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宣誓未是風波惡 立會新晉行路難

2016/11/1 — 23:10

梁頌恆、游蕙禎、劉小麗

梁頌恆、游蕙禎、劉小麗

【文:馮敬恩,港大學生會前會長】

關於立法會議員劉小麗、梁頌恆和游蕙禎的宣誓風波越演越烈,並甚至已經進入司法程序。目前由於事件已經進入司法程序,誰也沒有主導權。雖然我認為法庭在關鍵時刻是會站在權勢的一方,不過還是應該儘量避免向法庭發放錯誤的訊息,再無奈也只能讓子彈飛一會。

目前的爭議在於「Hong Kong is not China」的旗幟以及所謂辱「華」言論,而前者則觸發梁振英以及城大專業進修學院學生莫嘉傑申請司法覆核,有機會動搖梁、游二人的議員資格。同時,相關司法覆核亦有可能引發人大釋法的提呈,衝擊本來就無所謂有無的法治。關於這方面我則是有點想法。

廣告

第一、 與其說「俾位人入」 不如說「中共無孔不入」

二零一零年,社民連、公民黨仗義發起「五區總辭,變相公投」的運動,以爭取「二零一零雙普選,廢除功能組別」。昔日毓民在《我參與了五區公投運動-義工感言集》一書中撰序,為二零一零五區公投運動定了個調,他說「在革命的低潮時要打陣地戰(War of Position),所謂陣地戰,即是工人階級必須爭取早大眾傳播機構、民間團體、文化及教育機構佔據發聲的位置,與社會上各方的團體合作,透過知識力與道德力的顯露,形成新的意識形態,繼而轉移當權者的文化霸權。 」

廣告

這以公投作為手段的陣地戰雖然在泛民主派和支共派的聯合杯葛下投票比率只有十七個百分比,但是卻是開拓了「主權在民」的實際應用方式。 只是,在同一段時間,基本法委員會委員會譚惠珠曾經講「公投是憲制權力,基本法並無授權香港進行公投。因此,任何形式的公投都是違反基本法的。」

基本法作為以中國憲法為基礎的地方憲制文件,而中國憲法是沒有可訴性的(non-justiciable)。戴耀廷教授在《憲政‧中國: 從現代化及文化轉變看中國憲政發展》一書裡面這樣解釋「中國公民不能引用憲法保障的權利向法院提出申訴去挑戰他們認為違反憲法的法律以及行政行為」。憲法之於中共,乃一紙廢文。如非廢文,充其量都是一個花瓶,無可作用。這部憲法不是為了規範權力,乃是為了規範無權者。

從上述的五區公投作為援引的例子,我退一萬步去想:公投或者變相公投本身已經被抨擊為違反基本法了。當然,裁定是否違反基本法,香港法庭固然有自己的角色,但是一個不能引用憲法作為訴訟根據的中華人民共和國也扮演著鮮明且決定性的角色。因此,尺度在哪裡,怎樣才算違反,或者效忠與不效忠,都是由中共說了算。

所以,請不要講整件事情說成原本只要做一個乖孩子,就不會被懲罰那樣。記得在ViuTv 的拍攝過程中,我跟王丹老師說:老師,六四眾學生就是一個活生生的例子,以和平理性非暴力為手段,最終還是被可恥的中共殺人政權以坦克、子彈無情地殺戮。同樣道理,乖與不乖根本不是中共港共打不打壓一個人的原因,問題是它到底想不想。

即便今日諸位議員乖乖宣誓,但是至少朱凱迪、劉小麗、羅冠聰、梁頌恆和游蕙禎曾提自決、公投等字眼。據譚惠珠所言,都是違反基本法的。二零一零年,譚惠珠之流的嘍囉已經如是說,六年之後的香港風雲變色,「自主」等詞也被禁止選舉郵遞,誰又可以保證這些不會被視為不效忠基本法呢?

無論議員有無位「俾人入」都好,之於我自己來講,其實根本無大差異。重點在於我們都知道,這個香港已經到了崩壞之境,中共可是「無孔不入」。

第二、所謂辱華無所謂有無 人必自侮而後人侮之

中共治下,黨國一體。在大鳴大放、大躍進、文化大革命、六四屠城等歷史重大事件後,「中國」人民摒棄舊有事物觀念,一時之間無可信仰,卻又同時目睹人性之卑劣醜惡,精神面貌萎靡頹唐。眼見抗爭無望,是故四維不張,完全放棄作道德的抗戰,改為信仰物質金錢。多年來,良心犯慘遭中共迫害,毀家紓難,花果凋零,仁義之道卻諷刺地未見開端。自共匪竊國,所謂中國已經不復存在。現在習近平以復興中華為名,此實為推出漢族種族主義以鞏固管治的伎倆而已。

香港自主權移交,亦開始遭到赤化,所謂文人風骨殆盡。昔日錢穆、夏志清等學者的反共風骨,今以消磨淨盡。一如陶傑所言「讓你在大陸出版書籍,請你去大陸演講,一個講堂坐滿三千人,掌聲加鎂光燈,女讀者圍上來合照要簽名:老師前老師後的熱乎乎一叫,令你覺得家國前途,由你的思想可以影響,你覺得你非常重要,於是,「文化人」也愛國了。」今日,我上中文課時,老師竟然說「我們學習語言是很市儈的,多人用的我們要學,不能說抗拒簡體字、普通話」。

拍攝ViuTV的帶著矛盾去旅行,走在日本的「中華街」,放眼去盡是正體字,幾乎沒有規範漢字。早前跟朋友一起關注中國歷史科目的課程改革,發現現在的教科書是這樣寫的「『人民』二字在今天新民主主義的中國是指工人階級、農民階級、小資產階級、民族資產階級,它有的確的解釋,這已經把人民民主專政的意思表達出來,不必再把民主二字再重複一次了」所謂國父的三民主義,竟然已經幻化成四顆星星,而且都比共產黨還渺小。這,就是今日的「中國」。虛偽的學者啊,為什麼你們面對如此種種,竟然不吭聲呢?這是實際的衝擊「中華文化」,從文化層面瓦解「華人」的根本啊。因為兩字就說是辱華,出來大放闕詞,究竟你們晚上夢迴,怕不怕師祖前輩的譴責? 悲矣!

原刊作者facebook專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