議事規則來主持會議,因為目前議事規則根本就沒有「剪布」的指引,如要加入有關指引,就必須修改議事規程,需要超過三分之二的議員贊成通過。換言之,主持會議的建制派議員根本就是在胡作非為。

官員行為如強姦,建制派則在旁制止受害人反抗,這就是目前香港的慘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