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官指兩警證供可疑 佔中街工義工今脫襲警罪

2015/8/25 — 18:00

今日脫襲警罪的楊皓然在庭外批評,司法制度不公,在庭內「講大話」的兩名警員仍能逍遙法外。(圖片來源:社民連片段截圖)

今日脫襲警罪的楊皓然在庭外批評,司法制度不公,在庭內「講大話」的兩名警員仍能逍遙法外。(圖片來源:社民連片段截圖)

身兼街工義工的中大男生楊皓然,去年11月30日在金鐘聲援佔領行動,被指以掌摑、踢小腿及扯中指等動作襲擊兩名警員,被控兩項襲警及一項嚴重傷害他人身體罪。今日在東區裁判法院裁定全部罪名不成立。裁判官指,兩名警員的供詞均有內在性問題。

裁判官李紹豪指,兩件襲擊事件均只有聲稱遇襲警員能作證,惜李官指兩名警員的供詞均有內在性問題。聲稱被踢傷的警員本指,自己跪在被告大腿後方,卻稱自己小腿前方被踢傷;而聲稱被扯中指的警員,在庭上說當時用左手壓着被告的右手,法官認為被告難以扯傷警員的手指。

而且,兩警又指已告知醫生遭被告摑一巴及扯傷手指,但醫生的證供卻沒提及,醫生與兩警的證供不符。

廣告

辯方呈上兩段錄片段,拍攝到被告站在人群中第3、4排後,與警員稱與被告距離很近的證供亦不相符。裁判官總結指,兩警員證供有疑問,故毋須討論被告的證供便裁定其脫罪。

開審前,約20多名街工及社民連成員就在庭外抗議,批評這是政治檢控。楊皓然在庭外指自己脫罪並不特別開心,因他險些要坐冤獄,令身邊家人朋友擔心。他指司法制度不公,在庭內「講大話」的兩名警員仍能逍遙法外:

廣告

「即使我今日被判無罪,那兩個在法庭公然講大話的警察,他們不需要付出任何代價!而我,這幾個月來,就背負分分鐘坐冤獄的代價。我的家人、朋友全部在為我擔心。今日即使我被判無罪,我不覺得有甚麼值得開心,因為這個制度極之不公平!對於那些在法庭講大話的人,完全不需要受到懲罰!今次,他們大可以說:『哎吔,我沒搞到那個『o靚仔』,他都入不到罪,不關我事。』然後下次又來!

在審訊其中一日,我聽到某個律師在庭外跟記者說起『公義』,我很想問,『公義』就是十多廿萬元人工給你來『屈』個『o靚仔』?你那麼關心公義,你有沒有想過找個真相出來?...... 我們一定會繼續抗爭下去,無懼任何打壓,直到勝利為止!」

【學生諷警媾女被控襲警 被判無罪後肺腑之言】

社民連今到東區法院聲援街工義工楊晧然,楊11月30道龍和道衝突中被捕,被控兩項襲警罪及一項嚴重傷害他人罪。街工義工楊皓然被判無罪後,在庭外抗議黑警濫捕濫告,浪費公帑。而即使今日楊被判無罪,但那兩名公然在法庭講大話的警察,居然不需要付出任何代罪,但楊這個數個月則需要背負坐冤獄的代罪,令他的家人朋友擔心。楊認為今日被判無罪有甚麼值得開心,因為這制度極之不公平,對這些在法庭說慌的人,完全不需要受懲罰。在審訊期間,楊聽到某個律師在庭外與記者談及公義,質疑公義是公職人員每月收十幾廿萬屈個青年人,如果真是關心公義的話。有沒有真的尋找真相出來,而是要求被告自行搜證證明自己清白。每一個抗爭場合警方都有錄影,為何不把錄影片段呈上法庭,又指自己無懼任何打壓,一定會抗爭下去,直至勝利為止。【學生被控襲警 稱僅諷警媾女】警方起訴暗角七警遙遙無期,但檢控佔領參與者則未有鬆懈。去年雙學發動圍堵政總行動,其間街工成員楊皓然被指掌摑兼踢傷警員,以及弄傷另一名警員的手指,遭控以襲警及對他人身體加以嚴重傷害共三罪。楊聲稱當時眼見正驅趕群眾的現場警員要求女性先行,遂嘲諷謂「仲得閒媾女」,結果遭警員從人群中拉出,以襲警罪名拘捕。http://hk.apple.nextmedia.com/news/art/20150530/19165857【警員證供不脗合 中大生脫襲警罪】http://hk.apple.nextmedia.com/realtime/news/20150825/54129424中大建築系三年級學生,被指於去年11月雙學號召包圍政總當晚,於龍和道與警員對峙期間,突然掌摑警員,並在被拘捕期間分別踢傷及扯傷警員小腿及手指。中大生被控襲警及嚴重傷害他人身體共三罪,經審訊後裁判官今指兩警員證供有矛盾,在疑點利益歸於被告下,判中大生無罪。裁判官指,兩警員供稱分別在急症室有向醫生透露遭掌摑、踢傷及扯手指,但醫生的證供卻顯示兩警未有提及上述情況。另一方面,兩警員指在制服被告楊皓然(20歲)時,分別遭伏在地上的被告踢傷前小腿及扯手指,但裁判官指當時被告被按壓地上,動彈不得,根本不可能做到兩警所指的襲擊動作。再加上辯方呈上的錄影片段,顯示被告並非如警員所指站在最前排,故認為案中有疑點。

Posted by 社會民主連線 on Tuesday, 25 August 2015

綜合:商台/星島/東網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