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定性「暴動」、提出「譴責」之後,仍是要開委員會

2016/2/13 — 3:00

大年初二清早,多場警民衝突後,警察出動多支部隊在旺角巡邏。

大年初二清早,多場警民衝突後,警察出動多支部隊在旺角巡邏。

「魚彈事件」經過多日,大家的情緒應該開始沉澱。思考本土政治,不能忽視現有的機制、現任的議員和政黨仍然有事要做,民間亦須加大力度推動政黨做實事。

1) 保安事務委員會召開緊急會議

立法會保安事務委員會必須召開緊急會議,檢討警方開槍等等警方濫權及暴力(警方不合理使用武力)問題,尤其是已證實開的兩槍為實彈,有媒體報導警例並不容許警方向天開槍示警,在鬧市向天所開的流彈極可能打中途人。但是究竟如何,從來都像是國家機密,並不公開。委員會有責任跟進,並徹查警方不合理打市民、打記者和打示威者。

廣告

開會跟進社會事件,是在位的議員的責任,社會運動應該關注政黨特別是在職議員,有無行使在職的權責,並評估議員所做的是否適切有效。正如我們在反高鐵、政改等等社會運動中,已經改變政治運動與社會運動的關係。政治運動必須由社會運動帶動。據悉現時立法會召開緊急委員會會議,須數名議員聯署,再得到主席批准才能召開,假如主席不批准就告吹;這樣的機制固然軟弱無力,但是形式上出一封信,再等候被否決,是否唯一可以做的事?社會期望議員有更高的智慧去解決問題。

民主派在職議員有責任思考如何為是次警察開槍和打人事件,要求召開緊急會議。假如已經做了超過兩屆保安事務委員會副主席的涂謹申,充其量只能在媒體面前表達對警方執法的不滿,而實際上毫無果效,市民會懷疑再選他入去立會,對改變警察濫權和暴力打人有無作用。

廣告

2)食物安全及環境衛生事務委員會及轄下的小販政策小組委員會召開緊急會議

立法會食環事務委員會及轄下的小販政策小組委員會應該召開緊急會議,討論小販發牌,及食環署人員執法產生涉及的暴力衝突,尤其涉及身份不明的「管理員」,在節日期間嚴重傷害市民感情甚至人身安全。

對魚彈事件起因的辨識,不能忽視有關的小販政策。一年前的農曆新年,深水埗桂林街和旺角已出現市民捍衛小販空間的行動;一年以來,未聽過相關事務委員會在小販發牌、小販生存空間等等事宜上,爭取到什麼成果。

今次事例,肯定了在相關事務委員會裏的泛民議員責無旁貸。特別是如今領展竟然可以聘用疑似黑幫背景管理員,跟曾經逼死小販的食環署職員,聯手得到不合情理的強大警力所保護,強奪小販私人財產及暴力打傷市民。

身處相關事務委員會的泛民議員,假如不能於此有什麼進展,市民會懷疑這些議員的議席,是否值得保留。

希望現任議員做實事

現在泛民議員譴責暴力,企圖與暴力劃清界線,仍然有只是關心選票之嫌。泛民議員不能只停留在自己的選舉工程上。在一個時事節目上,理大教授鍾劍華多次指斥民建聯葉國謙議員作為最大黨,有責任限制689的行為。市民希望現任議員多做實事,為了市民,為了這些曾為香港流血的人,展示實質改變的盼望所在。而召開緊急委員會會議,逼使建制派和689政權,面對是次警察開槍濫權和小販政策的民生問題,會是市民評估泛民議員將來是否值得得到議席的重要參考。

合一的盼望

同樣,即使未必即時能夠召開相關會議,民間亦應召開緊急會議,討論比如以小販及支持小販的生存空間為抗爭主軸,指向尋求全面抗爭推翻政府指揮警隊的政治化問題,重建警隊政治中立的政策。馬國明老師曾經指出「小販是民主運動的最佳盟友」,一語中的。一向關注小販生存空間的左翼與「利用」小販議題進行升級抗爭的右翼,小市民、民間社會與議會抗爭,正好在此議題上,重新連結成為一個空前團結的反對派。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