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宣誓司法覆核案 ‧ 文字直播】雙方完成陳詞 法官押後裁決

2016/11/3 — 10:08

【請讀者不斷更新網頁(F5),緊貼案件最新進展。】

【16:45】休庭。

【16:30】余若海陳詞完畢。雙方完成陳詞,區官稱將盡快作出裁決,余若海指,思及到案件的重要性,建議法官考慮先頒佈判決,之後再頒佈理據。區官稱會考慮。

廣告

【16:15】現由政府一方代表余若海再度陳詞。對於戴啟思指,《立法會條例》73 條只在主席已據基本法 79 條宣佈議席無效後才可引用,余不同意,指 73 條的應用並不依賴於基本法 79 條。余若海指出,律政司是根據公共利益提出覆核,因為有關案件涉及未能符合憲法要求的行為。而行政長官,則根據基本法第 48 條所列明的職權,有權處理涉及一國兩制運行的事宜,包括有人宣揚港獨。 余又指梁游是否已於 10 月 12 日拒絕宣誓,沒有灰色地帶,是黑與白的問題,二人明顯已拒絕宣誓。

對於戴提及基本法 77 條的言論自由豁免,余重申,宣誓屬於憲制責任。

廣告

【15:50】潘熙認為,基本法 104 條在此案中完全無關。 他又指,立法會主席要梁游二人再宣誓,正是符合《宣誓及聲明條例》19 條之舉,但律政司卻尋求制止。

而潘熙指出,《宣誓及聲明條例》21 條所指拒絕或忽略宣誓的議員離任,須經議員請辭或主席按基本法 79 條宣佈其資格取消。他指條例中用的字眼「必須」(shall),意味「離任」並非自動生效。

潘熙指,主席及秘書長均無判定梁頌恆拒絕宣誓,主席指梁若申請將允許再宣誓,梁向主席致了信,梁再次宣誓已列入立法會大會議程,法院不應介入此事。

潘認為,意即議員需自行辭職,或根據《宣誓及聲明條例》21b 條由主席聲明取消其資格。潘認為,須根據三分二議員通過,主席才能作出有關聲明。

【15:35】潘熙又指,《立法會條例》73 (1) 是指,選民或律政司司長,是在議員被正式取消資格後,才可以興訟。

潘熙重申,案件涉及立法會內部事務,法院不應干預。他指,區官在拒批出黃毓民司法覆核吳亮星許可一案中,亦有類似的看法。他又指,不干預原則涵蓋甚廣,甚至未必需要考慮基本法 77 條(言論自由豁免)。

潘熙指出,梁頌恆的宣誓及再次宣誓,是由立法會秘書及主席監誓,亦列入呈堂的立法會議程當中,因此明顯是立法會的事務。

潘進一步指出,梁游是否拒絕或忽略宣誓,不是應拿到法庭、由法官根據各方陳述及盤問梁游後決定之事,而是應在立法會內解決。

【15:30】潘熙指,根據《宣誓及聲明條例》19 條,監誓人才是最終決定誓言是否有效的人,而不是法院。 潘指出,《宣誓及聲明條例》適用於特首、主要官員、法官等,條例的含意不可能是容許,譬如郭卓堅入稟指特首四年前宣錯誓,然後要法庭審視國家主席的決定。

【15:15】潘熙又認為,基本法 79 條所列出的條件,是立法會主席獲憲法賦權,可以取消議員資格的所有情況。而若全盤考慮立法會條例,議員就任及離任均為立法會事務。 區官問到,若主席不行使 79 條的權力,是否可受法律挑戰,潘熙指,如此一來會有政治代價,因立法會議員是經政治選舉產生。

【15:07】庭審恢復。現由代表梁游一方答辯的資深大律師潘熙陳詞。

潘熙指,根據立法會條例第 73 條,只有選民或律政司司長,可針對任何以議員身分行事或聲稱有權以該身分行事的人,以該人已喪失以該身分行事的資格為理由興訟。但本案的申請人,不是「梁振英」,而是香港特區行政長官,是一個憲制位置。 潘熙指,根據 73(5) 的寫法,有關訴訟應為個人性質,因此律政司不應為其入稟,納稅人的錢亦不應用於此案。 而梁如以個人身份入稟,應為利益相關者,但潘質疑梁振英亦不能同時就兩人的議員資格提訴訟,因為他不可能同時為新東及九西選民。

【14:57】短暫休庭。

【14:32】庭審恢復。戴啓思續陳詞。他指,基本法 77、78 條針對立法會議員的豁免範圍,並無考慮議員是否已經就任。而梁游二人 10 月 12 日的誓言,不論是否有效的誓言,均受基本法 77 條保護,因此有轄免權。

戴認為,立法會條例 73 條,是指主席已按 79 條聲明議員已喪失資格,律政司才可申請法庭頒布議席懸空。他指 73 條的設置,是考慮到權力分立問題﹐令法院不致介入立法內部事務。區官問到,如果有議員說出與法定要求完全不一樣的誓詞,而主席不作出裁決,是否意味該議員可行使職權,戴稱,可根據基本法第 79 條,經三分二議員通過取消其資格。

戴啟思指,不是說基本法 77 條凌駕 (trump) 104 條,但目前的爭議應放在,梁游有否拒絕或忽略宣誓。

區官接著問到,如果無人按 79 條採取行動,該名不按誓詞宣誓的議員的議席是否仍有效,可以繼續參與會議,履行議員職務,戴啟思指,主席不應如此軟弱,認為區官提出的昰理論性的問題,實際上不可能出現。

【13:00】休庭。上午審訊的綜合報道,請見另文

【12:50】代表梁游一方的資深大律師戴啓思指出,《基本法》第四章列明三權分立,另亦需考慮 77 及 78 條。此外,戴啟思質疑,立法會以外的機構,是否有權就立法會議員宣誓的事宜有管轄權。

戴啟思認為,宣誓問題屬於《基本法》79 條所指的「行為不檢 (misbehavior)」之一,須經全體立法會議員三分二通過才會被取消資格。

【12:35】代表梁君彥的資深大律師翟紹唐完成陳詞,現由代表梁游一方的資深大律師戴啓思陳詞。

【12:30】翟紹唐認為,立法會主席有權根據基本法議事規則,決定包括宣誓等議事程序,即使主席的決定是錯,這也是立法會內部事務,法院不應干涉。 他認為,政府一方把主席列為答辯人,是完全不必要,是錯誤的,政府應直接覆核游梁宣誓的問題。 他較早前指,政府把主席帶入官司,會令人有行政干預立法的錯誤印象,政府應該避免在政治敏感的時刻作出這舉動。

【12:10】代表立法會主席梁君彥的翟紹唐指出,司法覆核申請並非 playground of infinite possibilities。

翟指,在律政司的司法覆核申請表中,指根據《宣誓及聲明條例》21 條梁游已失資格,故立法會主席無權准他們監誓,這是建基於《宣誓及聲明條例》21 條已自動生效的假設上,在庭上,余指法庭才是《宣誓及聲明條例》21 條應否啟動的最終仲裁者。但余在隔一個早休 (morning break) 後,主席在法律上有責任 (obliged) 應在梁游宣誓後,根據《宣誓及聲明條例》21 條裁定他們無權再宣誓。

翟紹唐質疑,如果立法會主席的裁決合律政司的心意,就不會有這場司法覆核。

對於余若海早前指梁游二人於 10 月 12 日當日已失議員資格,翟反駁,《宣誓及聲明條例》21 條不可能自動啟動,否則就意味著立法會秘書長有權,決定七十名立法會議員的議席是否有效。翟指出,取消議員資格有既定程序,譬如議員犯了刑事,即使是殺了人,也要三分二議員通過,才可取消資格。

因此翟強調,律政司一方對《宣誓及聲明條例》21 條的解讀不可能正確。

對於余若海指,宣誓是憲法要求,與立法會內部事務無關,翟紹唐稱,觀乎 10 月 18 日及昨日的情況可見,宣誓是受立法會議事規則管制,關乎立法會會議程序。

翟又引案例指,議員資格 (membership),是議會的內部事務。

【12:03】庭審恢復。

余若海指,梁游二人 10 月 12 日的言行,實際上構成拒絕宣誓,主席應憑之決定兩人議席懸空,而主席允許二人重新宣誓,未有考慮根據法律,二人已失議員資格無權再宣誓,指主席未有履行其職責 (fail to discharge his duty),及法律上自行誤導 (misdirected himself on law)。

【11:35】休庭 (morning break)。

【11:33】余指出,根據《宣誓及聲明條例》21 條中 "shall vacate" 的寫法,是指一旦拒絕或忽略宣誓,議席就已懸空,而非要求該議員離任。

余另回應潘熙指,應先考慮 (exhaust) 立法會條例 15 條中有關議員離任的條款,再考慮《宣誓及聲明條例》21 條,余指出 15 條沒有 only if 等字眼,加上《宣誓及聲明條例》21 條是處理議員就任的條例,因此不同意潘熙的看法。

【11:30】對於梁游一方代表律師潘熙指,即使啟動《宣誓及聲明條例》21 條亦應是由議員辭職或主席啟動《基本法》79 條,而不是由法庭頒令其議席失效,代表政府一方的余若海表示不同意。他指《宣誓及聲明條例》21 條沒指明離任時間,就是有 immediate effect,而根據《立法會條例》14 條,議員辭職時可指定離任日期,他假設梁游可遞辭呈,但指明是 2020 年才離任。 余指出,要求議員離任但又容許議員按意願請辭 (subject to their willingness to vacate), 不可能是《宣誓及聲明條例》21 條的意思。

【11:20】余指,《宣誓及聲明條例》21 條應與基本法 104 條一同理解,根據 21 條列明的條款,若當選人拒絕或怱略宣誓,應即時面對後果,其議席應即時無效,不應有任何延誤。

【11:13】余若海現討論立法機關內的言論自由相關豁免。余指在議事廳的辯論中,議員有相關轄免,但不包括在宣誓時,因為宣誓是憲法責任及要求,而言論自由不是discharge 憲法責任及要求的護盾。

余若海形容,現在的爭拗是梁游是否完成宣誓,他形容梁游一方引用《基本法》77 條的講法,是「我可能沒有完成,但你不能介入這個問題」 ,他形容這個取態是完全顛覆 (subvert) 基本法 104 條。

【11:05】區慶祥法官質疑余若海指有關權力(即處理議員宣誓是否符合《基本法》第 104 條及是否啟動《宣誓及聲明條例》第 21 條)在於香港法院的說法。他舉例指,行政長官的宣誓,監誓者為中央政府官員,他向余提到,一旦特首當選者宣誓受質疑,應由誰處理,這似乎是一個難題。

余若海指,其實這並非難題,行政長官的宣誓是受《基本法》、《宣誓及聲明條例》21 條管轄,因此若有市民認為特首當選者宣誓有問題,即使監誓者為中央官員,亦同樣應入稟香港的法院,尋求覆核。

區官回應:「咁 apparently 我會再收到另一宗司法覆核申請。」庭內眾笑。

【10:55】余若海指,對於議員宣誓是否符合基本法 104 條的要求,或是否要啟動《宣誓及聲明條例》21 條,立法會主席可有其看法,並按其看法執行,但主席的權力不能凌駕 (trump) 基本法 104 條及《宣誓及聲明條例》21 條,最終決定權力 (final constitution power) 是在香港法院。

余若海引《基本法》第 79 條,指主席只有權在條例指定的情況下,宣佈議員喪失資格。但本案的情況,並不在該條例指定的情況之內。

余重申,案中沒有任何一方,認為梁游 10 月 12 日的宣誓是有效 (valid)。

【10:35】余若海指出,梁游一方提出法院不應干預立法會,但其申述中,迴避了立法會條例第 73 條,而余認為,法院對議員資格是有司法管轄權,因為事涉mandatory 的憲法要求。

余指出,在香港,立法會並非 supreme ,而基本法是,立法會運作受制於 (subjected to)基本法。不干預原則,並不能凌駕 (trump) 基本法第 104 條的要求。

余又回應潘熙指司法不應介入立法會事務的說法。他引用梁國雄拉布案例,指今次事件非關立法會內部運作、立法過程及主席裁決,而是關於基本法第 104 條憲法上的強制要求,梁國雄案不能說明法案不應介入事件。

余引案例指,法院是不應介入立法會的立法程序,但今次是議員就任與否的問題,情況不同。

而據基本法第 104 條,拒絕宣誓及宣誓失敗者,不能履行議員職能。

余重申,並非要求法院介入立法會功能,而是要求法院裁定兩人失去資格。

【10:20】余若海續陳詞指出,Hong Kong is not China 的講法,是參考自加泰隆尼亞獨立運動的 Catalonia is not Spain。梁頌恆手指交叉的手勢,明顯是不認真對待自己所做之事。而 "Chinna" 的讀音是具挑釁性,對自認是中國人的人是侮辱。

余若海表示,議員誓詞申明要效忠「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而不是「香港特別行政區」,因為香港是國家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他又重提,青年新政的梁頌恆和游蕙禎宣誓時的言行,他們宣誓時提到「支那」一詞,根據維基百科,是一個港獨人士、台獨人士經常使用的詞語。

余指出,梁游及其代表律師的陳述,未有指梁游已完成宣誓,也沒有指梁游未有拒絕宣誓。

【10:08】政府一方代表律師余若海稱,留意到報道指人大常委會將會䆁法,特區政府向人大尋求確認,但至今未獲回覆,如收到回覆會盡快通知法庭。余強調,申請人認為,案件應在特區司法體系內處理,港府並無尋求人大釋法。

余若海又稱,透過媒體留意到,有港大學者指港府對案件沒有信心,因此尋求人大釋法,余指此說法是 furthest from truth。

余繼續陳詞,指梁游當日是獲邀宣誓,但兩人言行是拒絕宣誓。而在10月12日前,秘書處已三度通知議員,須按法例要求宣誓。余指出,綜合梁游二人的行為,是利用該場合宣揚港獨。

【10:05】 開庭。陳淑莊及陳玉娥亦有到庭旁聽。

【09:55】庭外有群眾高舉「反辱華,反港獨」標語牌。

【09:50】梁頌恆抵達高等法院時表示,對司法制度及法律團隊有信心,如果事件最終要用到釋法警方解決,利用釋法破壞香港的「有心人」要負責任。政府代表律師莫樹聯到庭時,有示威者高叫抗議口號。

梁頌恆抵達高等法院

梁頌恆抵達高等法院

【09:45】《星島日報》稱獲得各方陳詞理據,政府一方將於庭上陳詞,指梁游在宣誓中借機宣揚港獨、發表針對中國無禮言論,嘲弄宣誓程序,「比單純拒絕作出任何宣誓更惡劣」,就算梁游二人當日行為不算「拒絕」宣誓,但「完全蔑視其公職的憲法基礎」,已經構成「忽略」宣誓,因此政府要求法庭頒令兩人的議員資格被取消及議席懸空。詳細報道見此

〈政府就立法會主席宣誓裁決提出司法覆核案〉

法官:區慶祥

申請人:行政長官梁振英、律政司司長袁國強(資深大律師莫樹聯、資深大律師余若海代表)

答辯人:游蕙禎(資深大律師戴啟思代表)、梁頌恆(資深大律師潘熙代表)、立法會主席梁君彥(由資深大律師翟紹唐代表)

 

有關今次司法覆核案的詳情,請見此懶人包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