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官場變形記.3】首先是人,然後才是公務員

2016/11/10 — 19:11

2014 年 10 月底,一個「公務員撐雨傘」專頁的出現,曾經令支持傘運的網民頗為興奮。

由專頁成立第一天起,不同公務員陸陸續續上載隱去個人資料的職員證相片,並加上支持傘運、支持爭取真普選的語句。他們來自政府不同部門,包括教育局、律政司、入境處、康文署、警務處……一般人數得出的政府部門,幾乎都有。

10 月 23 日,這 1314 名公務員在報章刊登全版聯署廣告,表明此前發聲明批評佔領運動的兩個公務員工會「不代表我」,又稱「絶大部分的佔領者都在緊守和平非暴力的原則,都在為更美好的香港而奮鬥」。

廣告

對於這班公務員的行徑,不少人反應雀躍。專頁上,每個公務員職員證的 post 都獲得超過 1,000 個 likes。寫得特別用心的(例如破產管理署職員斥「政府誠信已破產」),網民反應更激烈。

廣告

「有這班充滿良心的公務員。是香港人的福氣!衷心感謝!」網民 Eva 的留言,說中了不少人的心聲。

等一等。公務員不是要遵守「政治中立」嗎?這班良心公僕們,究竟有沒有犯規?

政治中立的雙重標準

「我覺得,宜家『政治中立』這四個字,仲難聽過粗口。」黃 sir(化名)說。

黃 sir 是「公務員撐雨傘」專頁的發起人之一,正職是官校老師。他認為,政治中立的原意,乃確保公務員不因個人立場影響服務,卻不代表人人隨時隨地都要噤若寒蟬,毫無立場。因此,於職務範圍以外,公務員理應有發表政見的自由。

更何況,所謂「政治中立」,在公務員隊伍裡面,也有雙重標準。2014 年 10 月 20 日,兩個公務員工會(政府人員協會及香港公務員總工會)發表一封「給市民的聯名信」,指摘佔領行動的「反智思維」攪亂社會秩序,致香港被嚴重撕裂,使公僕成為磨心。

這兩個工會是什麼來頭?坐擁四萬會員的「政府人員協會」是工聯會屬會之一,創會宗旨為「愛國、團結、權益、福利、參與」;會員兩萬的「香港公務員總工會」則自稱「純公務員工會組織」,但 2016 年該會的執委會就職典禮,卻有中聯辦社工部部長楊茂作主禮嘉賓。今年立法會選舉前,這兩個工會又發聲明,批評有議員拉布導致公務員加薪被迫推遲,並呼籲會員在 9 月 4 日積極投票。

政府人員協會的反佔中街站(圖:政府人員協會 facebook)

政府人員協會的反佔中街站(圖:政府人員協會 facebook)

又工聯會,又中聯辦,又反佔領,又反拉布,請問這是哪門子的政治中立?

一位 EO (行政主任)便說:「以前工會都無咁多聲氣,永遠只會聽到他們要求加人工呀,加警察裝備呀,但近幾年開壞了頭,成日代表公務員出聲,話『唔好破壞社會和諧』,背後咩意思?明啦。」

偏偏政府卻為之護航。今年 8 月記者就公務員工會發聲明一事,問保安局局長黎棟國取態,黎的答案是:「這與公務員政治中立,是完全兩碼子的事,政府一向鼓勵所有登記選民,亦包括公務員同事,行使公民責任及義務,在投票當日出來投神聖一票」。

黃 sir 氣憤,因為「政治中立」原來是一個可移動的龍門:「如果真是要『政治中立』,你就不可以講支持定反對。但現在好明顯,係你話支持政府就無問題 ,反對就唔得。」

這也是當日「公務員撐雨傘」專頁誕生的原因。

「我們身為香港公務員的一份子,鄭重聲明,兩會的聯名信不代表我們。…該聲明不但對解決事態毫無幫助,更可能進一步撕裂社會,加劇市民和公務員之間的對立情緒。」

—「公務員登報表明對雨傘運動立場聯署」

「他們是騎劫公務員。」當日黃 sir 和幾個公務員朋友讀到工會聲明,甚是憤怒,便決定發起聯署反撃。短短幾日,他們在網上成功號召過千公僕參與,不少公務員甚至自發在自己部門呼籲同事參與,登報費用極速籌夠。「那次是很難忘。」

「公務員撐雨傘」的舉動,使網民叫好的同時,也引起親中人士的口誅筆伐。其中《港人講地》刊登了前廉政公署副廉政專員郭文緯的文章,斥責聯署公務員有違「政治中立」。

作為前公務員,筆者認為,公務員的一言一行,都應該與自己的身份一致,不能有絲毫混淆或角色衝突。如果他們真的認同政府不應執法,他們首先應先放下公務員身份,甚至辭職才作公開表態!…作為公務員,他們是否可以用「政治理由」,而不需遵守公務員條例?若然如此,他們仍敢稱自己是政治中立、專業又不偏私的公務員嗎?這又是一個法治社會公務員應有的態度嗎?

—《所謂公務員聯署公開信之我見》郭文緯

這篇文章的說法,可能比我們想像中更加有道理。事實上,翻查《公務員守則》,就有以下一段:

當在任政府作出政策和行動決定後,不論個人意見如何,公務員必須全心全力支持,執行有關的決定。公務員在參與公開辯論或討論公共事務的場合,或在這些場合發表意見,須確保其言行與在任政府的政策及決定一致。

換句話說,假如在任政府支持人大 831 決定,並推出「袋住先」方案,公務員「須確保其言行與在任政府的政策及決定一致」……

我們將這疑問帶到有份草擬《守則》的前公務員事務局王永平面前。

他說,政府的「建議」和「政策」有別,要分清楚。「831 (政改方案)是政府的建議,建議咋喎,都未通過。政府提出的建議,未成為政策之前,公務員他完全是可以有自己睇法。咪百花齊放囉,有支持有反對,有工會出來簽名反普選,也有支持普選的。」

王永平稱,假如政改方案在立法會通過落實,公務員就確實不應公開反對,否則便是違反政治中立原則。但在此之前,理應沒有限制。「唔好唔記得,政府意見都可以改,可以收返,我點不斷支持你?咁樣唔通的。」

佔領時任公務員事務局局長的鄧國威,對「政治中立」的理解跟王永平相近。去年 8 月,他在港台節目《舊日的足跡》上稱,政治中立不表示不可發表關於政治言論,除了部分敏感崗位,公務員有自由發表意見,最重要是不能讓人覺得公務員執行職務時會有所偏頗。

諷刺的是,鄧國威說這番話的時候已離任公務員事務局。去年 7 月,他的職位突然被張雲正取代。當時有媒體稱,鄧國威無做好對公務員隊伍的政治工作,令大批公務員「人心未回歸」,故被免職;有報道更稱鄧的「死因」,是未應上級要求懲處支持佔領的公務員。

王永平

王永平

「黑四類」如何表態

公僕應否公開表達政見?或許仍有爭議。不過不少公務員受訪者都說,私底下他們其實經常談論政治,一如所有香港人。

一名公務員說:「政見方面,我們同普通人無咩分別,公司入面會唔會傾呢?都會。大家都會覺得選舉主任好慘,畀人擺上檯,又會笑梁振英『粒粒皆辛苦』。」

一名行政主任甚至透露,選舉期間,有同事會在下班後替青年新政、熱血公民做義工。「放工你鍾意做咩都得。」前提當然是,不能將自己的公務員身分到處張揚。他舉例:「如果你好高調幫民主黨,我相信 CSB(公務員事務局)會有人來同你傾偈,睇下你咩事。」

不過該行政主任強調,這種自由表達政見的風氣,可能只限於行政主任或以下職級。職位較高級的政務主任通常會較避忌。

事實上,公務員事務局對四類公務員的政治參與確實有更嚴格要求,包括首長級人員、政務主任(AO)、新聞主任、警察。

「對首兩類公務員的限制是因為他們本身工作參與決策和重要施政;對新聞主任的限制是因為他們負責對外宣傳及與傳媒打交道;對警察的限制是確保他們在維持治安時不受任何政治因素影響。」(王永平《平心直說》)

有政務主任說,他們稱這四類公務員為「黑四類」。

那麼,政務官們是否絕口不談政治?又未必。有政務主任稱,進入政府以後,不難找到與自己志同道合的同事,即使身分敏感,但因日見夜見,且有信任,不時會就政治議題傾談。

他又記得,雨傘運動期間,不少政務官都有在金鐘佔領區出現。很多 AO 的 facebook 也作出了表態 — 轉黃絲 profile pic 算是「去得太盡」,那換黑色可以吧。該 AO 形容,同事們大多不會 explicit 地表態,知道界線在哪,做每件事之前,也必先想好解釋。

譬如說,若被上頭發現自己在佔領區,怎麼辦?AO 們一早想好了:要食 lunch 嘛!視察民情嘛!

如此表態是有點含蓄,但總算聊表心意。

「我覺得人首先是人,然後才是公務員。」這是一名政務主任的心聲。

發起「公務員撐雨傘」的黃 sir 也說,公務員要發聲,因為近年香港不少事情已不僅是政治問題,而是良知問題。

「無理由因為政治中立,公務員就唔出得聲。」

身為官校老師的他,最難忘的自是 2012 年的反國教事件。黃 sir 記得,當時校內不少老師,縱使沒挺身公然反對,卻都有默契地一連幾日穿上黑衣,甚至會「著到唔夠黑衫」。下班後到政總集會,黃 sir 也遇見不少官校同事。「我們都是人,我們都是老師,見到這樣的情況都會識得出聲。」他認為,大是大非當前,良知的呼聲應該蓋過公務員身分的約束。

「作為一個人,如果睇到這些事都唔出聲,其實跟同流合污無分別,是共犯。」

*   *   *

黃 sir 說,發表個人政見毋須受公務員身分束縛,但假如在工作場所遇上政治議題呢,又應怎樣處理?譬如說,一個官校老師想在學校辦紀念六四的活動……

2014年9月下旬,雨傘運動展開。(金鐘佔領區,資料圖片)

2014年9月下旬,雨傘運動展開。(金鐘佔領區,資料圖片)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