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官逼民反」須譴責,「暴力破壞」情可原!

2019/7/2 — 18:28

7月1日 示威者佔領立法會

7月1日 示威者佔領立法會

昨天下午(7 月 1 日)筆者參與民陣的七一遊行,走了五句鐘,雙腿酸痛,疲累不堪,回家後稍事休息,便一直觀看著 NOW 電視直播立法會場外場內的被包圍和被攻佔過程,直至警方人員最後清場,示威群眾和平散去為止。立法會大樓內外的那些所謂「暴力破壞」映象在腦袋縈繞未去,睡在床上也徹夜難安眠……可以預見的是:林鄭政府當局和一眾建制派人士必然借此大肆抨擊示威人士的所謂「暴力行為」,嘗試轉移市民的目光焦點,趁勢盡量「消費」和試圖扭轉「民意」。筆者無意,也不能即時拆解當局背後的陰謀部署和設局,包括警方「引君入甕」的空城計之說,只是溯本追源的指出「官逼民反」的事實,以及解說年輕示威者的「暴力破壞」行為。

由始至終,林鄭此人和她身旁高官一直漠視民意,踐踏民情和污衊民心,所言所行完全顯露出為政者的倨傲、倔強和囂跋,並沒有真心誠意的舒解民憤和民怨。在這一段香港民間「反送中、抗惡法」的漫長日子裡,香港年輕人甚至可說是經已窮盡不同的抗爭方法和一切途徑,從溫和的聯署、集會、請願、示威和遊行活動,以至較激烈的抗議、圍堵和衝擊行動,依然未能絲毫撼動和影響麻木不仁的當權政府,得來的卻只是虛應了事的空洞承諾,以及言不及義的公關文告而已。抗爭者的沮喪、失望以至厭惡情緒是可以預見的;年輕人的不滿、憤怒、以至趨向激動迸發也是無可避免的。

筆者甚至可以說,任何抗爭行動逐步走向偏激化以至暴力化,在歷史發展上屢見不鮮,都是潛在的危機,甚至往往是必然的悲劇式結果。經年以來在香港,年輕人心底積累的憤怨,造成結構性的社會矛盾撕裂,對政府極度不信任和懷疑,以及心理情緒上的沉重壓力,都是無可否認的事實,而始作俑者正是當權特區政府多年以來的施政失當、政策失誤和官員瀆職的結果。近因當然就是修訂《逃犯條例》的激化,直接令年輕人深深感受到當權者變本加厲的背棄了「一國兩制」的歷史許諾,令香港漸漸步向政治沉淪的懸崖。

廣告

年輕人的衝動、躁動,以至盲動雖然容易造成一定程度的負面影響,但也正是純樸真情的彰顯和青春無悔的可貴。他們熱愛香港,一心竭力守護香港的價值和未來。如今他們竟然在絕望中豁出去,不僅是無奈極致的選擇,卻是明志委身的一種犧牲,有著負上刑責的自毀傾向,筆者為之動容。年輕人當然沒有庸官政客的老練計量和周詳盤算,他們甘心情願押上往後的前途,以至寶貴的生命,令人深感遺憾,不禁追問:是誰逼使這一些年輕示威者走上這樣的決絕不歸路,作出如此玉石俱焚的抉擇呢?!

歷史上五四運動時大學生的「火燒趙家樓」和「痛毆章宗祥」固然可視之為「暴力事件」,也同時確認為出於愛國義憤的「懲處媚日國賊」宣洩行為!筆者是「和理非非」的抗爭者,無意「英雄化」任何有暴力傾向和帶有負面效果的行為,但是,筆者還是尊重和理解任何人有其自然發展過程中的抗爭形式和選擇,而且從宏觀角度看,抗爭歷史上的定論並不取決於當下的演繹,而是必須經過年久浪濤淘洗後的回顧,才能夠更準確檢視其是非和真正影響。就立法會大樓內那些所謂「暴力破壞」所見,少數攻佔的年輕抗爭者還是有著一定的克制和適可而止的理性,藉行動宣示其針對性的政治訊息,並非肆意搗亂砸毀。為此,筆者雖然並不贊同違法活動,還是必須予以充分的體諒。

廣告

如果要對「暴力破壞」說「不!」,筆者必須以更強更大更高的聲量,向全香港和全世界熱愛民主自由公義的人們,強烈譴責「官逼民反」而說「不!」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