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官方記者發牌制度或違憲 新聞自由屬基本個人權利,人人都有權報道

2019/10/20 — 19:38

作者製圖

作者製圖

關於政府擬研究記者發牌制度,書生想講的是,很多人不知道「新聞自由」其實是一項基本自由權利,係適用於所有人,而不單純是我們一般認知的「記者」才擁有。

1972 的 Branzburg v. Hayes 是法律史上關於「新聞自由」和「記者特權」知名的個案。基本上一本討論到新聞自由的法律書,一定會引用這個案件。

在這宗案件裡,法院明確表示,新聞自由(Freedom of the Press)屬於「基本的個人權利(fundamental personal right)」,亦即是人人都擁有新聞自由,就好像人人都擁有言論自由、宗教自由、思想自由一樣,不可以說某些人有,某些人無,否則就係違犯平等條款,屬一種實質歧視。

廣告

該判詞更提到新聞自由作為基本個人權利,並不局限於「報紙和刊物(newspapers and periodicals)」、「The press in its historic connotation comprehends every sort of publication which affords a vehicle of information and opinion」,只要一個人向公眾傳播公共信息與意見,原則上已經係 "The Press" 。

其實,自從社交媒體興起,新聞行業急速變化,關注新聞自由的人權組織與法院亦早已承認「新聞界」並不只局限大家理解的傳統媒體,新聞工作者也不在只局限於傳統媒體下的全職記者。譬如聯合國人權事務委員會在 2011 年的報告書便提到,「新聞工作(journalism)是由廣泛行動者共同擁有,這包括專業的專職記者和評論員,亦包括博客與其他以印刷、互聯網或其他方式自己出版的人。」書生的網友亦引用多個國際案例指出上述定義廣受法院接納,例如 2014 年 Slater v Blomfield 案中,法院表示「一個定期向大量公眾傳播新聞的博客可以是記者(journalist)」。

廣告

所以,每個人都擁有新聞自由權利去進行採訪、調查、評論、報道和出版。新聞自由並不只是由大家所認知的「必須在某個新聞組織機構擔任記者」的人才擁有的特權 (Privilege)。當然,這可能超出大家想像,一般公眾都會期待記者是專業和具客觀性的,但這個期待應當由公眾選擇具公信力的新聞機構和組織加以制衡和決定,並非由政府去決定。

正如哲學家 J.S. Mill 於《論自由(On Liberty)》中所揭示的一樣,言論的真假問題應當交由言論自由市場篩選,而不應由公權力決定,如果由公權力一槌定音,決定誰有權發聲和報道、決定言論內容的真偽,這只會更大機會產生錯誤信息。若然關心新聞的真實性,我們更應該警惕公權力對言論及新聞自由的限制。

如果將「誰有資格成為記者,擁有報道、評論和採訪」的權力交由政府去決定和定義,這就變相由政府決定只有某類人或社群擁有新聞自由的權利,很大機會違憲。基本法第 27 條清楚列明「香港居民享有言論、新聞、出版的自由」,即係所有香港居民都平等地擁有新聞自由。

最後,值得一提,其實任何人都可以在示威現場進行採訪,即使你不是記協的「記者」,只要你沒有做出違法行為,警方並無權力要求你離開,亦無權不讓你拍攝、採訪、報道或直播。這屬於言論、新聞和出版自由的保障的範疇。警方和政府不懂法律,我們應該要懂得自己的法定權利。

作者網誌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