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宣誓案判詞解讀】上訴庭首引釋法:無證據指今次釋法超出「解釋」範圍

2016/11/30 — 14:47

「青年新政」梁頌恆及游蕙禎,就宣誓司法覆核案上訴,上訴庭今早頒下判詞,判梁游敗訴及需兼付訟費。高院首席法官張舉能在庭審中,主動要求雙方律師就釋法問題陳詞,在判詞中亦處理今次釋法的多項爭議。

張官引用釋法作裁決

對於上訴方指,《基本法》104條的憲法要求只是依法宣誓,不包括拒絕宣誓的後果,因此後果一環不屬於「憲制要求」,而是立法會內部事務,法院不應介入。對此張官形容,人大今次釋法,解釋了《基本法》第一零四條的真正意思,並列明宣誓者「拒絕」宣誓的後果,是自動失去資格,因此拒絕的後果無疑是「憲法要求」的一環。而釋法文本雖提到監誓人有責任確定宣誓是否有效,但並無賦予監誓人司法權力,因此其看法僅可作為證據供法院考慮,而不會對法院的司法權力有所影響。

廣告

與原訟庭法官區慶祥強調「釋不釋法判決都一樣」不同,高院首席法官張舉能在判詞中明確指出,根據案情,2016年10月12日,上訴人梁游在妥為獲邀作出就職宣誓時拒絕宣誓,法院是按照今次釋法的第二(三)段,認為兩人在法律上立即自動喪失議員資格,並按《宣誓及聲明條例》第21條必須離任,容許他們重新宣誓在法律上並不可能(判詞第42段)。

質疑釋法為修法 需大陸法證據

廣告

梁游一方早前陳詞,就釋法提出兩點質疑,一是指今次釋法實際上是修法,二是指按普通法原則,今次釋法不應具追溯力。但張官在判詞指出,今次釋法是解釋第104條從起初的真正意思,生效日期是1997月7月1日,適用所有案件,而非《基本法》第 158(3)條註明的情況(由終院提請)。

而有關釋法是修法一點,張官指出,上訴方並沒有就此提出足夠的證據,因此法院不予接納:目前無證據顯示,在中國大陸奉行的大陸法制(civil law system)之下,對於與今次釋法同類的爭議,「解釋法律」的適當範圍究竟為何,因此目前並無法爭辯及下定論,指今次釋法是超出了「解釋法律」的範圍。

張官重申,對於這個問題,一個沒有受過大陸法訓練的普通法律師,其意見法庭不予考慮(simply quite irrelevant)(判詞第57段)。

法院對今次釋法是否修法 無司法管轄權

但張官指控方提出的問題,引伸出更加重要的爭議,即《基本法》有否賦予香港法院司法管轄權,處理今次釋法是否實質上企圖修改基本法,而上訴一方除了引用吳嘉玲案,並沒有就司法管轄權此一基礎問題,作出更多陳述;張官認為,就今次案件而言,香港法院無此司法管轄權。

But more importantly, this present argument raises an a priori question of whether under the Basic Law, the courts of the Hong Kong Special Administrative Region have ever been vested with the jurisdiction to determine whether an interpretation officially promulgated as such by the NPCSC in accordance with article 67(4) of the Constitution and article 158 of the Basic Law and the procedure therein is invalid on the ground under discussion. 

...In my view, the court has no jurisdiction to deal with the issue raised.

(判詞第58-59段)

發表意見